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二十五章 破口大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大殿之中几乎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抱定了这样一个念头,所以,都不出声了。

    这件事已经无可回旋了,再说下去,谁都知道结果,所以,袁天明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站到龙昊面前那个中年,嘴里轻轻地一笑,然后举手示意,大声的说道:“诸位,你们说,随随便便出来一个人,就说自己是什么袁氏族人,更要讨还祖产,难道说,随随便便我们就把代表了族长位置的祖屋,交出去吗?”

    顿时,跟着袁天明这一边的很多家族分支同时大声了议论了起来,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大。

    中年男人又举手示意,议论声顿时停了下来,他轻咳了一声,看着龙昊柔声说道:“所以,你是哪里跑出来的野种?还是滚回哪里去!”

    章凉雪浑身血腥之气陡然翻滚,他手上一翻,杀戾直接就亮了出来,剑锋所指,那个中年男人都忍不住退两边:“你想干什么?”

    章凉雪沉声喝道:“好大的狗胆,我的子孙,我不认得?”

    中年人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想要动手?你是我对手吗?”

    龙昊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看明白了。

    很奇怪,他没有愤怒,甚至他都没有感觉。

    这些人,是和他流着一个祖先血液的人吗?

    不是,他们就是陌路人,是敌人。

    既然是敌人,那么,客气什么?

    他直接淡然对着身边的其中一名夔龙说道:“上去,抽这个孙子十个巴掌!”

    夔龙护卫先知专属于他的护卫,实力之强,甚至超越了张老,所以他身边那个夔龙轰然应喏,身体居然带着一道残影,对着那个中年人就冲了过去。

    但是在场的都是高手,中年人愤怒的怒喝一声,居然直接迎了上去。

    章凉雪也不客气,手上一挥,杀戾带着一道血幕,对着中年人也扑了上去,但是他很快就被中年人身边的两个人联手给拦了下来。

    夔龙得到的命令是扇耳光不是杀人,所以他无法真正的下死手,这就让他的实力大打折扣,而章凉雪的实力固然强大,但是对方是两个人,所以,场面顿时就胶着了起来。

    龙昊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轻轻对着身边的东郭英说道:“你看他们,跟一群狗一样。”

    东郭英浑身一哆嗦,龙昊突然古怪的一笑,他直接就对着那个中年人扑了上去。

    他的身形虽然很快,但是在在场的那些人眼中,那慢得就没法子形容了。

    “退下!”

    得到命令的夔龙一愣,他的身形一晃就退了下去,而龙昊却对着那个中年人扑了上去。

    中年人陡然讥讽一笑,龙昊的速度,简直在他面前就不值得一提。

    所以他轻描淡写的挥手,想要把龙昊一巴掌废掉。

    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龙昊的动作依然是那样慢条斯理的,那个中年人的动作明显比龙昊快很多,但是偏偏的龙昊就像是能事先预料到对方的出手一样,在接下来的两次交手之中,都直接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而就在中年人发愣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狠狠地,狠狠地煽在了他的脸上。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龙昊的实力,显然不管从任何方面来说,差了那个中年人甚至都不是一条街的问题了,真的就是天差地远。

    不管龙昊是隐藏实力还是如何,从他动手的程度,就能看出他的实力来。

    显然,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个中年人也傻眼了,他脸上挨了一巴掌之后居然愣住了,龙昊哪里有不趁机出手的道理。

    啪啪啪!

    连续十个巴掌,结结实实的煽在了那个中年人的脸上,中年人实力固然强大,但是脸上细皮嫩肉,又忘记了防备,这十个巴掌龙昊可是全力出手,那一张脸,居然直接就被煽烂了。

    血肉横飞之中,中年人凄厉的惨叫声这才想起。

    当然,痛是一定的,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尽的羞辱。

    他是谁啊?

    代理族长袁天明的弟弟,袁氏一族位高权重的宗老会宗老啊,居然这样当众出丑?

    “畜生!我要杀了你!!!”

    都不等所有人醒悟过来,龙昊大笑一声,直接闪身回去,夔龙团团就把他包围在了其中。

    “夔龙,谁敢上来,杀无赦!!”

    那个脸上掉着一脸血肉的中年人都要疯魔了,看上去就像是恐怖片当中被人用大棒子砸烂脸的家伙,眼眶都爆裂开来,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章凉雪也是见好就收,他万没想到,龙昊出手居然这样的诡异,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勉强知道一些。

    这是那家伙未卜先知的异能起到了作用吧?

    他一定还在隐瞒什么。

    显然是他预先知道了那个中年人的出手,所以在他出手的时候,直接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这真是太逆天了。

    章凉雪浑身都有一种发凉的感觉。

    没有人发现龙昊的异常,谁都以为是那个中年人大意所致。

    就在场面混乱的时候,高坐在墨玉王座上的袁天明陡然大喝一声:“够了!章凉雪,你到底要干什么?”

    烂脸的中年热怨毒无比的死死盯着龙昊,他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脸上的血迹,却滴滴答答一个劲儿的滴落在了地上。

    章凉雪看着王座之上的袁天明,淡然说道:“我要祖产,就是这么简单!”

    袁天明厉声喝道:“你要祖产,那就要凭借本事来要,你没有资格,但是,我可以答应那个小子的挑战,如果他能胜利,我马上带人搬走!”

    袁天明的话刚刚说完,一个极其高亢的声音突然响起:“好,都他妈说好了啊,老子接受挑战,不仅仅祖产,还有其他的财产,老子和你赌,袁天明是吧,你要是不敢和老子赌,你就是狗娘养的!”

    这句话简直声振寰宇,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王座之上的袁天明更是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死死的盯着龙昊,厉声怒吼道:“你……你……这个野种,你是……找死!你说……什么!”

    龙昊衣服地痞无赖的形象,一条腿向前伸着,双手环胸,就像是水浒传里强迫林冲卖到的妞儿,脚上还一点一点的,那形象,真是要多恨人就有多恨人!

    他嘴里用无比清晰嘹亮的声音说道:“小爷我说,你是狗娘养的,你听清楚了吗?如果没听清楚,小爷我可以再送你十遍,你就是狗娘养的,没卵子的太监,生儿子没P眼,生姑娘三P眼,说的就是你,畜生不如,除了杀兄弟杀族人,你还能干什么?”

    龙昊混了多少年?外面世界花花绿绿,什么没见过?袁天明这群人,头脑再厉害,武功再高强,但是,就是被圈养在笼子里的鸟,出去轮值的人,也是高高在上从来不融入社会,而且他们地位之高,也根本接触不到底层,所以龙昊这一番恶毒的辱骂,简直比捅了袁天明几十道都要来的难受。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

    龙昊骂人之难听,也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听得他身边的东郭英都傻眼了。

    章凉雪却陡然狂笑了起来:“骂得好!乖孙子,你真不愧是老子的乖孙子!能骂死这群狗娘养的。”

    别人好好点,袁天明啊,那是袁氏一族的代理族长,他这一辈子都是高高在上,杀人没少杀,但是却从来没骂过人。

    算计人都是动脑子不是动嘴,而且他一直就没有出过九嵕山,龙昊这一番辱骂,简直就是闻所未闻,他就像是一个老处女被五百个大汉强暴了一样,那种感觉,简直都不能用什么字眼来形容了。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用手直接把龙昊撕碎成肉末,然后一锅炖了吃了。

    宗老殿内死寂一片,所有人都骇然回过头看向了龙昊,就连他身边的夔龙都不例外。

    龙昊却根本停不下来,他冷漠的看着浑身颤抖的袁天明说道:“狗屁的代理族长,说小爷是杂种,其实你们最清楚,谁才是杂种,谁一开始就是杂种,就是你们这群杂种总想翻身不当杂种,所以就可以对自己的族人出手,可以对自己的亲戚,自己的兄弟,自己一个祖宗传下来,身体之中留着相同血液的族人下手,你们可以对他们赶尽杀绝,可以连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都不放过,你们甚至为了愿意消灭你们的亲人,疯狂的往他们身上泼脏水,你们说,谁才是贱种?谁才是杂种?谁才是肮脏的畜生?如果小爷我知道未来会有你们这样的后代,老子直接就把你们射上墙!我呸!什么乌烟瘴气的狗地方,老子不稀罕!老祖,我们走!迟早有一天,小爷要回来,把你们一个个的全都灭了!用你们当初对付你们族人,对付你们亲人的手段对付你们!”

    说完,龙昊直接一口唾沫,重重地吐在地上。

    龙好的一番话,就像是一把把的尖刀,狠狠地剜在了所有人的心头,站在宗老殿最偏僻角落的那几个分支的袁氏族人,同时交换了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