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江湖博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小镇之乱(柳沙镇回忆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柳水碧稍微挪动身子,将头靠在刘端的肩上,随即慢慢道:“我真猜不透,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的兄弟那样对待我,可你却对我一直很好……对了,既然你和萧天是好兄弟,为什么当初不陪他一起离开柳沙镇……”

    刘端想了想,随即两眼憧憬道:“因为我和他之间有个约定——”

    “约定?什么约定……”柳水碧继续默默问道。

    “萧兄弟答应我,无论将来所遇何境,他都会陪在苏姑娘身边……”刘端两手伏膝,笑了笑说道,“而我也答应了他,留在柳沙镇,保护这个镇子里的百姓……”

    “保护?你要怎么保护……”柳水碧继续呢喃问道。

    “自从朱翅派消灭之后,柳沙镇一天都没有宁静,尤其是苏姑娘打伤你哥哥逃出柳沙镇,镇子里更是一片混乱,无论是苍鹰派还是朱翅派的余党,都在镇子附近闹事,弄得民不聊生……”刘端继续说道,“而我就结交集合帮里剩下有正义之心的兄弟,陪我一起重振帮派,维护治安,保护柳沙镇的和平……”

    “所以你才……”柳水碧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默默说道,“所以你才结交那么多有义气的朋友,帮助你……”

    “啊,是萧兄弟告诉我的……”刘端继续说道,“如果将来有一天萧兄弟能回到柳沙镇,我会好好谢谢他——”

    “那你现在……重振帮派还顺利吗……”柳水碧继续问道。

    “不太顺利……”刘端摇了摇头,随即缓缓说道,“虽然原来两帮派里面义气正直的兄弟大有人在,但还是太少了……多数的帮派余党还是干起了原来的勾当,在柳沙镇侵扰百姓,弄得民不聊生……我虽有心却无力,想要管制小镇里的治安,靠我一个人根本不够……”

    “看来是困难重重啊……”柳水碧不禁感叹一句道,“这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和我哥,柳沙镇就不会这样……这些,都是我和我哥造的孽……”

    “这不怪你,阿碧,相信我,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完成和萧兄弟的约定!”刘端倒是十分自信道。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萧天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想不到兄弟之间的约定,居然会有这么强的信念……”柳水碧听到这里,又不由苦苦道,“不像我和我哥做尽坏事,原来没有注意,直到现在大势已去,悔过晚矣……”说到这里,柳水碧又是流露无限的伤心,靠在刘端的肩膀上,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袖。

    “阿碧,其实你也是一样,用你的行动,偿还之前所做的一切……”刘端转头对柳水碧温柔说道。

    “我?要怎么做……”柳水碧还半天没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神来,未来依旧全是灰暗,不禁悲苦问道。

    “你之前不是和你哥一起统领‘苍鹰派’吗?那么多与帮派人员的结构,你比我们都要熟……”刘端继续说道,“帮派重振需要人手,虽然阿碧你不受人待见,但这也未尝不是个机会——用你所能,集结帮中的有义之士,重振旗鼓,保护小镇,这不是偿还你罪过最好的方式吗?”

    “我真的……还有机会可以偿还罪过……”柳水碧有些默默吞吐道。

    “嗯,我相信你——”刘端点头答应道,“而且我也相信你失踪的哥哥还活着,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找到你哥——”

    “谢谢你,端哥……”柳水碧第一次这么叫刘端,如今哥哥和师父相继离去,柳水碧仿佛把他当成了自己最信任的亲人……

    就这样,二人在这破败的寺庙里,说了一夜的话……

    而在另一方面,少林寺那边,因为剑道大会还未结束的缘故,释明方丈及众少林弟子还未归来,柳金权继续在寺里歇息养伤了十几天。目前除了少林寺的弟子,还没有外人知道这个消息。

    而与慧空十几天前的决斗过后,柳金权一直没有从灰暗的阴影中恢复过来,尤其是得闻自己害死了慧空的妹妹,柳金权没日没夜都在反思和苦恼,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经常睡不好觉。

    今日也是一样……

    ……

    “阿天有一颗博爱的心,他可以事事为别人着想,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面对重重困难;而你却欺压百姓、作恶一方,你只想着你自己。所以可以说是阿天有真正地男子汉气概,而你没有。不但没有,你还有虚荣小人之心……”

    ……

    “你在柳沙镇欺压百姓,害死了那么多的人,当然不会在乎一个两个……自从你来到柳沙镇,和朱翅派的朱启阳,你们作恶多端,收敛民财,害死了无数无辜的性命……这其中,就有我的妹妹……”

    ……

    “你欺压百姓、作恶一方……”

    “你害死了我的妹妹……”

    ……

    “你欺压百姓、作恶一方……”

    “你害死了我的妹妹……”

    ……

    苏佳和慧空的话语,反复的在柳金权脑海中翻滚,让柳金权一直难以平定……

    “啊——”终于睁开眼睛的一瞬,柳金权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后的一刻,却发觉自己无比的空虚,甚至有种恐惧缠绕心头,仿佛一直解不开的心结一般,深深的罪恶感始终在心底徘徊。

    直到发现自己是在做梦,柳金权才稍有气息,可是醒来之后依旧是罪恶,柳金权心里无比的痛苦……

    “啊,你醒了……”这时,慧念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柳金权醒来,不禁友好招呼道——柳金权养伤的这段期间,自己一直是睡在慧念的房中。

    “我……又做了噩梦是吗……”柳金权没有直接回到慧念,而是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心有余悸道。

    “哎,这几天很是闷死了,方丈师父和众弟子出门在外,寺里一下子冷清了很多……”慧念一边独自嘟囔,一边坐到床边,遂向柳金权递过一个馒头说道,“肚子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谢谢……”柳金权还是像往常一样,默默一声谢道。

    “这都十几天了,还在想着败给慧空师兄的事啊……”慧念以为柳金权还在在意十几天前的决斗,遂从容说道,“别多想了,师父说过,‘人活即为满足’,不要给自己太多的负担,活着洒脱开心就好……”

    “你慧空师兄呢,他现在在哪儿?”然而,柳金权似乎想要见慧空,不禁转问道。

    “你要见他啊……”慧念嚼了嚼馒头,随即说道,“我想……他现在应该在后院,带众师弟在修行习武吧……”

    “我去找他……”柳金权面无表情默默一句,从床上起来,准备离去说道。

    “不太好吧,毕竟你们两个的关系……”慧念刚想说什么,但发觉言辞不当,遂立刻收回了话语。

    而柳金权也没有回应慧念,只是径直一个人,往后院的方向走去……

    正如慧念所说,此时的慧空,正带着留在寺中的少林弟子站桩习武,这也是少林弟子每日必行之事。

    “一、二——一、二——”一句一句铿锵有力,慧空在一旁指导着自己的师弟出拳出脚,虽然面无表情,但却看出一副很精干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柳金权慢慢走到后院,正好见到了这一幕……

    “把手抬高点,出拳用力——再来!”慧空还在认真细心地指导着武术,一边踱步一边提醒道。

    习武的弟子也十分认真,按照师兄的拳脚套路,每一式做得相当用心。

    而在这时,慧空才发现了柳金权的到来——柳金权正站在台阶顶上,一脸无神地看着下方众少林弟子习武的画面。

    慧空见到柳金权,自己妹妹的死一下子又映入脑海,心中时不时恨意叠起。但毕竟现在作为少林寺的首席大弟子,凡事须得忍耐,更何况方丈临走前交代自己照顾好柳金权,交代自己的“仇人”,慧空更是时刻克制自己的心起。

    索性,慧空命众师弟继续在原地习武,自己则是走上台阶,望着柳金权枯白的面孔,不禁冷声问道:“你来这个地方干嘛?”

    “没什么,只是出来看看你们习武……”柳金权默默答了一声,随即慢慢说道,“还有,关于你妹妹的事,我很对不起……”

    又一次提到自己死去的妹妹,慧空不由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即刻冲柳金权打上去。但最终慧空还是忍住了,咬牙冷声问道:“你干嘛又提这件事情,不怕我再教训你一顿吗?”

    “我只是想向你道歉……”柳金权慢声说道。

    “哼,我不需要一个害死我妹妹的凶手道歉——”慧空为了不过于展露情绪,背过身子直声答道。

    “可是……”柳金权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是打断了自己的话语……

    “不好了师兄,不好了——”正说着,正门处突然跑来一个少林弟子,仿佛有急事通报的样子,慌忙跑到后院,冲慧空呼喊道。

    “发生什么事了?”一旦有什么大事,释明方丈不在,慧空自当负责一切,遂不禁转头问道。

    “柳沙镇那边,又发生……又发生暴乱了……”少林弟子喘气说道。

    “你说什么,柳沙镇?!——”慧空不禁惊问一声,遂转头担心望了望柳金权——因为他知道,如果提到柳沙镇的事,柳金权一定会注意听闻。

    果然,柳金权仿佛回了几分精神似的,将头瞥向一侧……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快点说——”慧空继续催促弟子说道。

    “柳沙镇那边,许多的恶人为争夺宝藏,在镇子一带大打出手……”少林弟子继续道,“有不少的柳沙镇百姓受到波及,甚至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吗?”慧空听了,不由紧张问道。

    “千真万确,我和其他的师兄师弟都看见了……”少林弟子回答一声,遂继续说道,“师兄,方丈师父临走前有言,要我们少林弟子协助维护柳沙镇的治安……可如今柳沙镇又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看我们是不是……”

    “我知道了,我们即刻派弟子前往,你先去召集护院寺的师兄师弟……”慧空瞥头严肃说道。

    “好——”少林弟子答应一声,遂朝着护院寺的方向跑去……

    柳金权站在原地半天没说话,但是却露出不可思议的面容。

    “发什么呆啊,柳沙镇出大事了你没听见啊?……”慧空想到这里,又不由冲柳金权刻薄道,“都是因为你曾经的所作所为,柳沙镇如今乱成一片,无数百姓受到波及,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这一切都是你留下的祸根,你难道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

    既然不能动手报仇,慧空在柳金权面前展露极为刻薄的话语。

    “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是吗……”柳金权则仿佛精神略微失常一般,望着自己的双手,瞳孔颤抖道。

    “对,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你把柳沙镇弄成这个样子,是你害死了我妹妹,害死了无数的百姓……”慧空继续指责柳金权道,“现在的你,到底要怎么偿还你之前所做的罪过?”

    柳金权半天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眼神发愣……

    稍时,护院寺的众弟子都集齐了,包括慧念在内,众人准备这就前往柳沙镇一看究竟,并拯救受伤的百姓。而柳金权还留在原地,似乎还在为自己的“罪过”感到深深的忏悔……

    “师兄,所有人都集齐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通报弟子继续问道。

    “现在就准备走……”慧空没有理会柳金权,只是冷冷一声答道,“不过记住了,柳沙镇发生暴乱,定然还有不良人士徒有所动,方丈不在,一切行动都听我指挥——”

    “是,师兄——”众人齐声答道。

    “慧空师兄,那柳金权柳公子他……怎么办?……”慧念突然在一旁提道,“方丈师父之前有令,让我们两个照顾好他……可现在我们去柳沙镇,留他一个人在寺内,真的……放心吗……”

    慧空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用无情的眼神望了望发呆的柳金权。

    “请把我也带去吧……”终于,柳金权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