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79章 【你已经输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079

    可林飞却是先白了他一眼,嫌弃地道:“谁跟你有缘,我对男人没兴趣”。阿甘小说网

    “……”

    马青宏下面想说的一些嘲讽的话,全都噎在了嗓子眼,瞪着林飞,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觉得如果破口大骂,则有辱斯文,而且跟一个保镖一般见识,跟他身份不符。

    只好悻悻然道:“苏总,你就这么管教你的保镖?”

    苏映雪蹙眉,她不清楚为什么马青宏会和林飞认识,莫非他们私下有什么瓜葛过?

    “林飞只和我有雇佣关系,他不代表我们公司”,苏映雪冷淡地回了句,意思是他骂你也跟我们公司无关,是私事,你们自己解决。

    马青宏心里一阵发堵,本来想奚落下林飞的,反倒自己被他一句话给顶回来了,吃个哑巴亏。

    一旁的张静却是忍不住想笑,她自然是和老板苏映雪同仇敌还,所以林飞搞得马青宏不爽,她很是满意林飞的表现。

    等来到苏映雪的办公室里,马青宏施施然坐在沙发上,扫了眼林飞,道:“苏总,我们谈生意,保镖就不必在现场了吧”。

    苏映雪犹豫了下,正想说什么,却被林飞抢先。

    “他们怎么不出去”,林飞指着那四名壮汉道。

    马青宏一皱眉,手一挥,那四名保镖很听命地走出了办公室。

    可是,这四人走后,林飞依然没出去的意思,反倒是走到办公室门口,把门给反锁上了!

    “你什么意思!?”马青宏不悦地起身道:“我的保镖出去了,你还在这干嘛?”

    他是见着林飞就心里不痛快,巴不得他有多远滚多远。

    苏映雪和张静也是有点发愣,这林飞想干嘛。

    林飞却是很无辜地一摊手,道:“我刚才说,‘他们怎么不出去’,没说‘他们出去我也跟着出去’啊……锁门么,是担心有人闯进来打扰你们谈生意啊,可别辜负我的良苦用心,好好谈。”

    “你……”

    马青宏手指着林飞,僵硬在那憋不出半个字来形容这货的无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人至贱则无敌。

    这回连苏映雪都有点忍俊不禁了,本来很严肃也挺有压力的一次谈判,被林飞这么一搅和,跟玩过家家似的。

    看着马青宏脸色一红一白的,她也是打心眼里的舒服。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主场优势”。

    发现办公室里变成了“三对一”,苏映雪也挺胸抬头,格外有了气势。

    坐在马青宏对面,让张静从旁边泡了两杯待客用的碧螺春,大大方方地谈了起来。

    林飞则是很“不要脸”地坐在了苏映雪的办公椅上,他早想坐坐这张真皮椅子,真是舒软极了,而且还到处散着女人的体香。

    张静站在苏映雪身后,看着男人在那边坐总裁的椅子,还一副升仙的臭美样,不停皱眉头,可苏映雪不说什么,她也只好沉默。

    这次马青宏来的谈判,主要是为了倾城国际在水口村新建工厂的那块工业用地。

    青马集团希望把那块工地从倾城手上买走,用来建设城郊的新楼盘,说白了,就是不给倾城有机会扩建工厂。

    苏映雪自然是不会答应,不管马青宏说什么,就是咬牙死不答应。

    “唉……”马青宏明里的方式行不通,喝了口茶后,话锋一转,微笑道:“小雪……我还是这么叫你吧,其实你不必这么执着。

    你也清楚,等到商协酒会后,你就会被董事会革职了,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你只会是苏家的大小姐。

    你的弟弟苏骏豪,也快大学毕业了,到那时候你父亲肯定是把倾城留给你弟弟,而不是给你,你会一无所有,可能连你手上的股份,都会被你父亲收走。

    而我,却是马家的唯一继承人,未来青马集团全是我的,如果你是我的妻子,那也就等于说是你的”。

    “马副总”,苏映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冷然道:“我已经明确过多次,我不会嫁给你,如果你想继续谈这样的话题,请自便,不送”。

    马青宏“啧”了一声,叹了口气,忽然凑近了苏映雪,低声道:“要不这样,小雪,我实在太爱你了……我现在答应你,如果你把那块地让给我们,我立马就将我手上的青马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当送给你的订婚礼物,你还未进门,就能成为我们青马集团董事会的成员,你看如何?”

    后面的张静听到这样的话,都一阵脸色发白,青马集团百分之三股份,至少也有十几个亿,看来马青宏为了得到人和地,是要下血本。

    要是一般女人,恐怕千分之一都动心了,而马青宏给的是真金白银的十几个亿啊!

    当然,话说回来,苏映雪这个人可比这十几亿的钱昂贵得多,而且真嫁给了马青宏,拿多少股份都和马家掌握在自己手上一样。

    但不管如何,那些钱,将是真真切切在苏映雪自己的腰包里的。

    苏映雪沉默了一会儿后,深邃的美眸里,闪烁出幽冷的色彩,檀口轻启道:“你以为,这点小钱就能收买我?当我苏映雪是什么?二战后柏林的站街女?眼馋二手店廉价的长筒袜和一点残剩的热巧克力?马副总,我告诉你,你想要的这一切……需要的代价,可比那高得多”

    办公室里陷入一片沉静。

    张静听到苏映雪的这番话,双手死死捏紧了拳头,激动地眼眶有些泛红。

    她作为苏映雪随行助理,最清楚这些日子来苏映雪所承担的压力,对于一个年轻女孩来说是多么巨大。

    放作其他大家族小姐,内忧外患,恐怕早垮了,或者从了长辈的施压,嫁给对方,反正自家人都不帮她,索性当一个阔太太,不仅省心,还有花不完的钱。

    但苏映雪时到今日,都几乎以她一己之力,把倾城一步一步往上抗。

    这份雄心和坚韧的意志力,完全不似她外表那么柔美,而是铮铮的钢铁般不屈。

    是的,想要她屈服,需要的代价,要高昂得多!

    坐在椅子上的林飞,眼中也由衷地露出了一丝欣赏,就如第一次见苏映雪硬撑着和那几个保镖对峙一般,这个女人为了捍卫自己的纯洁,不屈的性格,是她最美的一面。

    马青宏的脸色有些发黑,他已经是下狠心,才说出给百分之三股份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可以说,也就苏映雪这种具备天才商业头脑的女人,才值这个价。

    可这个女人,嘲弄他了一番,拒绝了。

    “呵呵……哈哈……”马青宏狞笑着,“苏映雪,你这可太不识时务了……你好像,很看不起我,你是在鄙视我,觉得我给你这样的条件,很蠢么?”

    苏映雪摇头,从容地一笑,道:“我没有鄙视你,也没觉得你愚蠢,只是我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畏惧你。我不怕你,你只是不习惯这一点罢了。

    马副总,虽然你穿着一身阿玛尼的手工定制,喷着高品位的香水,但你现在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能证明,你本质上只是一个没有自信的小人物而已。

    只是你含着金钥匙出生,站着高的位子久了,就自以为是地认为,谁都要听你的命令,认为,这种时候可以来当面质问我为什么拒绝你。

    这也说明,你根本不值得我把你放眼里,从你对我开出百分之三股份的价码开始,就已经证明你内心的自卑,你配不上我,你……已经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