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七十七章 暴跳如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香港国际会展中心坐落在维多利亚港,三面环海,一直都是香港的地标建筑。阿甘小说网

    这个会展中心的设备设施一应俱全,五星酒店,大型会议厅,展厅,乃至小型的会议室都很多,是香港举办各种会议和聚会最有名,而且是最高档的地点。

    不管是香港的明星,还是富豪,公司,举办各种的酒会宴会,基本上这里都是不二选择。

    一场浩大的夜宴,吸引了整个香港所有人的注意力,举办这一场豪华夜宴的主角就是港澳四大公子之首的李德凯。

    这一次李德凯邀请的人,遍及各个行业的翘楚,甚至连特首和特区政府的高官,都有是个人在收到邀请的行列。

    当然,特首能来,并不是看着李德凯的面子,而是所有人都知道,李德凯的背后,还站着另外一个大人物,甚至连号称香港南孙北金的金家,似乎都对那个大人物无比的忌惮,金家也隐隐在为李德凯撑腰。

    如此高规格的夜宴,安保措施自然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甚至为了保证安全,香港警方连从不轻易出动的飞虎队都派了出来,只为了万无一失。

    至于说普通的警察,外带其他大人物随身自带的保镖等等,真可以说把整个国际会展中心都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不管是多大的人物,必须要经过好几道的安检措施,才能最后由保安扫描请柬的真伪,这才可以进入其中。

    晚上七点的时候,这一场豪门夜宴就陆陆续续有宾客光临了,而半个小时,数百位的宾客,就已经进入了会展中心的二层宴会厅。

    所有的保安在检查请柬的时候无比的认真,但是他们却偏偏就忽视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请柬上的邀请人名字和宴会厅地点。

    李德凯举办的夜宴,地点在会展中心一楼的大厅,而请柬上却是二楼,而邀请人,却变成了郭家大少爷郭峰。

    李德凯已经在一楼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当然,按照他的身份,不是大人物出场,他一般是不会亲自出去迎接的,所以当陆陆续续的宾客来了数百位之多的时候,他居然都没有察觉到外面的情况有了诡异的变化。

    他愣是不知道,二楼的郭峰,居然在撬他墙角。

    而等他察觉到的时候,为时已晚。

    “你们……你们这群废物,竟然现在才察觉到?”

    李德凯激动地挥舞着手臂,简直就是暴跳如雷:“该死,该死!!实在让我无法想象!我以后将会成为整个香港最大的笑话,郭峰,你该死!!”

    的确,堂堂港澳四公子之首,遍邀名流,早已经在外面造成了巨大的轰动,但是却没有一位宾客出席,而所有他邀请的宾客,居然去了郭峰这边,这件事,一定会让李德凯甚至整个李家,都沦为香港乃至于整个东南亚豪门贵族圈子里的笑话。

    李家大少,可以吃亏,可以被人低头,但是绝对不可以被人笑话,这可不仅仅是涉及到他一个人,而是整个李家的声誉。

    所以李德凯的气急败坏真是可想而知了。

    他当场义无反顾的投入章泽天的手下,就是因为他要报复龙昊,而章泽天表现出来的强大和恐怖,也是他无法抗拒的,但是这都不是重点了,现在这件事,对于李家来说,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巨大羞辱。

    李德凯从没有这么失态,就算是在燕京被龙昊敲诈掉三百亿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的失态,足足把手下的人骂了十多分钟,他才渐渐的平息了怒火,然后沉声问道:“还有什么人没有来?”

    他惊醒布置的安检,居然是为了别人,他堂堂李少,居然成为了给别人当马仔的了?

    “还有……三十个多最重要的大人物没到,包括特首和……另外几个人!”

    李德凯的脸色阴沉得几乎可以挤出水来,低声怒吼:“把邢恒和黄家权给我叫过来!!”

    邢恒和黄家权这个时候也在纳闷,作为港澳四公子之中排名第三第四的两人,一直就和李德凯交好,当然了,他们不管是家族地位还是其他,都不如李德凯。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以李德凯马首是瞻。

    当两人从李德凯嘴里听出来消息之后,顿时傻眼了。

    郭峰,居然是郭峰?

    该死的郭峰。

    看样子,郭峰这是准备和自己这一方开战了。

    “大哥,都怪外面那些混蛋,该死的,为什么他们不提前进来通知一下?现在人都到了别人那里,章少这边,我们如何解释?”

    李德凯的眼中闪地一丝狠厉和惊慌,是的,当下最重要的就是平息章泽天的怒火,这件事,背后可是章泽天啊。

    想到这里,李德凯冷冷的说道:“把外面的警卫和安检都撤了吧,我先去找章少商量一下,看看章少有什么话说。”

    章泽天能怎么说?

    章泽天无话可说。

    李德凯小心翼翼的站在章泽天的面前,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章少,人都全部去了那边,我们这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失误,事情怎么会这样?”

    “真的没有任何失误吗?”

    章泽天随口问道:“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李德凯冷汗涔涔,硬着头皮说道:“我……不知道。”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直接煽在了他的脸上,李德凯依旧是不敢抬头,一动都不敢动,脸上就像是蒸馒头一样,很快的发酵肿大了起来,看上去极为的滑稽。

    章泽天如何出手的李德凯当然看不清楚,甚至他只觉得眼前只是一花,章泽天根本就没有动。

    不明意味的笑了两声,章泽天扬起脸若无其事的看着李德凯,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你知道这件事,会给我造成什么影响吗?”

    李德凯根本就不敢吱声,也不敢抬头。

    “我在燕京原本就是自己撤出来的,但是,别说却说我是被龙昊撵走的,你知道我心头憋着多大的火吗?”

    章泽天轻叹一声,接着说道:“我一次次的在那个家伙的手下吃瘪,这些事情你当然不知道,实际上,我以为,他来了香港,正是我报仇的时候,我要好好的玩弄他,然后让他绝望而死,但是现在,你说,是谁在玩弄谁?”

    李德凯依旧不敢说话,但是浑身却不自觉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好吧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准备一下,去参加他的宴会吧。”

    章泽天唏嘘一声,然后话音一转,变得极为冷酷:“既然是这样,那么,所有人的,都是我们的敌人,你懂吗?所有的人都将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一个个的将会为今天的选择后悔!”

    李德凯连忙点头,章泽天的语气带着几分傲然:“这些人,这些家族,就不用存在了,特首,也不用存在了,现在,你给我想一个办法,今晚,如何才能把他的宴会给搅黄了?如何让他出丑呢?”

    李德凯额头上的冷汗涔涔洒落,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却没有任何的主意。

    “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章泽天的声音陡然变得尖亢:“你他妈把这件事给我办砸了你说不知道?那我养着你干什么?”

    章泽天的脸上充满愤怒的表情,但他很快平静下来:“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无比的轻松,似乎还带着轻笑。

    李德凯却是背上一阵阵的发寒,他知道,今天晚上,只怕是整个香港的灾难了。

    似乎看出来李德凯心的想法,章泽天笑道:“放心,没事的,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不会打打杀杀,这些人虽然该死,但是,谁也承担不起这么多人同时死在这里整个后果,我虽然不怕,但是也投鼠忌器,毕竟,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嘛!”

    说道这里,章泽天拍拍李德凯的肩膀,轻声说道:“去准备吧,一会儿等他们宴会开始的时候,我们出场,金家那位金魅儿,也会出现的!”

    李德凯迷迷糊糊的回到了邢恒等人这边,他的精神还有些恍惚,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他根本不敢去想今晚这脸上肿成这样如何出门,他定了定神,看着目瞪口第的邢恒和黄家权,阴沉的说道:“今晚,我们一定要让郭峰和那个混蛋下不来台。”

    “大哥,你……的脸!!”

    李德凯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红肿的脸,原本英俊的面孔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现在他如果出现在公众场合,一定会被所有人议论。

    但是那又如何?

    比起章少,所有人加起来都是一坨屎。

    虽然他心头这么想,但是实际上,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他根本无法不出面,也根本无法躲避。

    因为他只是章泽天手上的一枚棋子,甚至是一枚可有可无的小卒子。

    小卒子的命运是什么?那就是一往无前的冲,而绝对没有撤退的可能。

    “我的脸?我的脸在刚才就丢得干干净净了,想要有脸,那就得一会儿找回来,这才是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