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六十八章佐藤因(一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北条倔西又是害怕,又是敬畏的看着龙昊,他当然知道,有人一定在监视自己,但是对方躲在暗中,龙昊居然都能知道,这对于他来说,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龙昊的强大,他也是知道的。

    没有理会北条倔西的惊讶,龙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面前缓缓出现的一个黑影身上。

    身高一米五不到一米六,看上去甚至连一百斤都不到的一个老家伙,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那种感觉,他曾经在北条真武的身上感受到过。

    这是一个神级高手。

    神道教之中,最强大的三五个人之一,和北条真武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难怪,北条真武最后都只能看着自己的家族继承人被控制而不能出手,对方居然出动一个神级高手来当监视者,果然是看得起龙昊。

    这显然是司川泽天的主意了。

    作为老对手,司川泽天终于真正的重视龙昊了。

    这个老家伙缓步走来,就像是融入了夜色之中,整个人完美的和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夜色,无声无息的动作,诡异的气息,这个时候,他把一个神级高手的强大,体现的淋漓尽致。

    “果然是你,龙昊,你的胆子很大!怎么?弑龙神和隐龙神,没有在你身边吗?”

    龙昊不无讥讽的看着这个老家伙,显然,这老家伙对章凉雪和孙德成很是忌惮。

    要知道,这两个人,堪称是是亚洲最强大的两个高手,显然,司川泽天还不知道,自己手上的力量,现在这两个人,甚至都不算是最强大的了。

    “殿下,这是神道教四大神忍之一!”

    北条倔西目光闪缩的凝视着那个老家伙,小声提醒着龙昊。

    “我知道,佐藤因,号称是日本神道教剑道第一高手!是个恐怖的对手,但是,不知道这个剑道第一,是不是名副其实。”

    龙昊目光如刀,嘴上却是说得轻描淡写,他丝毫没有把对方放在眼中的意思,而佐藤因的嘴角边,也淡淡的出现了一丝笑容。

    老家伙当然不会因为龙昊这么一句话就动怒,显然,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已经到了超然物外的境界了。

    “年轻人,我想你既然来了,必定有自己的倚仗,但是你不该这么自负,独自一个人就来东京!当年我和你曾祖曾经交手无数,不知道,你到底继承了他多少?”

    佐藤因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手上一晃,已经多了一柄长剑,宛如一泓秋水,散发着一股让人刺骨的寒意。

    这柄剑没有剑鞘,甚至看上去和佐藤因的身材比较起来,显得实在有些太长,但是龙昊愣是没有看清楚,这老家伙这柄剑,到底是从哪里拔出来的。

    佐藤因这样的高手,能在第一时间拔剑,已经是对龙昊最高的敬意了。

    佐藤因当然也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的有些不像话的家伙,是值得自己拔剑的。

    虽然他没有和龙昊交过手,甚至没有和他见过面,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重视龙昊。

    刚才第一眼见到龙昊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值得自己全力以赴。

    在龙昊的眼神示意下冷哼一声闪电收回雪魄月牙,这个出言不逊的男人还不值得自己拔剑。

    龙昊却笑着看着佐藤因说道:“是不是害怕了?”

    佐藤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龙昊的话,对于他来说,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心理素质行的波动,他的身材如此的矮小,甚至站的位置也是在下坡路面,看上去是那样的不起眼,但是,他的目光却视乎在俯视着整个世界。

    这就是高手的目光。

    “希望你的实力,也和你嘴巴一样的厉害!”

    佐藤因凝视着龙昊,略显有些寂寞的说道,他瘦弱的身材,看上去透着一种孤傲的感觉,手上的长剑,更是散发这一种莫名的光芒,夜空之中的杀气和寒意,陡然之间加重了好几倍,北条倔西突然哆嗦着打了好几个寒颤。

    “日本人都有当婊子的潜质,北条,我没说你!”

    龙昊冷笑着说道:“到了你们这个年纪,居然还这么恬不知耻,如果你们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杀上龙门?还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佐藤因淡淡的说道:“多说无益!”

    龙昊对佐藤因的戒备,又深了一些,这老家伙,果然是个聪明透顶的老家伙啊。

    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目的,但是根本不上当。

    龙昊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能干掉这个老家伙,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把握,干掉这个老家伙背后的另外一个老家伙。

    那个来自于亚特兰蒂斯海洋神殿的海洋大祭司。

    如果是李世民出手的话,估计问题不大,但是龙昊却根本无法让李世民出手。

    或者说他没有把握。

    太宗大人的心情,不是龙昊可以猜测的,就算是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他也无法看透未来不是?

    强大到了李世民这种妖孽的程度,可不是龙昊能看明白的。

    一千年的时间,就算是一头猪也能修炼成为绝世高手,更何况,李世民这种强大的君王。

    龙昊看了一眼佐藤因身后,然后淡淡的说道:“动手吧!今天是你的死期!”

    佐藤因,这个神道教地位超然无比,处于整个世界都是最巅峰的强大高手,听到龙昊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眉头,终于忍不住轻微的皱了一下。

    龙昊这句话,透出来的强大自信,让他的心境,突然有了一些动摇。

    他是谁啊?

    日本剑道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高手,向来就是神圣不可冒犯的存在,别说在日本,就算是在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面前,他都是超然物外的存在,对于神道教来说,他更是老祖宗一样的存在,绝对的巅峰人物,几十年都不会在世人面前露一面的,但是现在,他却被一个来自于老对手的曾孙给说动了心绪。

    对战老对手的曾孙,这放在任何他这个层面的人的身上,都多少有些不愿意出手,但是他知道,华夏地大物博,日本的所谓剑道,都是从华夏传过来的,华夏说是天才辈出都是轻的,更何况,这还是龙门的未来之主,所以,和这样的年轻人动手,不算是屈辱。

    “殿下,您一定要小心啊!”

    北条倔西见到龙昊居然这么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放心吧,我自然有把握,我对老家伙手上那把剑比较感兴趣,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把剑藏在哪里的!”

    龙昊的眼睛在夜色之中熠熠生辉,但是却带着刺骨的冰寒:“莫非是塞在身体中后部某个地方?但是看那剑的长度,也塞不进去啊!如果真是塞在那里的,再好的剑,我也不要了!”

    “您……说笑了!”

    北条倔西差点没喷鼻血,龙昊的话,说得是何其得恶毒,但是现在太敏感了,北条倔西只能小心翼翼的强忍着某种情绪,不敢表露出来。

    龙昊突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说实话,自从回了一趟老家之后,已经好久没有真正的肆意杀过人了,其实这几年,我都没有真正的放开手脚杀过人,真是怀念以前当特种兵的时候啊,司川泽天,你成功的激发了我的杀气,从现在开始,我将在日本大杀四方!”

    “年轻人,不知所谓,你真以为,你有那个本事吗?”

    佐藤因真的有些怒了。

    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从头到尾,龙昊就没有真正的正眼看过他一眼。

    这才是一种他无法接受的事实。

    他是高手,神级高手,超然物外的高手,但是,最起码,自己给了一个年轻人必要的尊重,对方却根本没有给自己尊重。

    一个不尊重自己对手的家伙,不配称为一个真正的武道高手。

    龙昊看着佐藤因,微笑着说道:“谁说我没有那个本事?老东西,你应该很清楚啊,我杀了你之后,将会一个人单枪比马挑战你们所谓的神级高手,富士山我也不是没有去过,我完全可以杀进去,杀你们一个人仰马翻!”

    “你这是在挑动两国之间的战争!”

    佐藤因淡然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愤怒。

    “狗屁,这是司川泽天那个太监选择的,可不是我!至于说战争,华夏和日本,从来就不缺少战争,风水轮流转,如果真的要发动战争,也轮到华夏来一次了!”

    佐藤因凝视着淡淡微笑的龙昊,突然笑道:“年轻人,我居然对你动怒了,老啦!”

    最后一个音节出口的时候,佐藤因手上那柄剑,突然清啸而起,在夜空之中突然化为一道光幕,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龙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甚至都没有在孙德成和章凉雪动手的时候,见过这么快的剑。

    显然,对方是全力以赴了。

    几乎就在佐藤因动手的同一时刻,龙昊浑身的杀意陡然暴涨,那浓烈的杀机宛如实质一般,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光罩,他整个人在这一刻,化为了一柄利剑,对着佐藤因的剑芒,就撞了过去。

    佐藤因的剑道,讲究的就是一个凌厉诡异,但是龙昊却更加的凌厉,居然以身试剑,那种一往无前的凌气势,让佐藤因都不由得为之一动。

    他狂喝一声:“好!”

    “好个屁!”

    和佐藤因的凌厉不同,龙昊身上,多了一种霸气,一种惨烈。

    日本的剑道也好,武道也好,比较起华夏的武功,不管如何的变化,不管曾经在某一个时期超越了华夏,但是,却始终没有华夏武功的那种霸气和大气,凌厉之中多了诡诈,灵动之中少了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