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五十六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英国皇室这样的阵容强大无比,当然是看在龙昊出手奢侈得吓死人的面子上,钱永远是最诱人的,哪怕是英国这种最传统的帝国主义国家,都会拜倒在金钱的石榴裙下。

    当然,英国人有钱,但是英国的皇室,这些年可是风光不再了,很多时候新闻上都会出现,皇室连宫殿的修缮区区几千万都拿不出来,英国政府内阁根本不给皇室拨款,而龙昊这笔钱,却是直接和皇室发生的交易,所以这几千亿,全都是皇室的,估计这笔钱足够皇室吃饱吃撑了,至少未来几十年都绝对不会为了金钱发愁。

    所以英国直接派出了阵容超规模的团队,而龙昊这边却有些寒酸,他身边一个左亭衣和莫寒羽一左一右站在龙昊身后,油条上不得台面,就没有出来丢丑。

    虽然寒酸,但是一个太宗大人,却又给龙昊扳回来一局,而且打得英国人毫无还手之力。

    不管是什么王爵公爵,面对着李世民这样活了一千年,真正曾经统御了全世界最强大帝国的建国皇帝,谁敢有任何的轻视?

    授勋的仪式极为繁复,尤其是有李世民在场的情况下,英国皇室更是不敢有丝毫一点的纰漏,生怕出了一点问题,就会让对方笑话,所以这一场授勋仪式搞下来,龙昊看着手上的文件,家族的纹章,不由得重重地出了一口气:“他奶奶的,这玩意儿就花了老子几千亿?”

    英国人方面当然带着华夏语的专家级别的翻译,但是龙昊这句话说得很小声,对方自然是听不见,就算是听见了,这个翻译也绝对不敢翻译给英国女王听。

    一切都是按照最正规的仪式在办理,所以贵族团来得快走的也快,为了表示尊敬,龙昊给足了对方面子,出动了孙德成的劳斯莱斯车队,直接把对方送到了机场。

    送走了贵族团,莫寒羽看着龙昊哈哈笑了起来:“小子,你现在就是国王了?给老子也搞一个什么劳什子贵族头衔,老子这一辈子还没有当过外国的贵族呢!”

    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手上的纹章,龙昊笑嘻嘻的说道:“我现在真是很期待,那座岛建设出来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左亭衣却沉吟了片刻。他沉声说道:“我在想一个小岛还不足以抵挡亚特兰蒂斯的脚步,你千万不要小看了对方,你既然选择了大张旗鼓把一切都曝光在世人面前,那么,你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

    龙昊的眼中不由得寒光一闪。

    亚特兰蒂斯?

    那狗屁的十二神圣家族吗?

    如果对方真的不顾规则,那么自己也不在乎做点什么。

    那么,自己也不在乎做点什么的。

    龙昊很有兴趣和亚特兰蒂斯真正的接触一下,以龙昊如今手头掌握的力量。做点什么应该并不困难。而且既然是敌人,那么大家免不了最后决战,龙昊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

    深吸一口气,龙昊将手上的东西丢在了桌面上,淡淡的说道:“未来的龙腾家族,就靠这些东西了!我真的很期待,几个月之后,登临龙腾岛的时候,我们将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

    …………

    香港郊区,某一幢不知名的建筑当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梵魇宛如发狂一样咆哮着,房间布置得极为精致,但是随着梵魇得吼叫,他身边所有可以砸碎的东西全都被他砸得稀烂,将整个房间内的一切破坏得干干净净之后,他才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司川泽天,你这个混蛋,你欺人太甚!如果你……我还不如……找龙昊去合作!哼!!”

    梵魇有些烦恼的扯了扯衣服,阴沉无比的说道:“该死的,司川泽天,你不过就是一个暴发户而已,你居然敢命令我?”

    或许是因为又想到了什么,梵魇的脸颊又开始抽动了起来:“他怎么能这么厉害?绝对有问题!”

    梵魇狠狠的一脚将面前的倒地的桌子踢烂,狞声说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接替老家伙成为梵天,成为神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房间之中,浑身黑衣,一张惨白发青的脸,身后还隐约的带着一个极为模糊的黑色人影,宛如鬼魂一样的粘在他的身后,形影不离。

    “梵魇,你的心情看来很糟糕啊?”

    司川泽天冷漠的看着梵魇,然后讥讽的说了一句,然后突然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咳得是那样的厉害,以至于他双手捂住了胸口。身体佝偻着,差点就摔倒在地。过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司川泽天才剧烈的喘息了几声。慢慢的直起了身体。

    梵魇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似乎在想着什么,但是随即,他的目光又变得阴沉了起来。

    司川泽天这种现象是因为实力暴涨之后,自己无法适应的结果。

    自从得到了式神,司川泽天的实力暴涨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然后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出于某些原因,司川龙五又尽可能的把他的实力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

    实力的暴涨,却没有相应的基础,所以就导致了司川泽天的身体承受不住实力暴涨带来的压力,这种实力的反噬,其实极为痛苦,但是司川泽天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太监,他的心里承受能力早就被某些东西强化到了一种变态的强度,所以这点痛苦对他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

    尤其是他每天都要承受一次,久而久之,这也就习惯了。

    相反,他反倒是极为享受这种痛苦,因为越是痛苦,表示他越是强大。

    他很享受这种强大的感觉。

    他甚至有些后悔之前自己的那种自以为是。

    那个时候,所谓的强大,所谓的掌控一切,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掌握了神道教,真正的接触到了力量之道,知道了隐藏在这个世界背后的真正面目是一个什么样子,他才觉得,这才是他应该过的生活。

    “你又来做什么?”

    梵魇死死的盯着司川泽天:“来命令我?还是来挖苦我?哈哈,以前我高高在上,现在拎到你高高在上了?不是吗?你觉得,你现在强大无比?你比我厉害,就该让我臣服在你脚下?”

    司川泽死灰色的面孔上渗出惨白的笑容,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血迹,显然是刚才的咳嗽牵扯到了身体器官的内出血,剧烈的喘息了几声。司川泽天坐在了一张勉强保持完好的椅子上,淡然的看着梵魇说道:“我没必要挖苦你,事实上,你的实力现在在我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这是一个你最好的机会,投靠我,我可以让你成为梵天的狗屁神子,我也能让你的实力和我一样强大,事实上,我最近正在计划干掉我那个狗屁的父亲,你知道,司川龙五还有一个式神,我可以把那个式神给你,你明白什么是式神吗?”

    司川泽天说道这里,脸上浮现了一丝血色。他冷漠的看着梵魇,毫无表情的说出这一番话。他的语气和表情,对司川龙五没有丝毫的敬意,完全把他当做了自己一个毫无相干的人。

    梵魇不由得惊骇的看着司川泽天,然后双手死死的握住了拳头,然后重重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这样对我?你有怎么可能这样对你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