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96章 【邪门的林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096

    吴钦意识到,这个情况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说放过林飞,甚至也不可能是国家想招揽林飞。阿甘小说网

    因为,如果国家真想招揽林飞,也至少不会这么快就放他出来,总得好好查一查,教训一番,而非这么客客气气送出来。

    他老谋深算,但这回却是觉得算错了这个年轻人,真没想到他能有这能耐。

    但因此,也就意味着,他很可能面临林飞的报复。

    逃,他是不能逃的,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在临安,青蜂堂是自己从父辈手上就接过的基业,哪能说不要就不要?

    可他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万一自己没办法挽回局势,家破人亡,那也难说,人在江湖,生死也就不过一朝夕。

    他沉思了许久,拿起了桌上电话,回拨给了花袭。

    电话里的花袭语气也略显沉重,作为跟随吴钦多年的情人和下属,她能大概猜到吴钦此刻的想法。

    “花袭,你安排一下,把东锦送到澳洲去,我那里有一处别墅空着,你也知道,给他安排几个身手好的,再安排一个会照顾人的”。

    他第一时间考虑的,还是独子吴东锦。

    吴东锦这次主动招惹了林飞,恐怕林飞若想反手来一下,目标多数是他。

    只可惜吴钦也不知道,林飞最不愁的就是找人,送去国外,反倒是给了他更轻松动手的机会,还不如留在临安。

    “真的要走到这一步么……要不要,我们试着去接触下林飞,好好谈一谈,或许他并没打算跟我们势不两立”,花袭幽声道。

    “哼哼”,吴钦笑道:“就算他说不会跟我们做对,我都不敢相信他。想想他那股子狠劲,四个血鸦都在他手下毫无还手之力,恐怕只有会长手下的能人,才可以治住他。

    总之,既然我们暂时没办法动他,只有避风头,先确保东锦的安全再说”。

    “知道了”,花袭叹了口气,关心地道:“你自己也多增派一些人手,不够的话我从家族要一些高手来,你也应该把这事告诉会长,会长或许还会派几个高手来帮你。”

    “袭儿,不要多想了,你其实很明白”,吴钦长长叹道:“会长肯定是对这件事一清二楚,毕竟这可是闹到京城的大事。但会长迟迟不跟我联系,也没表示,说白了,就是想看我自己怎么应付。

    何况,近来我们做事老出岔子,上次是断掉了圣殿骑士的交易渠道,这次从我这里折损了四名血鸦,会长能不迁怒我,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我们老吴家在青蜂堂已经坐镇几十年,会内的其他堂口的家族,还没有这么长时间的。

    恐怕如果这次的难关渡不过去,会长也打算让其他人顺便顶替我们了,呵呵……下面那群眼红的家伙,不都嘴馋着临安这块肥肉么。”

    “不会的……不会的”,花袭显得有些激动,“你放心,我会帮你一起走过这难关,哪怕林飞有通天手段,这毕竟是夏国,国家不会允许地下世界大乱的,只要到时候我们把风声搞大,相信国家顾虑到维稳,也会帮我们限制林飞”。

    “希望吧”,吴钦脸上流露出几分汗颜与怜惜,“这一次的难关,不知道能否渡过……但……这些年,真的辛苦你了……”

    “别说这种话……是我自愿的……”花袭有些哽咽,在电话那头,女人已经泪流满面。

    ……

    京城,军区一处重兵把守的大院。

    大院的中央天井,是一片茂盛的植株,一派鸟语花香的景色,完全不似外围看起来那般庄严肃穆,反而透着几分闲情雅致。

    一张青石方桌边,几名披着军装,亦穿着白衬衫,上了年纪的老人,正一边品着香茗,对着棋局,一边讨论着什么。

    而几名老人不远处的一些刁钻站位,都伫立着目光锐利的男女军人护卫,各个看起来都精气十足。

    “陆老头,你这么放过那个小家伙,真不要紧?看看那小家伙杀人的场面,啧啧,跟当年咱战场上见着的千人坑有得一拼啊”。

    脸型瘦长的老者下完手上的黑子后,抬眼看了看对面正品茶的另一老人。

    那姓陆老人头发花白,但脸色红润,放下茶盏,手起一枚黑子,一边寻思着下一步如何走,一边淡淡道:“还能怎么样,那群蠢货,连自己的资料怎么泄露出去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保不准那小子查到了什么更要命的东西。

    这就跟打仗还没开始打,发现后面的粮草全被人劫了,撤退还能从长计议,若是强行上了,那没准敌损一千,自伤八百,不值当……老赵,该你了。”

    “真是邪了门儿了,美国情报局都未必查得到的资料,那小子是怎么查到的,有些特工的背景,家庭信息,我们都没有备份,他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一旁一个躺在躺椅上的国字脸老人一阵皱眉,刚毅的面孔上满是不解。

    似乎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国字脸老头朝另一个正在翻阅一本古文手札的老人喊道:“喂,老方,你这个军部科学院的院士倒是说几句啊!我是个大老粗实在想不通,你这个搞高科技的总该有点想法吧?”

    那方老头推了推黑色琥珀框老花镜,扯了扯身上披着的那带有将星的军装,“有是有点想法,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

    “他吗的!这么多年你个书呆子还是这副烂脾气!瞧不起咱这些没文化的是不是?”国字脸别着嘴。

    方老头似乎懒得理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看书。

    “呵呵”,那赵老头笑着道:“龙三儿,你就别吼了,方秀才就这臭脾气,这么多年还不习惯么?”

    “这不我着急么!那混账小子冒出来才这么几天时间,就搞出这么大动静,还神秘兮兮的,不把他的背景搞清楚,迟早要出大事!”龙老三嘀咕道。

    正当几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谈着这事的玄乎,一个身穿墨绿军装,英姿飒爽的女军官从外面走进来。

    女军官看着很是年轻,一头齐耳短发,干净利落,瓜子脸,樱桃嘴,粉颈修长,看着有些纤瘦,但却平添了几分明媚。

    “哎呀,几位老爷子都在呀,倒省得我一个个汇报了”,女军人很是熟络而乖巧地走过来,跟几个老人一一问候。

    老人们似乎也很喜欢这女军官,都笑得和蔼无比。

    女军官最后才跟陆老头颔首,叫了声“爷爷”。

    陆老头淡淡笑着点了点头,“雨菲,查出什么结果了没?”

    “没有”,陆雨菲很直爽而利落地回答道:“我确认了好几遍,我们的情报库没有任何被窃取过的痕迹,其他途径也不曾有谁去调查过那些特工组成员的背景资料。”

    “哦……”陆老头思索着,皱了皱眉头,喃喃道:“这就怪了……”

    正当这时,一直在看书的方老头摘下眼镜,望向陆雨菲,“雨菲丫头,你想过没有,你查过没有痕迹,是不是证明,真的就没有人窃取过资料?”

    陆雨菲一愣,仔细想了想,道:“方爷爷,你是说,如果对方有能力突破我们的防火墙,得到那些资料的话,说明信息技术比我们强大,所以……我们就算检查,也未必能查到痕迹?”

    方老头露出一丝微笑,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你往这个方向,回忆一下那个林飞所说的所有资料的一个共性,再仔细想想可能性……”

    陆雨菲低头,沉思起来,其他老人则都有点不明所以,不知道这方秀才突然又在指点什么。

    过了几分钟,陆雨菲猛地抬头,俏脸上显得有些震惊,“难道……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