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20章 【仇人不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20

    夜幕即将降临,路灯宛如纵横交错的长龙,盘卧于整个城市。阿甘小说网

    位于临安清湖畔的泰勒瓦度假酒店,尽显其高贵奢华,五彩夺目的灯光,仿佛成为湖上的一枚琉璃夜明珠。

    数不清的豪车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酒店外围的停车场,而大量媒体记者则是在酒店大门外,不被允许进入。

    毕竟,这不是什么娱乐酒会,而是涉及到不少商业机密讨论的商协酒会,所以,记者们虽然很想报导这些富豪私下的新闻,可也只能望而却步。

    作为临安本地的财阀家族,又是家族危机的关键时刻,苏家在这一次酒会的动作,自然会引人关注。

    当苏映雪的宾利车缓缓停到酒店大门的红毯外,聚光灯就开始疯狂地闪烁,虽然无法捕捉到正面的照片,但他们也希望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

    林飞作为男伴和保镖,先从车里走了下来,他穿了身手工缝制的黑色范思哲西装,宽松领口的白衬衫,正式之中有几分潇洒,原本有些阳刚粗犷的面孔,在这一刻多了几分俊朗和儒雅。

    再加上林飞穿什么都能驾驭的特殊气质,让很多不明情况的人,还以为这是哪家的大少爷,问仔细了才知道,原来是保镖。

    女老板带着保镖出席酒会,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毕竟很多女老板是单身,手下养几个关系较为亲密的男保镖,都是常有的,女人也是有需求的,所以圈内人见怪不怪。

    只是,有些了解内情的记者知道,苏映雪的这个保镖,可有些特别,前阵子胆大包天,当街绑架了马青宏的,就是这个浑人。

    足以可见,苏映雪这个冰山女总裁,绝对不是跟其他一些女富豪一样养了个花架子保镖,这可是敢真动手的狠角色。

    但因为上级领导下达了一些指令,记者们都不被允许报导和调查这个男人,所以,大家也都很默契地没出声。

    林飞好久没感受这种高光时刻了,好在也没不适应。

    下车后,林飞神色自如地望了眼四周,确认没什么问题,同时手上动作轻巧地扣好西装上衣与领结。

    跟着,踩着崭新的蜥皮菲拉格慕皮鞋,从车头绕到了另一边。

    将门打开后,林飞还很细心地以手护着头顶部车门框,显然是让行动不太方便的苏映雪,避免撞到头而出丑。

    苏映雪坐在车里,看到林飞这样礼节完美的表现,都有些诧异,这个男人此刻的表现,宛如英国上流社会的绅士,他到底从哪学到这些东西的?

    心里虽然疑问,可她更多还是一种欢喜,也卸下了一丝来前的担心。

    她选择带林飞过来参加酒会,也是有斟酌过很久。

    首先是因为要面对不少外宾,虽然大多数讲英文,但肯定有不方便的地方。林飞的外语能力,或许能帮上她一些忙。

    而且,林飞总能够给她带来惊喜,她的直觉告诉她,让这个男人陪着自己,今晚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当然,林飞老是做出一些荒唐的事来,若让她当众出丑,她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

    目前看来,这个家伙还不算太“不懂事”,表现得很是得体,仿佛是参加这种高规格宴会的老手。

    苏映雪今晚身着一袭水蓝色吊带晚礼服,侧边的褶纱随风轻舞,飘然若仙,另一边则是线条优美的碎钻纹饰,尽显华贵。

    一双银色捆绑高跟,将女人本就卓绝的身姿凸显得格外高挑,并且修长而不失丰腴。

    “苏映雪女士,今晚的你,漂亮极了”,林飞朝女人笑着眨了眨眼,这声赞美,却是发自内心。

    没想到林飞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苏映雪不禁呆滞了半会儿,随即俏脸涌过一抹羞红,但很快恢复冷静,嗔怨地白了男人一眼,刹那间,所有的闪光灯都黯淡一般,可谓风情无限。

    林飞已经弯着腰,一只手很是优雅地伸到了女人面前,让苏映雪搀住,然后很自然地手臂弯曲,示意苏映雪挽住自己。

    苏映雪也没犹豫,大大方方地挽住男人的手臂,轻轻地贴近,两人一同款款走入酒店,好似一对恩爱的情侣。

    不少人都有些看得发愣,隐约觉得这不像是雇主和保镖该有的意境,可又不敢想象,苏映雪这样的女人,会喜欢上这么一个草头保镖。

    走入欧式拱形设计的大门后,周围就没了那些喧闹,而是一条通往酒店中央音乐喷泉的长廊,两边花团锦簇,景色怡人。

    一双双男女,都是衣着华贵,气质傲然,都是各方的精英。

    商协酒会之所以影响力可以邀请到各国的商家名流,还有一个关键在于,它不仅仅是商人的聚会,各行各业的精英,甚至一些政客官员,都会来参加。

    可以说,能进入这里,就是把身份往上提一个层次,自然很多人乐于跟所谓的精英阶层共襄盛举。

    但即便四周围不少的俊男美女,可苏映雪的出现,还是吸引了大量目光,明里暗里地关注。

    苏映雪在商界并不是什么默默无闻之辈,早在当年大学创业成为十大青年企业家的时候,不少跨国公司就有邀请她入职,所以,她的相貌,很多人都熟知。

    可见到苏映雪本人,依旧让男女老少,都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慨。

    肌肤如雪,眉目如画,五官娇巧而又不失冷艳,礼服下的身段更羡煞许多名媛佳丽,有一种言语难以形容的韵味。

    就仿佛是长白山巅,万古冰川之上,不染尘埃的雪莲,坠入凡尘一般。

    当然,许多在生意上吃过苏映雪亏的商人,或者了解苏映雪所做所为的人,都不敢简单地只把她当作美女看待,难免都带着警惕的眼神。

    至于林飞,有了解的人是颇有兴趣地看他,而不知情的,则是直接忽略了他。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了露天酒会的水池边,四周围都是觥筹交错的贵宾,以及穿梭忙碌的服务生。

    举办方邀请了西洋乐队,正演奏着德国作曲家韩德尔的皇家烟火组曲。

    来自各国的一些名厨,则在一个烹饪区,做着世界各地的精美食物。

    林飞很快注意到,不少酒会上的人,都用不太友好的眼神瞥过来,“苏映雪小姐,看来你的仇人不少呢”。

    “不遭人妒是庸才”,苏映雪不屑于跟那些人有什么交集,很自然地从一个服务生托盘上拿过两杯香槟,递给了林飞一杯。

    林飞接过高脚杯,抿了一口,笑道:“也对,你这样的性格,在商场上的仇家少不了”。

    苏映雪无所谓地道:“有值得被憎恨的实力,才会被敌视,就算那些想啃噬我血肉的仇家数之不尽,最后赢的人始终是我,那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