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一十九章 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龙昊对于九嵕山,对于什么天门龙门的宝藏现在完全没有了兴趣,他的兴趣都放在了那十个山岳一般的壮汉身上。

    说来也奇怪,这十个壮汉一开始看上去的时候,他们身上还有某些不一样的气势,但是自从他们站到那事具高大的金属装甲面前的时候,他们完全就成为了普通人。

    这里的普通人,就是完完全全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异样的普通人。

    但是龙昊的心头却根本不敢有任何小看他们的心思。

    因为这十个叫做夔龙的壮汉,他们浑身的气息内敛,那是控制气息的手段高明到了一个哈人听闻的地步。

    比如张老,孙德成,估计在控制气息上的手上比他们更为高明,但是,他们这种十个人一体的感觉,却给了龙昊更多的震撼。

    一个高手,之所以给人不一样的感觉,那就是因为气。

    所谓的气场,气息,就是这么回事。

    一个普通人,见到你身边的普通人朋友,你会觉得亲切,那是因为彼此熟悉他的气息,当你见到一个陌生人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当你见到一个当官的,哪怕只是一个市长,自然不自然的,就回事在他面前表现出来某些谦恭或者说是自我卑微。

    各种的表现,都是因为你不够自我,说白了就是气场不足。

    这十个人让龙昊感觉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龙昊才发现,如果他盯着其中一个人看着超过了十秒钟,那么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个人就那样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就像是这车厢里的一根柱子,就像是车里的一个冷冰冰的零件,但是却有一股牢不可破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是一座山岳一般,一个普通人面对一个大山的感觉,也就是这样了。

    这些夔龙给龙昊都是这种高不可攀的感觉,那么,普通人在他们面前,又会是什么感觉?

    龙昊甚至有一种要命的直觉,这些高手,甚至算得上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高手,张老和孙德成这样的高手自然不算在其中,只是他们那种厉害,和那两个人不一样。

    这两人,绝对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翻江倒海,掀起无尽风暴的大高手。

    司徒绾羽说得没有错,自己或许在他们面前,真不是对手。

    这样的高手,到底是如何培养的?连北宫具柳和龙山都是一脸的震惊,可见,这些夔龙的来头,真就是神秘强大无比了。

    烈龙卫士,夔龙,夔龙机甲,这些东西一件件的冒出来,一点点的展露了天门和龙门的真是底蕴,龙昊甚至觉得,当年的所谓天门叛乱,简直就是太小儿科了。

    说不定那都是用来迷惑人眼球的障眼法。

    说不定,天门真正蕴含的底蕴实力,根本就是没有表现出来呢。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龙昊的心头,顿时就变得无比的火热起来。

    这辆地下电车无声无息的疾驰了大概五分钟,才缓缓的停了下来,按照龙昊的感觉来看,这电车的技术,放眼全球,哪怕是当今最牛B的地铁,也不会有这样的平稳度和舒适性外加速度,显然,这又从另外一个方面,证实了某些东西。

    其实,龙昊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感受一下张老带个自己的震撼,但是这刚刚一到这个九嵕山,他的震撼就已经很强烈了。

    别的都不说,这九嵕山,这夔龙,就足够让他惊骇了。

    无声无息的电车缓缓的停了下来,也不知道从这九嵕山的入口到底向着山腹行事了多远,但是如果换做是一个普通人想要用脚步来丈量一下这距离,只怕是都没有几个人有胆子深入这样的的山腹之中。

    电车缓缓停下,车门无声无息的打开,张老微闭着的眼睛缓缓走恒睁开,他却并没有下车,十个夔龙却步调一致的下了车,依然就像是普通护卫一样,站在车门两边。

    龙昊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很大的地下空间,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东西,四周都是墙壁,也没有其他人,只有那十个夔龙。

    司徒绾羽款款下车,然后北宫具柳,龙山,东郭英依次都走了下去,龙昊最后下了车。

    电车无声无息的返回,只留下十多个人站在这个地下空间之中没有人说话。

    龙昊心头冒出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他觉得,这九嵕山的地下的空间,似乎年头已经久远得有些让人蛋疼了。

    就在龙昊有些茫然的时候,他面前的山壁突然就起了变化,缓缓的,一道门户,就那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在他惊讶的时候,门后面出现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轻飘飘的从山门的后面走了过来,似乎所有人都在心头冒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似乎这个人的存在,出现,乃至于他对着他们走过来,都是理所当然,都不是意外,就像是一件极其普通,极其简单,极其随便的一件事。

    就好比是一个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脱鞋,好比是一个人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睁开眼一样的感觉。

    似乎如果没有这个人存在,反倒是不应该一样。

    龙昊走在了最后,他从北宫具柳的背后伸了伸头,但是这一眼看过去,他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该怎么形容这个人?

    一个看上去大概在三十岁,但是又好比是五十岁,却又如同一百岁一样的一个人。

    对的,就是一个人。

    只能容人来形容,他就是一个——人。

    这个人,没有任何的特点,就是一个人,直接就给龙昊一种感觉,他似乎和这天地,这空间,甚至这时间都融为了一体,没有其他的,就是一个干干脆脆的人。

    那种感觉太怪了。

    那种感觉不仅仅是龙昊,就算是所有人都,都感觉到了一种怪异。

    这种感觉叫什么?

    对的!!

    浑然天成!

    这就是一个浑然天成的人,一个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人。

    龙昊的心头突然冒出一种天大的恐惧。

    这中恐惧,就宛如是一个无神论者,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神,彻底打破了他有生以来的观点。

    这是什么?

    这也是一种气势。

    一种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最直观的目光,甚至进而影响到一个人的想法的气势。

    这种气势,完全就是龙昊所不能理解的东西。

    而更加叫人惊骇的还在后面。

    因为张老,龙昊和所有人呢熟知的龙门乃至于天门存在的第一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居然直接毕恭毕敬,就宛如见到神祗一样,对着那个人跪了下去。

    张老老态龙钟,看上去简直就是两只脚半截身子都埋进了棺材,但是,他却对着那个人跪倒了下去,居然嘴里喊出了这样一句话。

    “老祖宗,我带着他们来了。”

    所有人,除了夔龙和紧跟着张老跪倒在地的司徒绾羽,北宫具柳,龙山,东郭英,龙昊,同时变成了傻子。

    老祖宗?

    老祖宗?

    天啊!

    龙昊完全变成了一个傻子,他目光涣散的看着那个人影,那个看上去没有任何特点的人,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想法。

    老祖宗啊!!

    张老是他的曾祖,年纪至少在一百二十岁了,普通人呢这个年纪,据对算得上全球长寿榜上排名前三的老怪物了,但是张老却还要跪倒在地,对着一个看上去看不出来年纪的人,口称老祖宗!!

    这是一种何等的震撼?

    这又是一个何等的牛人?

    他的存在,到底算什么?

    妖怪?

    长寿翁?

    还是变异人?

    如此诡异的情况,吓得龙昊双腿都是一阵阵的发软。

    那个人看着张老突然一笑,那种笑容,简直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在其中,宛如是冰雪高原上的一丝阳光,虽然仅仅是一丝而已,却直接化解了那种寒冰冷意。

    宛如春暖花开,宛如大地复苏,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于是,所有人都笑了,龙昊也笑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而龙昊,却就像是变成一个傻子,傻呵呵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甚至嘴角都流出来了一丝口水,他就那样看着那个人,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至亲至爱的亲人,仿佛就忘记了一切。

    那个人却缓缓王往前走了两步,然后看着龙昊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的笑容骤然消失,龙昊陡然就觉得他从阳春三月进入了冰天雪地之中,那种冷意,陡然就把他结成了冰棍。

    “我姓袁!”

    那个人用柔和的眼光看着龙昊,柔声说道:“你也应该姓袁,你是我的后人!”

    龙昊目光呆滞的看着那个人,他的心头突然冒出一种天大的恐惧,那种恐惧,甚至让他把这个世界上最荒诞的事情都想象了一遍,但是,他却不敢往那个方面想。

    见到龙昊的表情。那个人轻声叹道:“你真的激发出来了你……血脉之中的异能吗?”

    龙昊依然是无话可说,那个人又轻叹一声,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克里斯提娜,呵呵,我的……爱人!你总算可以……瞑目了!”

    龙昊突然双膝一软,直接对着那个人深深的跪拜了下去。

    他是……!

    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