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90章 【彻头彻尾的恶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090

    为首血鸦的这番话,让特工组的众人大惊!

    林飞使的竟然是货真价实的崆峒七伤拳?!

    难怪看着和那四名血鸦的拳法有些相似,但更加一往无前,霸道刚猛,威力也更胜!

    “这不过是模仿了下七伤拳的外壳罢了,这门拳法,虽然向来被人诟病,但确确实实威力不俗。阿甘小说网只不过,内功先天境界以下的人修炼,都会损伤自身内脏,当然了,我也没兴趣真去练”,林飞笑道。

    “怎么会……会这样……”血鸦一脸狰狞,齿间猩红,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他们竟然只是被林飞随便临摹的七伤拳给打死打残了!

    说白了,林飞就是用肉体的强横,硬生生照搬了拳法套路,来弥补他没内功,强行使出了七伤拳的一部分威力。

    可这半吊子的七伤拳,就让他们无法招架了!

    “我们输了……”为首的血鸦咳着血水,道:“但你不要得意,我们鸦羽内部,比你强的人有的是!早晚会有人替我们报仇!”

    林飞无所谓地道:“我要是在乎这个,今天就不杀你们了”。

    说着,林飞就要走上前给他们最后一击,三名血鸦也早将生死置之度外,闭上眼,准备领死。

    眼看着林飞已经把一血鸦杀死,又有三血鸦无力再战,可林飞依旧要上去解决三人性命,观战的白欣研终于忍不住冲了上来。

    “欣研!别上去!”

    秦岩等人大喊,生怕白欣研被打疯了的林飞误伤。

    这个男人此刻看来太危险了!

    可白欣研却是浑然不顾,冲到林飞眼前,展开双臂,拦住了林飞。

    “助手!他们已经没办法再起来了,你连重伤的人都不放过吗!?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还想增添自己的罪名?!”白欣研杏眸怒瞪着道。

    “白警官”,林飞看着的眼神玩味地在女人那高耸的胸前瞥了眼,“你这姿势不错呀……”

    “流氓!”

    “哈哈”,林飞笑道:“你都说了,我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何必在意多杀几个呢?”

    “你竟然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人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吗!?”白欣研语带哽咽地道。

    仓库内的其他人不是恐惧,就是一阵悲愤和黯然,林飞这种漠视生命的态度,让他们不寒而栗。

    林飞收敛了笑意,平静地道:“你珍视生命的态度,我并不认为有错,但我的生存法则里,若把敌人的生命也当回事,那我早就已经死了不知几千几万次了。

    在我看来,对我有威胁的,不管男女老少,全都该死,至于什么法律,仁义道德这些,我不反对,但我乐不乐于遵守,谁也管不着。

    在乎法律和道德的人,是因为依赖这些条规的保护,而我,不需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因为没人能杀死我,并不是谁在保护我”。

    “你……你胡说八道!你根本就是个变态!”

    白欣研已经无话可说,她发现跟林飞完全无法用常人的逻辑去对话。

    林飞耸了耸肩,“随便你,不过先不提这些了,让我把他们的脑袋踩碎了,就跟你们回警局,乖啊”。

    林飞很和气地跟女人笑了笑,说着就要绕过她继续去动手。

    仿佛,踩碎几个人的脑袋,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白欣研俏脸惨白,目光一横,索性直接拔出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林飞的后脑勺!

    “别动!再敢动一下,我就杀了你!”白欣研目光冰寒地道。

    林飞确实没动,他有点意外,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有决心,都已经这么告诉她了,她还是要拽着自己。

    “白警官,这几个,应该是黑道的家伙吧,他们手上染的生命不在少数,我杀了他们,不也是为民除害么?”林飞苦笑道。

    “你说你有你的生存法则,我也有我作为警察的原则,只要在我职责范围内,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也要通过法律来制裁……”白欣研说着话的同时,泪水已经止不住簌簌落下。

    林飞转过身来,看着女人一脸晶莹的泪花,感慨地叹了口气。

    忽然,他伸手,在女人的脸颊上轻轻用手指擦拭掉了她的泪水。

    这一幕,让所有仓库里的人都看呆了,刚才还如此刚猛霸道的一只手,此刻竟然这般温柔如水?

    “你这又是何必,该放下的,就放下,不然……你活得就太累了”,林飞叹息道。

    白欣研感到灵魂深处一阵颤栗!

    这个男人……他知道什么!?

    就当女人陷入一阵迷惘和思索的时候,林飞却是突然咧嘴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林飞的一只左手,突然抓住了白欣研拿枪的右手!

    正当白欣研一阵错愕的时候,林飞身影一闪,抓着白欣研的右手一个微微的移动,大拇指,按在了白欣研那扣着扳机的食指上!

    “砰砰砰!!!”

    三声枪响,几乎在刹那完成!

    白欣研只感到自己的右手不听使唤了一秒钟,枪里就射出了三发子弹!

    “不!!!——”

    下一刻,她发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尖叫,泪如泉涌,双膝“噗通”地跪倒在地上,整个人差点晕阙过去!

    三个本以为得救了的血鸦,在根本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子弹贯穿了头颅!

    三名血鸦全都死不瞑目地倒在了血泊中!

    整个仓库都一片死寂,哪怕是之前一直还抱头躲着的马青宏,看着死去的血鸦,以及跪在地上凄厉哭喊的白欣研,都呆住了。

    林飞,用白欣研的手……杀死了他们!

    白欣研颤抖着的右手,松开了手枪,她浑身都在发抖,心更是沉入了无底深渊。

    女人抬起头,看着冷漠异常的林飞,想到刚才他给自己擦眼泪的真实目的,紧咬着银牙,美眸里全是歇斯底里的痛恨,仿佛恨不得撕咬这个恶魔的血肉……

    “你这个……魔鬼……”

    林飞浑然不觉,轻笑着道:“现在,你跟我一样,都不经过法律杀了人,哎呀,这可怎么办才好呢,白……警……官?”

    看到这一幕已经哭出来的另一女特工汪倩这时跑了过来,一把搂住白欣研的肩膀,扶着她站起来。

    “欣研,你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是他故意要整你的!你不要有任何压力,人不是你杀的,别被这个杀人狂魔的话给糊弄了!”

    汪倩一边哭,一边劝着白欣研,可白欣研唇无血色,目光也显得一片灰暗。

    “林先生”,秦岩走了过来,神色凝重地道:“你不该这么做,欣研是个好警察,就算你们的价值观不同,你也不该这么伤害她。本来,我对你还有一丝尊重,但现在,我认为欣研说得不错,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今天就算拼得一死,我们也要将你抓捕!”

    林飞摆摆手,笑道:“不必拼死,我早说了,杀完这四个,就跟你们回去。来,给我戴手铐吧”。

    林飞说着,很自觉地伸出双手,顺口道:“对了,我堂妹就送她回家吧,让她别担心,别告诉大伯我的事”。

    看着林飞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秦岩等人也没拿出手铐的意思了,这根本就没意义,手铐在他手上就是“纸铐”。

    “手铐就不必了,林先生跟我们走吧”。

    秦岩刚说完,却听到一个冷酷沙哑的嗓音否决。

    “为什么不”?

    竟是刚刚失魂落魄的白欣研,在众人讶异的眼光中,再度抬起头来,目光阴冷而坚决地看着林飞。

    “不管他把手铐挣断多少次,我还是会把他铐住!”

    说完,女警从腰间摘下一副手铐,毫不客气地将林飞的手铐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