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零七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梵天总部,平常从来不动用的议事大厅之内,梵魇摩面前坐着一大片的人,他木然的端坐在神殿之中最高处的神座之上,他的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平和,根本看不出来任何的喜怒之色。

    但是,整个神殿之中,却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在所有人的心头压迫着他们,就连名义上比梵魇摩更高一点的司祭者,他的夫人,这个时候也是不敢出声为她的两个儿子求情。

    梵魇是不会想到,他无意之中冒犯了隐龙神,为他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这个时候,梵摩已经被梵魇摩派出去的护卫给找了回来,正浑身颤抖的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梵摩真的是吓破胆了,那个他曾经见过的老家伙,居然能恐怖如斯,要是当初他对自己出手,岂不是自己早就变成了死尸?

    当然,梵摩的心底深处,却又还有一种压制得很辛苦的欢喜。

    这一次,他的大哥,梵天的第一继承人,犯下如此大错,连从来不出世的四位老祖宗都被惊动甚至震怒,那么,他这个继承人的位置,真的是到头了。

    梵摩怎么可能不知道梵魇在哪里,但是这个时候,他是绝对绝对不能说的。

    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彻底的把梵魇打入地狱。

    想到这里,梵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

    当然,他的脑袋匍匐在地上,没有人能看得到。

    “到底是司川泽天找上了你们,还是你们去找的他?”

    梵魇摩眼中没有任何的表情,说话的口气也十分的淡然,但是,听在梵摩的耳朵之中,却让他的骨髓都冷了起来。

    一定不能露出任何的马脚,一定!

    想到这里,梵摩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惊慌无比的抬头看了梵魇摩一眼,然后又飞快的低下了头,诚惶诚恐的急促说道:“父亲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啊,大哥他……他……他说……!”

    “他说什么?”

    梵魇摩不由得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柔声说道:“你说,他说什么?”

    梵摩颤巍巍的把那天梵魇在孙德成走了之后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对着梵魇摩说了一番,甚至还把梵魇在隐龙神面前说什么两败俱伤的话,都说了出来。”

    “两败俱伤?”

    梵魇摩轻声重复了一下,然后他突然发作,暴怒的咆哮了起来:“混账东西,他……他简直该死啊!说,你和他一直在一起,他到底把绑架的那个女人,带到了什么地方?”

    陡然的一声大喝,吓得梵摩咕咚一屁股都跌坐在了地上,连跪都跪不稳了。

    其他的长老,更是浑身一阵阵的发僵,就连那个连忙笼罩着面纱的司祭者,梵摩的母亲,都人不知扭头看了一眼梵魇摩,但是她根本没有说什么,而是急忙转过头去,依然一动不动。

    梵摩颤抖着又匍匐在地,然后颤声说道:“父亲大人,我只知道,大哥他……他是想要和那个龙昊决战而已,他并没有准备杀了龙昊的女人,但是那个司川泽天,却一直在劝大哥和他结盟,然后杀了龙昊。”

    “神道教!”

    梵魇摩的嘴角动了动,他深深地看了梵摩一眼,冷冰冰的说道:“那你可知道,神道教那个司川泽天,他到底有没有和那个畜生达成了结盟关系?”

    “我……不知道啊!”

    点了点头,梵魇摩淡然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等吧!”

    说道这里,他环视了一眼神殿之中的所有人,声音之中带着无比的冷漠:“做好准备,全面开战。”

    …………

    …………

    阿育王柱并不是只有一根,在新德里的郊区,有很多这样的柱子,但是现在被称为阿育王柱的,是其中最高,最大的那一根。

    在这一根的阿育王柱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地宫,当年的孔雀王朝建立者阿育王,在年老之后有感于自己杀戮太多,所以最后皈依了佛门,其实,这只是外界的一种说法,阿育王本身,也不过就是梵天扶植起来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代言人而已。

    而阿育王死了之后,其实就埋葬在这最大的一根阿育王柱下面这个巨大的地宫之中。

    当然,现在这个地宫,已经被梵魇占为己有,改成了一个他的秘密据点。

    按理说梵魇摩想要找到这里不费吹灰之力,但是谁能想到,梵魇居然会把阿育王的陵寝,改成了一个地下神殿。

    平时这里就是梵魇的心腹之人在驻守,现在梵魇要在这里约斗龙昊,自然更是戒备森严了。

    好在龙昊无所畏惧,果然就是一个人来了。

    龙昊出现在阿育王地宫入口的时候,距离梵魇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

    他顺着巨大的地宫入口走了进去,随即一个有些得意,有些古怪的声音响起:“你就是龙昊?果然胆子很大!”

    龙昊站在地宫大门处,淡淡的说道:“我来了,放了我的女人。”

    “我会放了她,但是你必须要先进来,放心,我不会算计你的,我只想看看,你到底有多么的厉害,如果你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我会很高兴,要不然,我会很失望的。”

    龙昊冷冷的一笑,说着:“你是梵魇?如果我没猜错,你身边,现在还有一个身上少了某个零件的太监吧?”

    梵魇身边果然站着司川泽天,他听到龙昊这句话,脸上陡然闪过一层死气,梵魇却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悠然的传声过去说道:“顺着这条路一直走进来,你会看到你的女人。”

    一个头上包着头巾,身上穿着印度最传统的服饰的中年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龙昊的面前,他目无表情的看了龙昊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龙昊没有说什么,直接就跟了上去,他很干脆的直接就把身体之中隐藏起来的实力,全都提升到了极限。

    龙昊的血在沸腾,内劲在他的奇经百脉之中不断的翻涌,就像是高速公路上没有任何的其他汽车,只有他一个人在上面狂奔。

    谁都不知道,龙昊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他表现出来的,也只是比龙王厉害那么一点点,但是,他得到了多少的真元内劲?

    三十几个实力不在龙王之下的大神官,经过多少年纯粹的修炼内劲,他们的内劲,甚至可以说精纯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程度,那就好比是一天没有任何属性的能量,可以随便让龙昊改变成为他自己的力量。

    他其实没有浪费掉一丁点的能量,他只是把那些能量,储藏在了他的身体之中。

    只要他愿意彻底的释放出来,他相信,他的实力,足够强大到一种让他信心爆棚的程度龙昊当然有这个自信,而且他的自信不是盲目的,他知道他的实力底线在哪里,纵然是张老是所谓的弑龙神,号称千年以来可以排进龙门前三的高手,他也有信心,在张老的手上,走上那么几招。

    那个帝释天在前面带走,足足走了快一公里的时候,才把龙昊带到了下一道门口,随着门打开,又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这一条通道四四方方的,甚至足够容得下两辆汽车在里面并排行驶。

    通道的两边,耸立这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雕像,这些佛教人物的雕像栩栩如生,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年代更是久远无比。

    再穿过一条通道,龙昊终于见到了唐瑄,还有司川泽天和梵魇。

    唐瑄的脸上没有多少的惊慌之色,见到龙昊之后,她眼中反倒是有了一丝笑意。

    似乎只要是龙昊出现,她的安全,就根本不用考虑。

    当初在郭峰的庄园之中,梵魇原本是要绑架走刘婧茹的,但是唐瑄自告奋勇,代替了刘婧茹。

    脸色隐隐有些发青的司川泽天,目光阴沉的死死盯着他,他身边的梵魇却是优雅的一笑,然后有些兴奋的说道:“我是梵魇!梵天继承人,未来的梵天神子。”

    龙昊没有和他罗嗦,他只是冷冰冰的问道:“你想怎么决斗?”

    梵魇裂开嘴露出一个十分优雅的笑容,他淡淡的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开始,我马上放了你的女人,如果你失败了,我不会杀你,如果你赢了,呵呵,我觉得,你没有赢的可能!”

    梵魇微笑着微微一挥手,唐瑄身上的某些禁制就被打开,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走到龙昊的身边,嫣然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老公,替我狠狠的收拾这个混蛋!”

    龙昊微微一笑,有些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唐瑄的嘴角撇了撇,冷冷的笑道:“我怎么会有事。”

    龙昊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梵魇说道:“带她出去,我要确定她安全离开之后,我才会和你决斗,要不然,我不会动手的。”

    唐瑄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龙昊来印度乘坐的是专机,而有真美羽出面安排,他从机场来到这里,也是乘坐的直升飞机,真美羽正在外面等着,只要确定唐瑄安全离开,他才能放开手脚的大开杀戒。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他满门。

    龙昊真真的是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