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零四章 放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今天逛街看样子是不行了,唐瑄和刘婧茹带着温黛黛由郭峰送回到了庄园,龙昊则是留在了龙五爷这边。

    油条现在回了内地,对于香港黑道的整顿,他是全权委托给了龙五爷,这也是一种人信任的表现,而龙五现在的身份,基本上就相当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首,龙昊自然也必须要高看他一眼,把他摆放在了油条等同的地位。

    更何况,人家已经效忠于他了。

    但是龙昊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有点心神不宁。

    就在他和龙五爷一起,唐瑄等人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后,郭峰的庄园之外。

    梵魇宛如幽灵一般的站在那里,似乎更四周的景色融为了一体,郭家这座庄园的位置十分幽静,但是幽静带来的好处和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龙昊刚才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原来他和刘婧茹住在这里的时候,烈龙卫士一直是跟着他的,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唐瑄刘婧茹和温黛黛回到这个庄园,烈龙卫士却分出来了一半留在他的身边,剩下的五个人则是跟着回去了。

    但是,这一次出手的人不是神道教的神官,也不是梵摩手上的阿修罗,而是梵魇亲自带着他的护卫,梵天最强大的,和烈龙卫士齐名的帝释天。

    梵魇带着三十个帝释天在身边,这一股力量,对付五个烈龙卫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悬念。

    静谧的湖边,三十个浑身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气息之中的帝释天,让五个烈龙卫士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不出两分钟,梵魇就带着一个女子,从郭家这座庄园之中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然后在十个帝释天的护卫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另外二十个帝释天,一直用绝对的其实,弹压着五个烈龙卫士,愣是连动弹一下的可能都没有。

    这是真正的压制,毫无悬念的压制。

    当龙昊接到刘婧茹和温黛黛惊恐无比的电话的时候,他整个人瞬间就疯了。

    在郭峰,龙五爷惊恐无比的眼神之中,龙昊浑身冒出了一圈一圈白色的气体,那急速翻涌的气体变成了一个个小型的龙卷风,龙昊原本放在桌面的手,就像是锋利的刀子插进了豆腐一样,他直接把坚硬的大理石桌面变成了粉末。

    整个房间之中都隐隐的响起了一阵阵尖锐的风声,而龙昊的双眼之中,完全已经变成了一片的冷冰。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电话在他手上也变成了粉末,然后,他整个人直接就对着原本布满了蜘蛛网纹的防弹玻璃幕墙,狠狠一头撞了过去。

    连狙击步枪都没有打穿的防弹玻璃,居然脆弱无比,被撞出来一个人形大洞。

    这个时候,可是在香港中环最繁华的地标大楼之中啊,而且又是上午十点左右,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一个人就像是一只大鸟一样飞天而下,然后居然没有出现摔得脑浆蹦裂的情况,那个人居然真的像是一只鸟,直接飞了起来。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一个离龙昊最近的老太太吓得浑身哆嗦着,她嘴里不断的问自己,而其他人,醒悟过来之后想要掏出手机拍照的时候,龙昊早已经不知道消失在了什么地方了。

    龙昊用比汽车快一倍的速度,用了十五分钟就赶回到了郭峰的庄园,当他看着五个面色漆黑的烈龙卫士,惊慌无比拥抱在一起的刘婧茹和温黛黛,他的心头,陡然变得无比的冷静下来。

    他低声安慰了两句,甚至都没有问具体的情况,而是直接吩咐随后加上赶到的五个烈龙卫士:“你们十个人,保护她们俩会燕京,然后去找天主,他会安排你们,记住,留在燕京,保护他们,这是你们的职责。”

    十个烈龙卫士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带着刘婧茹和温黛黛就走了,而龙昊马上又给孙德成去了一个电话,让他通知张老,赶回燕京。

    龙昊并不知道孙德成的身份,而孙德成自然也没有料到,他的出现,居然会引起这样的变故。

    原来他只是出面震慑一下,没想到,梵魇居然敢直接动手。

    这让孙德成很震怒。

    他走进了张老的房间,这个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无情而冷酷。

    张老依旧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满脸的褶皱,有气无力的坐在那里,而孙德成却用锋利得有如刀锋不含任何感情的目光看着张老说道:“前辈,我要去一趟印度。”

    “你去干什么?”

    张老缓缓转动了一下浑浊的眼睛,打量了孙德成一阵,淡淡的问道:“去杀人?”

    孙德成冷漠的说道:“是!”

    “现在不宜乱动,时机未到。”

    孙德成冷漠无情的说道:“时机?前辈,时机不是等来的,而是,杀出来的,当年赫赫威名的弑龙神,为什么今朝却这样畏首畏足?”

    张老的头低下了,他浑浊的眼神盯着地面灰色的地板,好半天之后,他才叹息一声:“只怕最后的结果,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啊!”

    孙德成的声音依然是冷冰冰的:“永远不放飞,那么他只能是雏鸟,前辈,你十三岁就杀人无数,一个弑字代表一生,为什么你现在却又这样?莫非真的老的?”

    张老呵呵一笑:“是老了,只可惜,你永远没机会挑战我。”

    孙德成不由得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你以前是第一高手,但是不代表现在还是,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要和你一战,但是现在,我早就没有这种心思了,你我都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龙使者,你还是龙主,只可惜,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物,你胜过我的,也就是杀的人比我,地位比我高而已。”

    张老原本佝偻的腰越发的弯了下去,他轻声说道:“我知道,所以我同意你的意见,去吧,但是不要闹得太大,现在,不是全面开战的时候。”

    孙德成眯起了眼睛,他冷漠的语气里多一丝极其罕见的暖意:“龙昊成长得足够快了,但是,他依然不够强,让他吃点苦,也是有好处的,我会保证让他不死的!”

    张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点萧瑟的说道:“真是累了,这个担子,压弯了我的腰,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卸下我肩膀上的担子,好好的活两年,为我自己活两年!”

    孙德成由不得一阵的唏嘘,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深有同感的眼神,但是语气却无比坚定的说道:“快了!”

    他说完之后,无声无息的走出了房间,张老佝偻的身体,更显得无比的孤单。

    …………

    …………

    龙昊在等电话,他知道,有人会给他打电话的。

    于是电话果然来了,那头说话的声音有些居高临下的说道:“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上,你想救她,就来找我!”

    龙昊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他的思维却无比的清晰:“你是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讥嘲的笑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时间很有限,如果你不能在明天晚上赶到新德里的阿育王柱,那么,你的女人,就会尝一尝欢喜佛的味道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电话那头就直接挂了电话。

    龙昊怔怔的呆这里,好半晌之后,他手上的手机突然化为无数的碎片,他的眼中闪过一片可怕的血光,嘴里却轻轻地说道:“新德里,阿育王柱,很好,梵天,很好,这个世界上,见不在有梵天了。”

    梵魇挂了电话之后,他直接转身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地下通道,通道的石壁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佛像,看上去至少有千年的历史了。

    新德里是一座新老交替的城市,保留着无数古代建筑,尤其是以宗教内容的建筑为最,梵魇顺着通道走进去之后,然后对着躬身站在门口的两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衣之中的忍者冷漠的说道:“司川泽天什么时候到?”

    其中一个忍者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显然,梵魇的态度,让他感受到了屈辱,只是不等他说话,一群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冷漠,身穿传统的印度长袍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梵魇的身后。

    两个认真的脑袋,顿时就低了下去。

    帝释天,梵天最强大,最无情,最神秘的护卫,只守护梵天神子,甚至除了梵天神子,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对他们发号施令。

    这是一群怪物,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这些完全用药物培养出来的强大恐怖的高手,倒是和章天尊手上的天影杀手有异曲同工之妙,只可惜,天影杀手的实力,远不是可以和帝释天比较的。

    “殿下马上就到!”

    梵魇摇了摇脑袋,讥嘲的说道:“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司川泽天轻松快意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梵魇殿下的手段果然与众不同。”

    梵魇头也不回的冷声说道:“你呢,你去燕京有什么结果?”

    司川泽天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和狡猾,然后淡笑着说道:“既然你得手了,我想我就不用出手了,所以我马上就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