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零六章 一夜屠三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梵天神子梵魇摩正在发狂一般的寻找梵魇,只可惜,为了这次行动的保密,梵魇断绝了外面的所有联系。

    但是,梵魇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出面的隐龙神,却代替了弑龙神的角色,开始对整个梵天最重要,最隐秘的神宫,基地,展开了最无情的全力出手。

    印度的新德里,五座隐秘梵天神宫,在三个小时之内被血洗,每一座神宫多则几百人,少则几十个高手,全都变成了死人。

    在梵天总部,那座有着三千五百年历史的历代婆罗门主的皇宫之中,其中专属于神子的一座皇宫直接被炸裂,梵天神子梵魇摩,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气得把自己的寝宫都毁掉了,他手上一个个大威天龙印结就像是一颗颗的炸弹,在滔天的气浪之中,轰在了地上,墙上,坚固的石壁,完全就像是豆腐渣一样,变成了废墟。

    所有的人,梵天的长老,帝释天,乃至于隐藏在背后的那些老怪物,都不敢在这个时候说话,至少在名义上,梵魇摩是梵天神子,他的地位至高无上。

    一直毁掉整座宫殿,梵魇摩的心头的怒火这才勉强平息了下来。他尖叫吼道:“发动一切人手寻找两个逆子,他们……最近和谁接触过?一个不能放过!”

    五百个帝释天就像是一阵风一般的从梵天总部冲了出去,极快的分散了出去,对于他们来说,梵魇摩的话,那就是神的旨意,绝对不可能违背。

    帝释天的来历,从来都是从种姓制度之中底层中选拔出来的天才,那种血液之中带着的臣服,让他们从一出生,就对高高在上的婆罗门,在心灵上烙上了绝对臣服的烙印。

    梵魇给了龙昊一天一夜的时间,但是,隐龙神却根本不给梵天任何的时间,孙德成一个人,一柄剑,开始了杀遍梵天的血腥之路。

    只要是他知道的神宫,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杀进去,二话不说,直接大开杀戒,杀完之后,他直接就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从来不给对方一点喘息的机会。

    好在梵天也不是吃素的,无数的高手展开了对隐龙神的围剿,只可惜,越是围剿到最后,隐龙神杀的人也就越多。

    终于,在第二天早晨的时候,隐龙神直接杀上了梵天总部。

    这个时候,梵魇摩也表现出来了他身为梵天神子的强大实力,两百多名帝释天,外带五十位老古董长老,直接把隐龙神围在了梵天总部的外围。虽然隐龙神短短一夜,就杀掉了梵天三千高手,但是梵魇摩表现得还是气度足够,他看着面前那道一袭白袍,飘飘欲仙的隐龙神,淡淡的问道:“为什么?隐龙神,你这样,难道不怕再掀起百年之前的大战吗?”

    梵魇摩已经知道了梵魇绑架了龙昊的女人。

    他真的很不以为然。

    一个女人而已啊,值得吗?

    这叫什么事啊?

    为了区区一个卑贱的女人,居然让梵天损失了三千多高贵的婆罗门啊!

    任何一个婆罗门,那都是种姓制度之中最顶尖的存在,那就是神啊。

    回答梵魇摩的是隐龙神手上的剑,他就像是一道青烟,直接对着梵魇摩就扑了上去,在梵魇摩防御的时候,他的剑锋,却已经诡异无比的绕在了一位帝释天的脖子上。

    孙德成的面色无比的平淡,他看着梵魇摩,淡淡的说道:“你的儿子在哪里?让他出来受死!”

    梵魇摩嘴角一冷,正要说话的时候,孙德成的手上就是轻微的一抖,一道血光闪过,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就在帝释天正要发动的时候,他手上的长剑,又放在了另外一个的肩膀上。

    这个人,可不是帝释天,而是一位婆罗门。

    隐龙神,出手之快,真的是叫人触目惊心,哪怕是梵魇摩,心底都泛起了一阵阵的冷意:“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回答他的,是孙德成的手腕轻轻一抽,又是一颗头颅飞起。

    梵魇摩陡然暴怒,他再也不愿意谈判了,狂吼一声:“围杀!!”

    两百多帝释天,陡然结成了一个圆圈,手上飞快的翻转,满天都是各种诡异的梵术,对着孙德成就呼啸落了下去。

    孙德成淡然一笑,他的手仅仅是一挥而已,漫天的梵术之中,硬生生的就多出了无数道细细的白光,三十多个帝释天,陡然惨呼一声,脑袋全部冲天而起。

    一声梵唱响起,三十位老古董同时联手,一道可怕的力量犹如一道精钢墙壁一般,对着孙德成就当头砸了下去,孙德成就算是真是神,也抵挡不住这一下硬攻,直接就闷哼一声,七窍流血倒飞了出去。

    他从最快的时间赶到印度,又一晚杀了三千人,其实早就是到了自身实力的极限。

    但是,他是隐龙神,他的名声,威严,不容亵渎。

    他警告过了梵魇和梵摩,只是对方却不听,所以,他必须要用他的手段,来告诉对方什么叫做代价。

    梵魇摩见到隐龙神受伤,陡然大喜,如果能杀掉龙门的一位龙神,别说死三千婆罗门,死一万也不在乎。

    真正只有他们这个层面的人物才知道,隐龙神这个级别的高手,对于一个组织来说,那是何等的存在。

    这才是真正战略级别的威慑力量。

    如果说,龙门天门的神将天将,那算是手枪子弹,那么,天王龙王,就属于一颗手榴弹,而实力更强大一等的龙使者天使,那属于炮弹,而烈龙卫士,帝释天这样的存在,算是常规导弹,那么龙神这个层面的高手,那实实在在就是大当量的核弹头了。

    这种威慑的强大,可想而知。

    至少梵魇摩知道,梵天之中,能对抗隐龙神这个层面的高手,只有四个。

    而这四个高手,除非是梵天真正要被灭亡的那一刻,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所以梵魇摩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了区区一个女人,隐龙神居然都出动了。

    整个天下,和隐龙神同一个级别的高手,加起来一共也不到三十个人啊。

    这样的高手之间,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

    你那个规则,叫做不出世规则。

    所谓不出世,那就是除非大家一起动手,要不然,谁也不可以轻易的出手。

    这个规则过去了多少年了?

    今天却被隐龙神被破坏掉了。

    为了一个女人。

    但是,现在梵魇摩想的不是这个,而是想到隐龙神被干掉之后的事情了。

    只是,他的惊喜来得快,去得更快。

    七窍喷血的隐龙神倒飞出去一半的时候,整个一道可怕的气息已经从他身上冲天而起,梵魇摩的惊喜只来到一半,那一股让人窒息的可怕气势,直奔轰然爆裂,剩下的一百多位帝释天,就像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剑刃扫过,全部都拦腰变成了两截。

    五十位梵天长老,陡然被那可怕的气势击溃了心神防线,他们本能的,直接转身就走。

    只可惜,他们走得太慢了,一道银光闪过,五十位长老同时从膝盖处被扫断双腿,全部一头栽倒在地。

    梵魇摩陡然傻眼。

    这是在梵天总部!

    这是要干什么?

    全面开战吗?

    梵魇摩已经心胆皆裂了。

    就在这个时候,四道强悍无比的气息,同时从梵天神宫之中激射而出,一声苍老无比的声音厉声喝道:“龙神住手!”

    隐龙神一袭白袍现在已经沾染了鲜血,看上去梅花点点,无比的醒目。

    孙德成冷笑一声,咳嗽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再问一遍,梵魇在哪里?”

    梵魇摩眼角震裂,无比阴狠的吼道:“为什么?”

    孙德成淡淡的说道:“我曾经亲自出面告诫过他,只可惜,他冒犯了我!”

    梵魇摩顿时无话可说了。

    他心中已经把梵魇打入了死牢。

    该死啊!

    不要说他,就算是自己,堂堂梵天神子,婆罗门主,也绝对不敢冒犯一位隐龙神这样的传奇存在啊。

    孙德成也不是傻子,他下手极为有分寸却又让梵魇摩心疼得滴血。

    帝释天随便杀,但是这五十位长老,他却只断了他们双腿,这就表示,他不是来开战的。

    而且他说了,是梵魇冒犯他在先,所以,他这是来给梵魇长记性的。

    四道若隐若无的影子,出现在了梵魇摩的身后,这四个人,正是梵天之中,最强大的那四位传奇高手,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着和隐龙神同等的实力。

    “龙神,你过了!”

    孙德成冷冷的看着一团急速旋转的清气,冷冰冰的说道:“冒犯我的威严,绑架我家少主的女人,我来收点利息而已!今天杀得尽兴,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如果没有一个交代,那就全面开战!”

    四团清气陡然一凝。

    “全面开战,你龙门天门四分五裂,凭什么开战?”

    隐龙神冷漠的一笑,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良久之后,一团清气渐渐散去,露出一位身材矮小佝偻得不到一米高的老人,他完全就只剩下皮包骨的脸上,满是狰狞,他死死盯着梵魇摩,用梵语说道:“找到梵魇,我要……扒了他的皮!!”

    (这一张写嗨了,但是下一张写不出来了,白天大家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