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99章 【灾厄之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099

    “许薇……”苏星原目光几分邪异地看过来,问道:“你跟林飞……怎么认识的?”

    许薇不敢乱动,脸蛋有些发烫,但心里想到母亲所说的话,强忍着不适,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朝着苏星原嗔怨地白了眼。阿甘小说网

    “董事长可别乱想,我跟林飞只是从小认识的而已,他隔了十几年才回来,算是个童年玩伴,所以交情不错”,许薇道。

    “哦?”苏星原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但心里却是一亮,自己查不清楚林飞的背景,但却可以查到许薇当年住在什么地方,或许……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查到一些林飞的过往。

    毕竟,他是临安的地头蛇级别人物,在这片地上待了几十年,总是知道不少别人所不了解的信息的。

    想着想着,他眼角的余光不由瞄向许薇,这个女人近一年来,时不时给自己透露一些暗示,主动地想接近自己。

    但是,仅仅局限在碰碰手,碰碰腿,最多揽一揽腰,迟迟地不敢做出一些大胆的举动,可谓是若即若离。

    完全不似以前那些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巴不得早点在办公室里脱光了,任他予取予求。

    以苏映雪的智慧,是不太可能看错人的,苏映雪会把许薇当闺蜜,自然是认可了许薇的人品。

    这样的一个女人,为什么偏偏要做两面派,苏星原真的很好奇。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善茬,压力大玩一玩也常有发生,这个小秘书敢在他面前演戏,他也不介意老牛吃嫩草,占一些便宜。

    当然,考虑到苏映雪的感受,他也不敢真对许薇怎么样,何况,撇开这些戏码来说,这个女孩子的工作能力和细心,真的让他很是倚仗。

    许薇此时心乱如麻,每当这种时候,她都希望完成母亲的嘱托,再努力地迈进一步,豁出去不管不顾……

    可她总是无法跨出去,她恨自己软弱,也恨自己倔强,除了彷徨无助地扮演着不是自己的自己,她无所适从……

    ……

    位于临安市东海岸港口外,一艘私人游艇,正徐徐地漂浮在海面上。

    星月下,游艇灯光点点,好似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悬浮于黑色丝绸之上。

    在一个豪华的客厅里,一名金发的俊美男子,正举着一杯红酒,站在一张长长餐桌的一侧。

    男子身高足有一米九,有着一双漂亮如宝石的绿眸,皮肤有些病态的白,但却给了他一丝颓废沧桑的魅力。

    他的面前,是一字排开的五个国际象棋棋盘,对面也都分别坐着有老有手的五名男女。

    这五名男女正苦苦思索,时不时地就会下上一步棋。

    而金发男子,几乎不假思索,就会下他那边的棋子。

    五个棋盘上,男子的棋子都占据着优势,即便以一敌五,他依然轻描淡写地占据着主动。

    这时,客厅的沙发上,一只浑身皮毛黑的发亮的巴西獒犬,抬起了它那狰狞的大脑袋,吐着大红舌头,“吼”地叫了声!

    随后,獒犬很是兴奋地从沙发上几个飞窜,奔到了门口。

    一个身穿银色肩带上衣,黑色宽松长裤,走路姿态优雅,透着性感的金发碧眼白人女子,正走进房间来。

    巴西獒吐着舌头,在女子那光洁的小腿上舔着,长相凶恶的它却显得很是亲热。

    女子微微弯腰,摸了摸这獒犬的脑袋,用德语说了声“guterJunge”,然后才走向那男子。

    看到男子以一敌五,女子觉得好笑地用英文道:“维克多叔叔,你这么欺负你的手下,他们如果失眠,可是会影响工作效率的”。

    维克多扭头来,嘴角牵动了下,“安达丽尔,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很有意思的进展”,安达丽尔俏皮地笑了笑,道:“我们好像做了多余的事,就算我们不去推波助澜,林飞自己就能闲不下来……”

    “哦?”维克多有了不少兴趣,“说说……”

    安达丽尔把查到的关于林飞与安全部交锋的信息说了一遍。

    维克多听完后,一口饮尽了整杯红酒,目光闪烁着道:“看来上帝也在眷顾我们,安达丽尔,我的乖侄女,尽快安排好与方少将的会面。想要成功地让林飞就范,必须双管齐下……”

    “好的,叔叔”,安达丽尔也为之高兴地两眼笑成了月牙。

    维克多的眼里闪烁着邪异的光芒,他连续地在三个棋盘上把棋子推向前后,自言自语地道:“我看见,一名苍白的骑士,他的名字,唤作死亡。地狱,随他而来”……

    五个正在下棋的手下,有些纳闷地抬头,似乎不明白老板在说什么。

    唯独安达丽尔却是会意,妩媚一笑,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录》,第六章,第八节……”

    ……

    第二天大早,林飞送着苏映雪到公司后,刚要去办公室,包俊伦又打电话过来。

    林飞接起电话,“你准备好了?”

    “好了!”包俊伦吞着口水,说:“林先生,我已经带来了您需要的东西,我现在就在楼下大厅里”。

    林飞也不废话,直接到楼下大厅,找到了正在咖啡座那儿左右张望的包俊伦,保安都重点盯防着,这货怎么看都是个猥琐的邪恶胖子,还是断手的!

    “林先生!”包俊伦一见到林飞,立刻颤巍巍地起来,鞠躬致敬。

    林飞看了眼他右手提着的一卷地图,微微一笑,“这才对么。”

    包俊伦笑着点头,把这份临安本地的地图摊开来,两人一起坐下。

    也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支笔来,包俊伦用嘴巴拔掉那笔套后,开始在地图上圈圈画画。

    “林先生,我在青蜂堂二十几年了,所有的据点,我都一清二楚,还有这些地方的人员配置,我也全知道。

    青蜂堂虽然是个黑道组织,但其实很多核心主干都是本地的商贾,都小有名望,他们也用这些公司当掩护,很多人手平时都是有个正规工作的。

    如果您要解决他们,恐怕会引起不小的社会影响,所以我觉得,要端掉青蜂堂,直捣黄龙,把吴钦父子干掉,让他们内部打乱,争权夺势,会比较容易一网打尽!”

    包俊伦的眼里闪烁着狠厉,他这两天一直憋着股劲,就是要为妻女报仇。

    林飞却是微微笑道:“你觉得,我让你准备这些,只是想知道,他们住哪,有多少人手?”

    包俊伦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我干嘛要用你?我说了要端掉青蜂堂,可没说要我亲力亲为,不然我何必跟你废话这么多?”林飞翘起二郎腿道。

    包俊伦有点傻眼,不敢相信地猜测道:“难道……难道说……林先生让我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