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四百六十九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佐藤因的强大,是真正的强大,他的剑芒所指,甚至就连龙昊都有点不敢轻易直接对抗,龙昊看起来霸气无比的对冲了上去,但是实际上,他却是动用了自己最强大的底牌。

    佐藤因败了。

    败得无比的直接,无比的憋屈,甚至无比的愤怒。

    当然,更多得还是惊骇。

    武学之道,有天才,有捷径,但是到了佐藤因这个程度的高手,他当然知道,绝世天才加上通天捷径,也不足以使得一个年轻人在两三年时间之内,实力暴涨到可以轻易打败自己。

    龙昊动用的力量,显然只是自身的实力,而非其他外面的因素,甚至他手上都没有剑。

    佐藤因当然知道,司川泽天手上有强大神秘的式神,但是,龙昊没有啊!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偏偏的,龙昊就这么强大!

    狂暴的剑气,让龙昊浑身的衣服都猎猎作响,他出手直接就掌握了主动,但是他没有下杀手。

    因为佐藤因不愧是日本剑道第一高手,他在学习。

    和华夏的剑术不同,佐藤因的剑术,显得更加的直接而凌厉,精简了很多花哨的东西。

    佐藤因自己甚至脸上的皱纹都绷直了,头上枯黄的头发也被吹得狂乱飘舞,而沉醉于佐藤因剑道的龙昊则是一边出手,一边领悟对方剑术的真谛,似乎,佐藤因的剑道,让龙昊感觉到了另外一种东西。

    他不得不感叹,当年的日本人,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从华夏继承过去的武道,根本就是皮毛,但是,却偏偏能千年传承出来真正的精髓,并且一直代代相传。

    这仅仅是一个细节,日本的发展,依靠的就是这种坚韧。

    只可惜,日本近两百年,都被野心庞大的家伙掌握在了手上。

    这或许是日本的不幸,或许也是另外一种所谓的命运吧。

    佐藤因在交手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一件事,他上当了。

    他根本不该出手,今天,或许就是他砸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次的表演。

    但是他不恨龙昊,到了他这个程度,已经没有所谓的民族仇恨那种低等级的思想了,遇到一个高手,真正的棋逢对手,那是上天的恩赐。

    能把自己一切都发挥出来,那才不辜负了自己一辈子的强大。

    所以他发出的每一道凌厉剑气,和龙昊每一次激烈碰撞,都带着一抹璀璨的光彩,那是佐藤因对武道的尊敬,对龙昊的致敬。

    当然,这不妨碍他震惊。

    龙昊飘逸的身影,每一次都能在不可能的时刻扭转结果,让他内心充满了震撼。

    他不知道龙昊是如何做到的,他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异能者,但是他闭关几十年,却不知道,龙昊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东方异能者和武者的结合体。

    所以,他只能把龙昊看作是空前绝后的武学奇才,要不然,无法解释今天的现象。

    “看我最后一剑,年轻人,希望你能保留我剑道的晶髓,我死而无憾。”

    佐藤因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挥舞出来了至少三百剑,等到他话音一落,龙昊知道,最后的胜败关键,就在这一剑之中了。

    满天剑舞之中,一道划破天际的璀璨绚烂的弧线,从龙昊脖子之间差之分毫的一掠而过。

    龙昊纵然是预料到了对方这一剑,但是依然被锋利无比的剑锋,在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这是同归于尽的一剑,所以龙昊只能下死手。

    所有的剑光消失,一切都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只是龙昊还站着,他的面前,枯瘦身材的佐藤因,却已经死了。

    他死在龙昊一掌之下,这一掌,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胜败,生死,一秒钟之间就已经判定。

    龙昊目光之中有些复杂,他看着佐藤因的时候,有些恭敬,虽然是敌人,但是,对手却给了他尊重,所以,他也必须要尊重对手。

    这个老家伙不愧是一个真正的武者,他和司川泽天这样的人,完全就是两回事。

    能够把剑道修炼到这个程度,他完全称得上是一代宗师,就算是在三大家族之中,这样的存在,也绝对算是天才人物。

    三大家族因为有某些神异的手段可以延缓衰老和寿元,但是,佐藤因算下来,实际年纪,也就是和自己的曾祖一样,但是三大家族之中,自己五代六代之前的祖宗,都看起来像一个中年人,他们活了两百多年,强大是应该的,而佐藤因,他活了一百多而已,甚至资源和各种条件,都远不如三大家族,但是他能把剑道的精髓,融入到自己的骨头之中。

    事实上,当年的佐藤因,也是神道教之中,唯一一个可以在剑道之上,和章凉雪过招不至于落败的存在。

    凝望着地面上那一具还在微微颤抖的尸身,龙昊黯然叹息了一声。

    “从来没有杀一个人像现在这样的难受,我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甚至其中还有很多我的先辈,我的同族之人,老家伙,我虽然和你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你比很多人都更值得尊敬,你是一个真正的宗师!”

    北条倔西呆呆的看着龙昊,他强忍着心头的激动,颤声问道:“殿下,现在……!”

    “他值得我尊敬,虽然他是我的敌人,但是,我应该为他找一个埋骨之所!”

    龙昊转身淡淡的说道:“先把他的尸身放在你住的那个帐篷里,然后你跟我走,我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老家伙纵横一生,却死在我手上,就算是白痴,这个时候也不会找你麻烦的,所以,你完全可以重新恢复你的家族,然后,以一种更为强大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你放心,司川泽天不会那么愚蠢,还会想着对付你,因为你他损失了一个神级高手,这已经是他承受不起的损失了,你在他的眼中,还没有重到必须要杀之而后快的程度,他也不会愚蠢到以为,用你真的可以强迫我露面。”

    龙昊看着北条倔西,淡淡说道:“我需要你忠诚于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北条倔西何等聪明,他直接双膝跪倒在龙昊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郑重其事的发誓:“我,北条倔西,以天照大神发誓,今生永远不背叛殿下!”

    望着北条倔西足足过去了三分钟,龙昊笑了。

    他举起左手把北条倔西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带着他把佐藤因的尸身藏进了之前那个帐篷之中,这才带着北条倔西离开了这里。

    先是带着北条倔西去洗了一个澡,修建了头发,然后又给了北条倔西一大笔钱,让他购买了衣服等东西,北条倔西也没有客气,他原本就是贵族世家,当然不会亏待自己,给自己买的东西也都是极为高档的货色,当然,这对于一贯穿惯了手工量身裁剪的他来说,这依然不够上档次。

    “我会去找真美羽他们,你不用跟我去,我会留下一笔钱,你好好的呆在东京,过几天我就回来。”

    用力拍了一下北条倔西的肩膀,龙昊沉声说道:“发动你的一切手段,尽可能不要去触怒司川泽天,高层的人你没有办法,那就专走底层,不要心疼钱,记住,一切只要是能有钱能办成的事情,都不叫事情,学一学我在香港的做派,扩大你的影响力,懂吗?只要你有了影响力,那就是你的护身符!”

    琢磨了一下,龙昊给北条倔西送了一笔足够让他大展拳脚的资金,这才回到宾馆,李世民早就回来了,然后两人开始按照事先的计划,开始安排。

    “我现在对东京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虽然有北条倔西,但是我还是得再找一些熟悉门道的人。皇室当中,我还有一个家伙可以争取一下,虽然我对这个狗屁的天皇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但是,他也是身不由己!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让他平安的渡过晚年!”

    龙昊觉得自己或许能够从天化工那里知道一些神道教现如今的情报。他需要找到一些门路,接触到神道教的高层,天皇应该能够给他帮这个忙。

    其实日本皇室,未必真的对司川泽天就是那么的臣服,更多的,是因为害怕而已。

    因为从现在外面的情形来看,皇室依然存在,虽然是傀儡,但是没有被废黜,内阁的政府依然在运行,那么也就是说,天皇如今在依然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权力,至少,在和华夏断交这件事上,日本政府出面,必然也要得到皇室的授权,神道教是不可能露面的。

    第二天凌晨的时候,龙昊很早就走出了酒店,虽然皇宫之中有海洋神殿的绝世高手,但是他却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可以避开对方的监控,危险出现在任何地方,他都能未卜先知。

    来到皇宫一个偏僻的角落,龙昊悄无声息的翻身走了进去,然后熟门熟路的找到一个值班的宫内侍应,为了避免麻烦,他只能下了杀手,然后换上了对方的衣服,摇生一变,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皇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