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92章 【确实是个混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092

    半个多钟头后,林飞被押送到一栋城南的老区办公大院。阿甘小说网

    不起眼的院落似乎是九零年代建造,但并没有因为岁月的侵蚀,而显得多么破败,反而因为常年的保养,整个大院都显得颇为精致。

    除了几名荷枪实弹的军士守在四周围外,就只有各种军牌车辆,以及门楣上那几个“江省安全分部”的字样比较显眼了。

    林飞被带进主楼后,穿过装修朴实无华的大厅,进进出出的这些军人和公务人员,多少会看他一眼,有些人眼里还目光颇为复杂,显然是已经对林飞有所知晓。

    这次的事情闹得不小,安全部可谓高层震动,当作了一起恐怖案件来处理,自然许多人都参与了调查。

    最后,众人来到大院中央的一处花园,花园中间一间石砌建筑尤为醒目。

    两名守着的军人见到秦岩等人,敬礼后,将唯一的一扇门给打开。

    林飞被带进房间后,才发现这四周围竟然都是合金打造,外面的石头墙壁也就是一幌子。

    这群家伙生怕自己逃了或者干嘛,竟然还把自己带到特殊的监狱型审讯室来,看来是动真格了。

    审讯室的四周围还站了足足十几个特种军人,虎视眈眈地盯着林飞。

    整个房间分成两部分,内侧关押犯人,外侧是用来给审讯的人落座。

    此时,一名身穿军装,约莫四十出头,大校军衔的男子,正坐在中间一张桌子前,静静地翻看着什么资料。

    男子脸型消瘦,面色有些灰白,似乎气色不太好,头发也略显枯黄,唯独一对眼眸里精光内敛,让人不敢小觑。

    他的身旁还有两名安全部女军人,负责记录和协助工作。

    “长官!”

    秦岩等人走上前去,对着男子敬礼问候。

    男子抬头看了林飞一眼后,冲他们几个点点头,语气低沉地道:“你们辛苦了。”

    说着,男子手一挥,示意房间里的特种卫兵可以先出去,似乎觉得人有点多了。

    很快,审讯室里除了大校三人,就剩下特工组的人,林飞则是自己很识趣地走进了内间,坐在一张冰冷的金属椅上。

    “林飞”,大校放下手上的资料后,语气平淡地说道:“我是江省安全分部总指挥,刘俊风,这次负责对你的行为进行调查,后进行上报。

    我想先说清楚几点,免得你等下说一些多余的话……首先,你没权力保持沉默,这里不是法庭,这里是针对恐怖分子和国家级犯人的审讯室,你现在没有任何公民的权力。

    其次,你也不要用那些虚假的履历来糊弄我,我已经调查清楚,你过去十多年的履历,全都遭到了篡改,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资料上的东西,我不会相信。”

    刘俊风说完,将手上的资料随手一抛,纸张飞舞在空中,哗哗落下。

    突然,刘俊风手心一翻,一股阴寒真气从他手间缠旋而出,化作无数无形的风刃一般,将这些纸张全都绞成了片片纸屑,好似一大堆的鹅毛飞雪飘散而下。

    这一手真气外放,毫无痕迹,锋锐异常,彰显了他绝非等闲的内功修为,着实让在场的特工组众人叹服。

    很显然,刘俊风是在给林飞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不要耍花头。

    秦岩似乎格外自豪,很适时地说道:“林先生,你可能不知道这位刘长官的来历,他乃是……”

    “谁说我不知道?”

    林飞直接打断了秦岩的话,眼里闪过一丝莫测的神采。

    秦岩蹙眉道:“我还没说,林先生就能未卜先知?”

    刘俊风低声笑了笑,灰白的脸色却是越发深沉,“林飞,你好像没听懂我的话,我不想听你逞口舌,我没问你话,你最好就别……”

    林飞却是没打算让他继续说下去,郎朗开口道:“刘俊风,云省人氏,自小拜入昆仑门下,乃昆仑第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一身昆仑‘寒冰真气’同辈之中无人能出其右。

    只可惜,二十七岁那年,练功走火入魔,从白银七段跌回白银一段,再也难恢复当初实力,更难以突破桎梏,从而也断送了大好前程。

    直到三十八岁,才成为江省安全部分部总指挥,一直停留至今……”

    林飞竟是如同读报告似的将刘俊风的背景,无比顺畅地说了出来!

    刚要发怒的刘俊风,听到林飞说到他哪年走火入魔,以及当初的实力现在的实力,一字不差,登时也有些震惊,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秦组长”,林飞笑着对那已经愣住的秦岩道:“你是不是想说,刘俊风是你同门师兄,我当然知道了,要不是他在江省,你怎么能当上特工组的组长,以你的实力,要当这个组长还是有点牵强的,对吧?”

    秦岩脸色有些发白,他很无辜地看向刘俊风,摇着头,表示他从来没跟林飞透露过这些信息。

    事实上,他也只从同门中听过刘俊风一些当年的事,刘俊风当初从一代昆仑的翘楚,极有机会突破到先天,达到黄金级实力的天才,因为练功失误而只能终生停留在白银一段,实在是他莫大的痛楚,旁人就算知道,也不会多提。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第一次听说,他们这才恍然,原来刘长官年轻时竟曾经是白银七段的高手!?

    可林飞,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刘俊风眯眼,脸色阴沉地看着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我们以前见过?”

    林飞摇头,“相逢何必曾相识,只不过我早料到会有跟刘长官见面的一天,所以了解了些。”

    “哦?这么说来,你还是有备而来?可……这些不是什么公开的信息”,刘俊风冷哼了声,“难不成,你除了残忍杀害数十人,绑架马青宏以外,还窃取了国家安全部的机密?”

    林飞惋惜地道:“这个世界上,哪有所谓的机密?只不过是有的信息常人难以获取,并不代表真的就别人无法知道了……

    话说回来,刘长官,你当年寒冰真气走火入魔,伤了膻中与百会,虽说是内家大忌,可也不是绝对治不好,要不要……我指条明路给你?”

    此话一出,旁人虽然听不太懂,可刘俊风显然怔了一下!

    林飞竟然连他的顽疾所在都一清二楚,这家伙莫非真有办法治好他这十多年来的苦痛!?

    但是看着林飞一脸邪气森森的笑容,仿佛诱惑你掉入深渊的魔鬼,刘俊风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冲动。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铁面道:“林飞,你果然不一般,但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给你什么优待,那也太小瞧我刘某人了”。

    其他在场的人也都暗暗松了口气,还以为刘俊风会因私废公,还没审讯就把林飞当成恩人,那可就糟糕了。

    只是,众人并没意识到,原本是要把林飞的气焰压下去的局面,却开始由林飞在主导了。

    林飞颇为遗憾的样子,叹道:“你不想听那就算了,不过我觉得,刘长官你的女儿刘晓婷小妹妹,应该很希望,她的爸爸不要一年四季都这么灰白着脸,阴气沉沉的……”

    这一次,刘俊风终于无法淡定了,他霍然起身,一手猛拍着桌子,怒瞪着一对鹰隼似的眸子,“你敢调查我女儿!?”

    “别紧张”,林飞一脸轻松地道:“我只是觉得,你女儿跟你不亲近,才上高中就去外省读书,多半是因为你整个人的身体状况,实在看着找不到丝毫的温暖感……

    你的妻子又子宫癌走得早,她一个女孩子,总希望父亲能多给她点温暖,而你……偏偏是自己都要应付寒冰真气反噬的痛苦,也难怪,你没法照顾好女儿……”

    刘俊风的双目充着血丝,眼眶有些湿润,他不敢相信,林飞竟然连他的家庭情况,他和女儿的紧张关系,都一清二楚。

    但,这番话却是拨动了他内心最大的痛楚,他这个看似威风的军中大校,江省安全分部的总指挥,作为一个男人的痛苦,父亲的无奈。

    一旁的秦岩与白欣研等众人,都意外地看着情感波动巨大的刘俊风,毫无疑问,这一切又是被林飞所说中了!

    “呵呵,哈哈……难怪他们汇报上来,说你是个魔鬼……”刘俊风咧嘴,干笑着,切齿道:“你确实是个混蛋……”

    林飞看着已经略显狰狞的刘俊风,没半点慌张,反而安慰地道:“其实你不用太过伤心,虽然我没见过你女儿,但她离开家去外省读书,恐怕也是希望能给你减轻负担,她也不希望,总看着你时不时因为真气反噬,明明很痛苦,却还要顾及她而强忍着……你应该感到欣慰,不是么?”

    此话一出,刘俊风脑袋里嗡声一响,情绪濒临崩溃,不断地浮现自己女儿的面容……

    刚刚还想要冷酷铁腕地对待林飞,可此时他却百感交集,哪还有心思继续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