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江湖博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后生之辈(大结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八年后……

    午时时分,逸仙门后山的一座庭院。方瑛此时正坐在庭院正中,手里翻着一本书册,而坐在方瑛面前的,则是一个又一个“小萝卜头”,纷纷睁大眼睛聚精会神,仿佛是在静静聆听着方瑛讲故事……

    “好了,这就是你们父母前生的故事……”方瑛慢慢将书合上,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对着面前的一群“小鬼头”笑道,“今天方阿姨就给你们讲到这里了,以后还想再听的话,随时来这里都行……”

    “啊,这就讲完了?……”坐在最前面一个粉衣水灵的小女孩儿,仿佛意犹未尽的样子,两手托着下巴说道,“真没劲,我还想再听一遍……”

    方瑛见到这里,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道:“哎呀,都给你们讲了不下十回了,你们还没听腻啊……忆瑶,乖啊,想知道你爹娘从前的经历,可以回去直接问他们啊——”

    小女孩名萧忆瑶,不言而喻是萧天和苏佳的女儿,如今八岁初长成,活有一副俏粉佳人的味道。不过说到个性的话,萧忆瑶倒是比自己父母年轻时“贼溜”多了,两手插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嘟着嘴说道:“得了吧,每次回去,爹就会说我这说我那的,心情不好的话,又要罚我扎马步,烦都烦死了……”

    “额呵呵……”方瑛看着萧忆瑶淘气的表情,不禁笑声道,“忆瑶你还真是可爱,比你娘亲年轻时活泼多了……”

    “切,罚你扎马步那是活该——”谁知,旁边一个年纪稍小的男生瘪嘴一句调侃道,“谁叫我们之中,每次就你最爱惹事,不罚你这个大鬼头罚谁……”

    “唐子豪你说什么?”萧忆瑶听了怪脾气上来,回头冲问一句道。

    说话的男生叫唐子豪,是唐战和陆菁的次子,唐家还有一个长子唐子兴,每次跟着自己弟弟一起,来方瑛阿姨这里听讲故事。

    “好了子豪,你就少说两句……”唐子兴比自己弟弟稍显成熟,笑着说道,“你还不是和忆瑶一样,整天喜欢疯疯癫癫的……”

    “娘,什么时候吃饭啊,我好饿啊……”而在座位下,黄纪和方瑛的儿子黄天铭,走到自己娘亲身旁,伸出稚嫩的小手问道。

    “小铭乖啊,一会儿我们去唐叔叔和陆阿姨家吃饭,然后下午让陆阿姨带你们玩……”方瑛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脸,贴心说道。

    “好啊好啊,又可以陪陆阿姨一起玩了……”听到下午是要和陆菁阿姨一起,萧忆瑶又一下来了兴致,不禁兴奋道,“陆阿姨最有趣了,每次都能带我们玩些‘新花样’,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

    “喝,每次最惹事的也是你好吗……”谁知,唐子豪又在一旁趁机调侃道,“我娘说了,我们之中最不守规矩的就是你这个大头鬼,经常给人添麻烦……”

    “唐子豪你又说什么?”萧忆瑶不改自己乖张的个性,伸出双手“威吓”道,“再敢说我坏话,信不信我揍你?”

    “以为自己练了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就多厉害似的……”唐子豪倒是一点也不怕,继续撇出一副嘴脸说道。

    方瑛看着这群“小萝卜头”嬉闹的样子,不禁暗暗笑道:“真是的,都是一群人小鬼大的家伙……”

    “姐姐,姐姐,我肚子饿了,我们现在就去陆阿姨家吧……”正在这时,又有一只稚嫩的小手拉住了萧忆瑶,露出可爱的表情说道。

    说话的小男孩叫萧子晗,是萧天和苏佳的小儿子。

    “好好好,姐姐这就带你去……总比留在这里,陪某个傻瓜磨嘴皮子强……”萧忆瑶说到这里,还不有冲唐子豪做了一个鬼脸。

    “喂,你说谁是傻瓜?”唐子豪听了一脸地不服气,不禁斥问道。

    “谁承认就是谁呗……”萧忆瑶故意气了对方一句,遂拉起弟弟的手,往庭院外跑去道,“走了,子晗,我们现在去陆阿姨家——”

    “喂,萧忆瑶你不要跑——”唐子豪愣是生了一股子闷气,迈开稚嫩的脚步追上前去。

    “子豪,慢点,别摔着了——”唐子兴在后面大声喊道,却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每次自己弟弟和萧忆瑶“犟嘴”的时候,就会是这个场景……

    一帮小家伙离开方瑛家后,正往唐战和陆菁的家门方向跑去。然而途中正好经过仇如心在家门口种菜,这帮家伙“毫不客气”,上去几个脚丫子,就把仇如心家的田地踩了个稀巴烂。

    “喂,谁让你们来我园子的?——”仇如心一看又是那几个“小萝卜头”跑来捣乱,又把自己刚种好的菜给踩烂了,不禁大声喊道。

    “对不起了,仇阿姨……”萧忆瑶也不舍得诚恳道歉,只是随便敷衍一句,就跟着其他一帮小家伙,往园子外面窜……

    继续往前跑,正好经过了孙云和杜鹃的家。此时此刻,孙云在帮中处理事务,留下杜鹃和儿子孙凌,母子二人留在家中。

    杜鹃在床边耐心织着衣服,而孙凌则是坐在床边,一手拿着文纸,一手拿着毛笔,一脸苦闷的样子,看纸上的内容,似乎是在算账……

    “哎呀,好疼头啊,这算术题怎么算啊……”不愧是镖局出生的一家,从小就培养儿子算术的本事,孙凌年纪轻轻,嘴里叼着毛笔,一脸发闷的样子,看了甚是让人滑稽和好笑。

    “好好算账……”杜鹃坐在床边,笑着对儿子说道,“你爹说了,等算完了这些账,你才能去陆阿姨家吃饭……”

    “真是的,凭什么一帮兄弟姐妹,我的命就最苦呢……”孙凌摆出一副“多愁善感”的表情,语气稚嫩道。

    “哼,小小年纪,学什么小大人说话……”杜鹃看着自己儿子滑稽的样子,不禁轻生一笑……

    “来了来了,快跟过来啊……”就在这时,窗外传来萧忆瑶等人的声音,“说好了,谁最后一个到陆阿姨家,谁负责收拾碗筷……”

    然而就在下一刻,萧忆瑶一个翻身,越过孙凌家窗前。这一翻越不要紧,直接打翻了孙凌桌上的墨水,上面的纸马上被糊了个稀巴烂,连字儿都看不清了。

    但萧忆瑶就像没事人一样,完全不在乎,跟着自己的弟弟等一伙人,就往前面跑。

    而孙凌这边本来就算账算得头疼,被萧忆瑶这么一闹腾,心情大为不爽。

    “萧忆瑶,你给我回来!——”果然,孙凌生气地大喊一声,连门都不走,直接一个箭步从窗户边跳出去,追赶萧忆瑶等人。

    “哎,这帮小鬼头,真是管不住……”杜鹃看在眼里轻笑一声,望着这些小家伙闹腾的样子,真不知是烦恼还是幸福……

    一帮小鬼头从后山一直跑到山道,脚步愣是没停,其中萧忆瑶跑的最快,祸祸的“事儿”也最多,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边回头嘲笑着身后的众人,一边一个劲儿地往前窜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

    “哎呀——”萧忆瑶一头撞在了对方的大腿上,痛叫一声,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这一倒地不要紧,后面的人全都刹不住脚,纷纷朝着萧忆瑶的方向撞了过来。

    “哎呀——”“哎呀……”“哎呀呀呀……”紧接着就是这些小鬼头稚嫩而滑稽的喊叫,一行人全部摔倒扭在了一团,看着让人不觉好笑。

    “谁呀,没事挡在前面……”萧忆瑶推开众人,刚想从地上爬起来,抬头一看,却见自己的父亲萧天一脸严肃地站在自己面前。

    “爹……爹……爹……”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萧忆瑶马上变成一副“乖小孩”的模样,知道自己爹爹又要发火了,即刻摆出一张认怂的面孔。

    “刚才我听仇阿姨说,你们经过她家,踩烂了她家的园子……”萧天这是听到了仇如心的“小报告”,不禁“冷脸”问道。

    “嗯……嗯……”众人没有直接回话,而是默认地点了点头。

    “谁先带的头?”萧天又是冷声一问。

    结果这一下不要紧,在场所有人把手指指向萧忆瑶的方向。

    “喂,你们这些家伙,也太不讲义气了吧——”萧忆瑶看到这里,不禁自顾可怜大喊道。

    “萧忆瑶,又是你……”萧天看到这里,顿时额头上青筋挑起,不好气地咬牙说道,“每次都是你闯祸,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爹,我错了嘛……”萧忆瑶在自己父亲面前,发嗲一句说道。

    “老规矩,下午回去扎马步两个时辰……”萧天直接冷眼一句道。

    “又扎马步……唔……”萧忆瑶嘟嘴将两腮鼓得大大的,撒娇说道,“不要嘛,人家和陆阿姨约好要玩的……”

    “少来,每次都是这样,你说哪次闯祸没有你?——”萧天对自己女儿也毫不客气,继续冷声一句道。

    “唔……唔……”萧忆瑶一边继续嘟嘴,一边还拉着自己爹爹的衣服。

    “你嘴巴鼓那么大也没用,家有家规不许抵赖——”萧天两手叉腰,继续黑眼道……

    “嘿,小不点门,准备吃饭了——”然而就在这时,山坡另一侧,正见陆菁朝自己等人挥着手喊道。

    “诶,是陆阿姨耶——”见到了陆菁,萧忆瑶马上蹦蹦跳跳的,也不管刚才父亲的教训,上蹦下窜地一条,直接越过萧天的肩头,往陆菁的方向跑去。

    萧天想要抓住她,可自己的女儿就像一条活泥鳅一般,怎么抓也抓不住,不禁气愤道:“忆瑶你这个臭丫头,给我回来——”

    然而不止萧忆瑶不听,其他“小萝卜头”也是一样,一跑一个脚步,纷纷越过萧天的身后,理都不理一句的。

    “算了算了,小孩子那么认真干嘛?”黄纪忽然走到身边,拍着萧天的肩膀说道。

    “哎,都怪我和佳儿,把她宠惯了……”萧天无奈一句说道,“还有菁妹,天天跟这帮小鬼头打在一块,不知道教了他们什么东西,一个个鬼灵精怪的……”

    “哈哈哈哈……”黄纪听到这里,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时过境迁,如今众人在逸仙门安家,每天都是这样开心的生活……

    汴梁郊外,山隅一角……

    这是一座宁静的村庄,自蒙元朝廷覆灭之后,村里的村民安居乐业,每天的日子都充实快乐……

    “杨安哥哥,杨安哥哥……快醒醒,快醒醒……”其中一座茅草屋下,一个小女孩推着熟睡的小男孩儿,亲切地喊道。

    男孩名叫“杨安”,女孩名叫“杨倩倩”,都是住在这座屋子里。屋子的主人姓杨,据说八年前就在这里安居,杨倩倩是他的女儿,而杨安则是他早年收养的义子。谁也不知道杨安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年幼时又经历过什么……

    “额啊……”杨安伸手打了一个哈欠,从座椅上慢慢起来,望着自己的“妹妹”,不禁说道,“真是的倩倩,我睡得好好的,干嘛叫我起来……”

    “你还睡呢,都过了大中午了……”杨倩倩继续说道,“我爹说了,要你下午的时候把田里的菜收进来,你可不许偷懒哦——”

    “哎,知道了知道了,义父就会使唤我……”杨安毫无生气地摆手一句,随即站起来说道,“我现在就去房屋里拿锄头,这总行了吧……”

    杨安走进屋子,正想要找收庄稼用的锄头,却见正厅房前,用香炉祭拜着两个灵牌。

    可见这是杨家祭祀先人的灵位,据说八年前的时候就有了。可是令人奇怪的是,灵牌上面没有写任何人的名字,仿佛如同“无字碑”一样,杨安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谁的灵位,自己的义父也没有告诉过自己……

    “灵位是用来祭祀祖先的对吧……”杨安忽而感叹一声,站在香炉面前,静静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我的亲生爹娘是谁……从小就被义父收养,他也不告诉我……难不成,我爹我娘的身世,是有什么秘密吗?……如果这两个灵牌祭祀的是我爹娘,那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每天祭拜他们……”

    杨安拿起灵牌,又慢慢放了回去,心中不禁暗暗笃定,自己一定要找到自己亲生父母的下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