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江湖博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图腾碎片 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两个时辰过后,孙云早已离开了许久,这里的战斗也早已结束,城府的守卫开始收拾王府门前的众军尸体……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追踪“灵王”孙云下落的成付和董渝二人,才匆匆赶到此地……

    “可恶,来晚一步啊……”成付与董渝一起披着披风至此,却看以前一片尸首狼藉,成付不禁抱怨道,“这里果然发生了战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最后的结果以‘明复教’落败告终……”董渝望着地上鲜血淋漓的场面,不禁提道,“杀人之手法如此残忍,根本就不是死于两军战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灵王’已经来过这里了……”

    “喂,小心点儿——”然而,正在说话间,战场一侧走来几个蒙元士兵,成付不禁提醒一句,并将董渝一把拉到了树后躲藏。

    这些蒙元士兵正在收拾战场尸体,恰巧走到了成付和董渝藏匿地点附近,二人屏气凝神不敢露出气息,直到那些士兵走远了,二人才缓缓松口气来……

    “真是的,收拾战场这么利索,就没看他们平日打仗这么积极……”成付望着眼前的画面,禁不住调侃一句。

    “好了,现在没时间开玩笑了——”董渝在一旁一直凝紧眉头道,“当前首要的任务是,得知道孙云兄弟往哪个方向离开了……”

    “嗯……”正说话间,忽然二人脚下有些异动,差点没把二人吓一跳——只见一个“明复教”教徒倒在血泊之中,似乎还没有完全断其,倒在地上苦苦挣扎,眼神中透露出无限的恐惧。

    “喂,有活口……”成付不禁提醒一句。

    董渝也发现了,望着这四周暂时没有蒙元士兵靠近,遂慢慢匍匐至尸体身旁,悄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是朝廷的部队将你们打败的?”

    “不……不是……”教徒努力挣扎着最后一口气,奄奄一息道,“是……是……是‘灵王’……”

    听到“灵王”二字,成付和董渝同时凝紧双眼。

    “‘灵王’已经来过这儿了?……”成付也蹲下身,悄声匍匐问道。

    “是……是的……”教徒继续吃力道,“他自诩为‘灵王’,简直……简直就像魔鬼一样,把我们……全部都……”

    “看来这一切,真的是孙少主做的……”成付听到这里,忍气一声道。

    “那你知道,‘灵王’把你们伤成这样后,往哪个方向走了?”董渝继续问道。

    “往……往那个……方向……”教徒的神情十分恐惧,似乎还未从“灵王”的威慑中回过神来,挣扎着血痛的身子抬手指向,“明复教”部队撤退以及“灵王”孙云离开的方向。

    “那儿是吗……”成付稍微抬头注视着远方,一望不见边际的土路野道……

    “喂,那边还有活口——”然而,因为一时的疏忽,成付和董渝二人的动静,竟被在对面收拾战场的蒙元士兵给发现了,士兵突然喝令一句,众将士顿时将目光全部集中于此。

    “不好,我们被发现了——”成付一边紧声提道,一边自责自己的疏忽大意。

    “没办法了,先转移离开这里再说……”董渝拉着披风提声一句,遂和成付施展轻功,快速离开了现场……

    申时过后,察台王府后院……

    太史寒生刚从城楼府上回到居寝,战事结束后本来可以松一口气,可太史寒生的表情似乎并不轻松,反倒是比战事发生时更加紧张。

    其实太史寒生根本没把心思放在战事身上,今日与卜天星的对话,却是让自己倒吸一口凉气……

    (回忆中)……

    “嗯?”卜天星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捡起地上的饰品,将五块合成一起,仔细一看,上面竟呈现一幅独特的图腾画样。

    “切……”太史寒生似乎是愤恨自己太不小心了,仿佛那件东西对自己来说至关重要,不想落于他人之手,下意识伸手阻拦道。

    “这个图腾我好像认识啊……”谁知,卜天星似乎是认识图腾上的图像,莞尔一笑道,“这个好像是十九年前,代表‘江氏一族’的江家图腾不是吗?”

    太史寒生听到这里,似乎被触及到什么敏感的问题,不又皱起了眉头。

    “可是我记得,十九年前,江家随同唐门世家一起被灭门了不是……”卜天星嗝应一句,遂抬头冷视着太史寒生道,“按道理来说,只有江家的人才有这份东西,可为什么会在你太史教主的手上?”

    “把东西还给我——”太史寒生似乎不想废话,毫不客气地伸手命道。

    “我的问题太史教主还没回答呢……”谁知,卜天星似乎是对这件事情提起兴趣,继续问道,“江家的遗物,为什么会在你太史教主的身上?”

    “十九年前,老夫有在江家的朋友不行吗?”太史寒生冷冷说道。

    “可是不对啊,对‘江氏一族’的人来说,这个东西堪比性命重要,就算是非同门的好友,也不会亲自送人……”卜天星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继续说道,“而且十九年前鄙人没听过太史教主的名号,可你却说有在江家的朋友……江家在十九年前可是惨遭灭门,那这一出又是从何提起呢?”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太史寒生板着脸,严肃厉声道,“快把老夫的东西还我,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毫无疑问,这一定是太史教主你的东西……”卜天星冷冷一笑,仿佛看出了什么,继续说道,“还是说……太史教主原本,就是‘江氏一族’的人?”

    太史寒生在那一刻静默了稍许,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用沉肃的眼神一直望着卜天星。

    卜天星掐指一算,继续就事提道:“容我想想……我曾经有听闻,十九年前灭门唐门世家和江氏一族的元凶,是察台王没错吧?这么说来,对太史教主你来说,察台王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喽……”

    “你到底想说什么?——”太史寒生似乎是在害怕什么,语气愈加的咄咄逼人。

    “我是在想,当初察台王殒命的消息太过突然……我记得当时察台王的大军是被‘明复教’的人包围,他何勋义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孤身犯险离开统领一职,独自潜入到朝廷的禁军大营刺杀察台王吧……而对比起来,你这个在五年前对朝廷有恩的人潜入,可就容易多了……”卜天星继续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是鄙人算不出来的,不过真要推算的话,一般人似乎都能知道结果了啊……是你——你才是杀害察台王的真正凶手吧……”

    最后一句卜天星特意压低了语调,似乎是不想让周遭的将士听到。

    太史寒生顿时眼神一怒,举剑直指道:“你要是再多嘴,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看来是被鄙人说中了……”卜天星冷冷一笑,遂将手中的饰物丢还给太史寒生,两手插间道,“不过无所谓,你和察台家之间的恩怨,跟鄙人没有任何的关系,鄙人只是随便说说罢了,太史教主……不,应该说江教主,没必要这么紧张……”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太史寒生接回饰物,举剑继续问道。

    “不想牵扯进江教主的私人恩怨,这样也不行吗?”卜天星又笑着问道,“那江教主到底想要怎么样呢……”

    太史寒生静默了一会儿,慢慢收回佩剑,表情也渐渐稳定下来……

    (现实中)……

    “那个家伙一眼就算出了我是杀害察台王的幕后真凶,的确并非等闲之辈……”太史寒生默默自言道,“这个家伙不但能把察台云变成他的傀儡,还能算出我的身世,我得多提防他才行……‘祸魔之血’的力量愈加强大,这段日子,我得抓紧时间,研习练就‘神王诀’与之抗衡,不过在这之前……”

    说着,太史寒生低头望了望手中的五芒星饰物——那是属于自己江家的图腾遗物,总共分为五块,临走前自己还把其中的一块赠予卜天星,似乎别有他意……

    “咚咚咚……”然而正在这时,屋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太史寒生收回饰物,悄声一句问道。

    “是我,师父……”门外是左子幽的声音。

    “是你的话就不用敲门了,进来吧……”一听是左子幽,太史寒生低语一句道。

    “吱——砰……”左子幽进来后,又紧紧关上了房门。

    “战事已经结束了,察台云的下落也已经明了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不怕被察台科尔台发现?”太史寒生依旧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问道。

    “哼,我干嘛要怕他?一个没落家族等死的家伙……”左子幽不屑一句,随即说道,“我这个时候到师父这儿来,是想请教一下师父,现在我是继续留在大都,还是回‘苍寰教’据点,调查青墨山庄被袭击一事……”

    “青墨山庄的事情先放着吧,毕竟对我们来说已经无关紧要……”太史寒生缓缓说道,“你就继续留在大都,时时刻刻留意察台云的动向就好……”

    “是,师父……”左子幽答应一句,默默应道,“那徒儿这就离开王府,追寻察台云的踪迹而去……”

    “等一下——”然而,太史寒生似乎仍有交代,一把叫住了左子幽。

    “师父放心,我不会蠢到和现在的察台云打到一块儿,毕竟这家伙的本事,徒儿今天白天都看到了……”左子幽以为师父是担心自己去和“灵王”孙云做个了断,索性回头劝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谁知,太史寒生语气稍稍一变,从腰间重新掏出自己的江家遗物,又抠出其中一片,像白天一样给予左子幽道,“子幽,这个东西给你——”

    左子幽毕竟不是卜天星,她并不知道这是“江氏一族”的遗物,接过其中一块图腾碎片后,仔细观望一番也没看出个名堂,遂莫名其妙问道:“师父,这是什么东西,你给徒儿是有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你不用管,总之记得把他保留在身边就好……”太史寒生收回其他三块碎片,缓缓一笑道,“你放心,为师给你这个不会没有意义,总有一天你会用到的……”

    “哼,是吗?那徒儿倒想看看,这么小个碎木般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左子幽不屑一句,倒是满含“期待”地说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这段时间你就不用再回察台王府找为师了……”太史寒生似乎别有用意,补充一句说道。

    “为什么?”左子幽听了,不禁疑惑道,“最近局势不稳,察台云的动向又风云莫测,徒儿必须随时和师父您联系才是……”

    “最近为师要在府外办些事情,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不会留在王府,你几番回来找为师,不过是徒增自己被发现的危险罢了……”太史寒生缓缓解释道。

    “那好吧……”左子幽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将图腾的碎片收好,振振说道,“如果在外还有什么消息和任务,师父您就飞鹰传书给徒儿吧,徒儿不再回这里就是……”

    “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察台云状况诡异,跟踪他但是不要轻易招惹他——”太史寒生继续提醒一句道。

    “放心吧师父,徒儿明白了……”左子幽低应一声,遂转身离开了房门……

    独留下太史寒生一个人在屋内,望着手中的图腾,不禁暗暗笑道:“哼,卜天星,你以为只有你可以将察台云当做你的棋子吗?等着吧,我会让你也变成我手中的一颗棋子,完成我的复仇大计,哼哼哼哼……”

    想不到,太史寒生这一出,竟然是在算计卜天星,只是没有人能猜到,太史寒生究竟在做什么打算……

    深夜,察台王府外……

    继成付和董渝之后,花叶寒等人也是随同来到了这里,想到之前在久旺商会,猜到这里会发生战事,“灵王”孙云多半会来到这个地方,索性众人也赶到了这里。

    只可惜来晚一步,这里早就变成了一片死寂的战场,别说是生者了,就算是收拾尸体的蒙元士兵,也都早就一个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