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38章 【亲自见他一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38

    “吼!!”

    黑衣男子以为林飞这时走神,抓着机会,低沉嘶吼着一个箭步冲上来,扪头就是一拳头,想攻击林飞的太阳穴。..

    林飞看也不看,也不知道怎么得手就更快一步地到了男子的头顶上方,左掌若刀,一记劈下!

    “噗呲!”

    黑衣男子的头盖骨被劈碎,一滩红白之物带着骨头碎片爆裂开来。

    “啊!!!”

    王紫晴发出一声尖叫,她曾经以为惊悚电影很有意思,觉得自己的胆量很大,可见到这一幕,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发疯似地大叫。

    林飞的形象,彻底在女孩心中颠覆!

    这根本是个奴隶制时代暴君一样的男人!

    林飞却丝毫不在意王紫晴看到这一切,挥掉手上的血沫后,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干,林飞扭头返回山下。

    “林……林飞哥!你要去哪?!”

    王紫晴一怔,怎么林飞都不搭理她,就要走了!?

    “飞哥!飞哥你别丢下我啊!你等等我啊!哎呀……”

    王紫晴想要起来,可她一脚踩在地上,才发现自己的高跟鞋早不知道丢哪儿去了,细嫩的脚掌踩着泥土和碎石,以及草木针刺的地面,她疼得又有眼泪要掉下来。

    她“呜呜”地无助痛哭,跟一个彷徨的小女孩一般,抬头望过去,哪还有林飞的身影?

    王紫晴左右张望,除了那一具已经死绝了的尸体,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外,留给她的,就只有深渊般的寂静。

    森森的阴风吹在她的身上,她缩了缩娇躯,连哭都已经不敢,生怕引来什么野兽。

    她恨不得这一刻直接晕过去算了,但除了站起身来,尽快下山去找人求救,别无其他选择。

    哪怕她的脚每一次踩下去,都疼得刺骨,她也只能抹着眼泪,咬牙坚持。

    她不明白为什么林飞要装作不认识她,不搭理她,难道林飞仅仅是来杀一个人,并非要救她?

    这一切到底怎么了,酒会上不还好好的么?

    女孩心里不停地询问自己,猜测各种可能,仿佛能抵消一点点的恐惧……

    林飞此时已经回到山下,他并没开之前用的那辆丰田,而是开着青蜂堂的SUV,离开现场。

    王紫晴在山上会如何,他并不在意,若非当年曾经在父亲面前答应的话语,他甚至都会亲手把这女孩的脖子拧断,再跑去王家杀一个腥风血雨!

    对于林飞而言,不杀王紫晴,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泽。

    他取出手机,一边开车,一边联络上了EVA,语调阴沉地道:“爱娃,告诉我,维克多的位置。”

    EVA不废话半个字,很快就将一个坐标点发给了林飞,正好就在临安东港。

    “主人,这是维克多的私人游艇所在的位置,他已经在临安停留了好多天”。EVA说道。

    林飞问道:“你查查,他是否有跟夏国的地下组织接触”。

    过了一会儿,EVA回复道:“并没有相关的资料显示,不过,维克多是非常了解‘LOOK’的,他真想隐瞒什么,应该也可以避开路克的耳目”。

    “我知道,所以……我决定亲自去见他一面”,林飞语气不善地道。

    EVA在电话里沉默了好一阵,语调略带着颤抖,终归是忍不住,问道:“主人……您……要杀掉维克多吗?这会不会,影响太大……”

    林飞平静地道:“多年交情,我自然也不希望需要杀他,到底杀不杀,要看他有没有做出,非死不可之事。”

    EVA幽幽一叹,轻轻“嗯”了声,不再多言。

    ……

    青蜂堂总部据点,会议间内,吴钦来回地踱着步子,不知道为何心头满是不安。

    他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远超过之前预料的行动所耗。

    “还是联络不上吗?”吴钦扭头问向一旁的堂务秘书徐巧。

    徐巧放下手机,皱眉摇头,“堂主,还是没人接听,恐怕,出了什么意外……”

    “啪!”

    吴钦愤恼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吓得在场的其他几名青蜂堂主干都心肝颤抖。

    “怎么可能出意外……那可是会长派下来供我们驱使的‘无垢者’,就算白银级高手,也不可能轻松击败他们……那王家的吴永难不成年纪这么大了,还能实力增长不成!?

    何况按照既定计划,我们安排进去的人,只要破坏电路,乘机把那王紫晴抓走即可,根本不会有多少时间给王家的人反应过来,怎么可能会出意外!?”

    一旁的花袭妩媚笑着,起身安抚着吴钦的肩膀,“亲爱的,不要太担心,王家的那些保镖,不可能挡住无垢者,我看应该再等等就会有消息”。

    “关键是那些接应的人!怎么会电话都不接!?”吴钦懊恼无比,他之前已经损失了四名血鸦,在会内被人推到风口浪尖,若非有花袭从中动用花家的力量来为他护航,他可能这个堂主都没得当了!

    这次上头派下来两名“鸦羽”的另一特殊部队,“无垢者”中的两名悍将,供他来调度,无垢者是“死士”部队,比血鸦更为神秘。

    而这般下重手,目的只有一个,乘着商协酒会,各路神仙在场,不好判断目标之时,引起混乱,来绑走王紫晴。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需要知道,也不敢多问,这是给他这个临安本地堂主的任务。

    若给了他足够强的帮手,他连自己地盘上抓个小丫头都办不到,那这个堂主位置,恐怕真走远了。

    突然,电话的铃声响起,女秘书徐巧接起来一听后,顿时脸色大变。

    “堂主……”徐巧失声地道:“不好了,警方那边的眼线传来消息,在绑架王紫晴的过程中,一名无垢者被杀了!”

    “什么!?”吴钦踉跄着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颤声道:“怎么可能……是吴永杀的?”

    徐巧摇头,“不是,听说吴永受伤了,杀无垢者的是……是……”

    “结结巴巴!说啊!到底是谁!?”吴钦大怒,瞪目眦眼。

    徐巧哭丧着道:“是林飞……那个杀了血鸦的年轻人……”

    吴钦整张脸一阵铁青,颓然地趴在了桌子上,一旁的花袭也满脸震惊,更遑论其他堂内成员。

    本来以为跟林飞的过节虽然一直在,但林飞迟迟没有干什么事,就算是风平浪静了。

    以至于,吴钦都后悔,过早决定把儿子吴东锦送去了国外,感情林飞并没复仇的意思。

    可万万没想到,这种紧要关头,天煞的,这家伙竟然又出现了!还一出现就杀掉了一名宝贵的无垢者!?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吴钦差点没喷出血来,嘶声道:“去!快派人去查!狠狠查!还剩一名无垢者去哪了!王紫晴不是被带走了吗!?快去抓到她!!”

    一帮下面的人慌忙应是,也都坐不住了,急急忙忙地冲出去办事。

    吴钦紧握着双拳,低沉着自言自语:“好你个林飞……三番两次与我做对,坏我大事……我吴钦和青蜂堂若完蛋了,死也要拖你当垫背!!”

    花袭一脸心酸,轻抚着男人的后背,眼里也是深深怨毒,在女人眼中,让自己心爱男人如此狼狈的林飞,也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而与此同时,受尽青蜂堂之人咒骂的当事人林飞,已经开着青蜂堂的车,来到东港。

    SUV停靠在码头上,林飞下车,径直走向不远处,一艘豪华的私人游艇。

    优雅的紫蓝色灯光,照耀着游艇冰冷流畅的金属线条。

    在船头的甲板上,一个穿着超大号宽松白色短袖上衣,下面露着一双修长美腿的金发碧眼女郎,正乘着凉风,抽着女士烟,吞云吐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