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领一章 隐龙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司川泽天不是笨蛋,梵魇的话,说得很直白,那就是要他自己动手,而梵天肯为他做的,已经做了,以为内梵摩带着五十位阿修罗,和龙昊交过了手,至于说结果,谁管结果?

    司川泽天能为梵摩,为他梵魇,为梵天提供什么?

    一个承诺?

    笑话。

    梵魇是未来婆罗门主,是梵天未来的神子大人,拥有十亿信徒,他需要什么承诺?

    哪怕司川泽天日后成为神道教的大祭司,掌控整个日本,那又如何?

    当然,一个日本,比起一个印度,只说经济实力,真不知道摔了印度几条大街,但是,他梵魇可不会太在意底层那些贱民的生活到底如何,他需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掌控在手就行了。

    司川泽天现在的心情,有些畸形了。

    他如果冷静下来,如果能忍辱负重,那么,他依旧是那个曾经的天才,加上神道教在背后为他撑腰,他依旧是那个傲视群论的绝世天才,只是,龙昊那一剑,捅破了不仅仅是他的下半身,而是他的耐心,他的自尊。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梵摩,梵摩的眼神之中似乎闪过了一丝奇怪的表情,梵魇是他大哥,也是梵天第一继承人,换言之,如果他想要顺利的继承梵天神子的位置,那么,必须是梵魇死去。

    他会怎么死去呢?

    被杀?

    梵摩很清楚,他大哥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所以年轻一辈当中,梵魇的实力,不敢说第一,但是,至少是前五。

    而且梵魇身边的护卫,可不是阿修罗,而是真正强大无比的帝释天。

    意外?

    梵魇的身体壮实无比,怎么可能发生意外?

    基本上,梵摩能想到的一切可能,都不可能对梵魇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看起来,他这一辈子都没戏了。

    但是,是这样吗?

    再优秀,再强大的人,都会有弱点和缺点的。

    梵摩就在等待梵魇的那个时候。

    他和司川泽天之间的秘密约定,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

    而梵魇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横插一杠,却是两人根本不知道的。

    “梵魇,我需要你出手,至少需要你牵制那个家伙,这件事如果成功,那我们就等于少了一个极其具有威胁的对手,如果你答应,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司川泽天真正的盟友,我值得你为我付出这样的代价,章天杰能给你的,我能双倍的给你!”

    梵魇玩味的一笑,然后轻轻摇头,他雍容无比的说道:“本座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你给不了我需要的,当然,我可以和你结盟,我也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只需要你为我做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行。”

    司川泽天的眼中顿时迸发出两道炽热的光芒,他盯着梵魇,一字一顿的说道:“什么事?”

    “你能不能为我介绍一下司徒绾羽,我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这样强大,完美的女人,我觉得,可以成为我身边的龙女!”

    龙女这个词在梵天之中,就相当于华夏语言之中的侍女,女仆,或者是地位更高一些的侍妾。

    梵魇居然想要把司徒绾羽收为他的侍妾,司川泽天陡然就是一愣。

    梵魇却毫不在意他的表情,眼中放射出来两道妖异的光辉,话语依旧很平淡,但是其中蕴含着的某些情绪却能听出来,他对司徒绾羽,那种势在必得的决然:“她这样的女人最可贵,我以前还从来没有注意过她,这一次,她直接让神道教从华夏铩羽而归,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样强大女人,值得我亲自来一趟。她这样的女人,这世界上哪个庸俗的男人配得上她?只有我,未来的梵天神子,我可是天神的子嗣啊!”

    梵魇说道这里,伸手端起手边放着的一杯酒,看着酒杯之中碧玉一样晶莹剔透的绝世美酒,带着一点惆怅的喝了一口,这才又说道:“我和她生下来的后代,一定能继承我们最优良的基因,那个时候,整个世界的都将是属于……!”

    说道这里的时候,梵魇的脸色陡然一变,他整个人突然就消失在了原地,房间之中只留下了一声极为冷漠的哼声。

    司川泽天和梵摩在紧接着之后同时醒悟,两人也化为两道残影,从房间之中消失。

    他们所在的房间,位于香港半岛最西边的临海大道,是一幢三十七层的高楼顶层,三个人出去之后,就是一个巨大的平台。

    这个出现的人,谁都想象不到。

    如果是龙昊的看到他的话,一定会惊讶得下巴都掉在地上的。

    孙家家主孙德成。

    这个时候的孙德成,依然是一袭白袍,头上雪白的头发依然是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理着,只是他身上那种儒雅的气息,竟然变了,变成了一种飘渺不定,变成了一种绝世飘逸,这一身长衫,并没有在高楼大厦显得有些怪异,反倒是将整个环境,都带入了过去,给人一种穿越到了古代的感觉。

    梵魇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而司川泽天和梵摩,两人的梁上更多了一层惊骇。

    这就是气机。

    孙德成的气机,居然能直接影响到他们对于身周事和物的感知。

    这是何等高手?

    这是何等的强大?

    龙昊如果在这里,他一定会明白,为什么孙德成在说着张老的过往的时候,脸上居然仅仅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而绝非那种发自肺腑的崇拜。

    甚至,那种惺惺相惜之中,还带着一种隐隐的针锋相对。

    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同级别的高手。

    世人只知道弑龙神,却极少有人知道隐龙神。

    孙德成,就是那一位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隐龙神。

    他的大名,远不如弑龙神来得响亮,但是,如果在各大组织真正的核心高层面前说起这个名字,他们一定会相顾色变的。

    弑龙神的杀戮之道,隐龙神的神出鬼没,两者让所有人都是闻风变色。

    “你是谁?”

    梵魇用一种前所未有凝重的口吻看着孙德成问道。

    而梵摩和司川泽天,却依旧是一脸的惊骇。

    孙德成淡然一笑,他整个人突然就像是一团由沙子组成的雕像,直接溃散成了一团烟雾,然后眨眼之间,就在三个人面前,幻化成为一条若隐若现的神龙。

    司川泽天和梵摩只是震撼于孙德成的手段,而梵魇的脸色,却陡然变得一片的惨白:“是你……隐龙……神!!”

    孙德成的声音显得有些看透尘世的感觉:“没有想到,当年梵魇摩从我手上狼狈逃命,我以为梵天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印度,没想到你们还没有接受足够的教训,当真是欺负我华夏无人吗?本座坐镇香港,就为了压制你梵天和神道教,只可惜,你们的老一辈,根本没有对你们说一说当年的秘辛啊,当然,谁会把自己狼狈事儿,说给后辈听呢?”

    梵魇和梵摩的脸色陡然变得无比的难看,孙德成嘴里的梵魇摩,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父亲,现在梵天神子,婆罗门主。

    “笑话,隐龙神不过已经就是过去式了,你真以为,凭借你就可以阻挡我们?”

    孙德成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敢动小姐一根头发,我一定让你梵家根断苗绝!我今天不是来杀你们的,而是来警告你们的,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就不要做了,年轻人,你们的对手是龙昊,但是,你们连正面交战的勇气都没有,活着,就是浪费粮食浪费空气。”

    梵魇三个人顿时无比的愤怒了起来,但是孙德成对于他们的敢怒不敢言只是淡然的一笑。

    他是谁?

    龙门千年以来,最强大的右使,实力直追张老,作为龙门隐藏最锋利的一柄剑,他真的要干掉眼前这三个家伙,真是弹指一挥间而已。

    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胆气,但是,这不代表他就要干掉他们,因为他说过,这三个人的对手是龙昊。

    “如果你们敢再动人一点歪门邪道的心思,我会杀光你们身边的人!”

    “不要以为我找不到你们,我可以杀给你们看看。你们三个人身边的所有人,加起来有一千人吗?够我杀吗?”

    孙德成的话,说的这样的轻描淡写,但是话语之中却带着一种刻骨的冷意。

    梵魇已经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只是眼中那种戒备却越来越浓厚,他看着孙德成冷声说道:“居然连赫赫威名的隐龙神都来威胁我们晚辈,看样子,龙昊身边真是没有什么人了,没想到隐龙神您居然都出面了,真是出乎了我对您的印象啊!”

    “辈分面子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只是大小姐手上的一柄刀,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她和她的一切,你们,可以滚了!”

    司川泽天和梵摩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而梵魇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里看起来似乎在喃喃自语,但是实际上,却是在说给别人听:“既然连隐龙神前辈都出面了,那么,我也不能和你拼一个两败俱伤,这样的结果,不是我乐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