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39章 【恶犬凶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39

    似乎察觉到什么,女郎霍然坐起身来,望向码头,见到逐渐靠近的男人是谁后,她那对蓝色妖娆的眸子一阵瞳仁收缩。..

    但很快,女人却是露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微笑,抹去了那一刹那的疑惑,紧张和不安。

    金发女郎站起身,来到船头,将烟蒂儿随手扔到海水中,优雅地吐出了最口的一抹白烟,销魂勾人。

    随后,她赤着双足,轻盈地跃下游艇,在林飞面前,拎起了宽松上衣的衣角,仿佛是把这衣服当作了裙子一般,哪怕露出纤美的腰身和肚脐,也毫不在意,给林飞行礼。

    “很荣幸能再见到您,尊敬的斯凯尔普阁下”。

    林飞走到女人跟前,面无表情,直接跟她错身而过,冷淡地道了句:“安达丽尔,我现在叫‘林飞’”。

    当林飞从女人身边错过的刹那,仿佛有一种气场的震慑,安达丽尔心头一阵凛然,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她的笑容显得僵硬。

    但她还是恭敬地继续低头,改口道:“是,尊敬的林先生”。

    原本女人脸上的自信,荡然无存,她发现,只有低头才能让她放松一些。

    林飞直接纵身跳上了甲板,走向游艇的主楼,而安达丽尔紧随其后地跟了上来。

    “吼吼!!”

    一只黑漆漆的巴西獒从里面冲了出来,似乎是闻到了林飞身上还沾染着的暴戾血腥味,以及一种威胁感。

    巴西獒瞪着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子,染着几抹血丝,龇着牙,唾液正快速地分泌,不断地用前足拍抓着甲板,爪子和金属刮擦,发出“嗞嗞”的刺耳声。

    凶狠的獒犬感受到了林飞身上的不祥,它要为自己的主人捍卫最前线。

    林飞脚步停下,目光冰冷地看着这只巴西獒。

    动物的敏锐感,让獒犬察觉到了这个男人极大的危险,它下意识地退缩了一步,但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守卫职责,是不能胆怯,于是又壮胆一般地不停“吼吼”大叫!

    “Kommen”!

    安达丽尔见到了林飞眼中的杀机,暗道不妙,立马用德语命令獒犬回到她身边!

    巴西獒显然受到过极为严格的训练,二话不说就绕开了林飞,跑去安达丽尔脚边,只是依旧用戒备的凶狠眼神,看着林飞,随时准备作战。

    “抱歉,林先生,巴切尔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安达丽尔低头求情,生怕林飞一怒之下,回过身就把狗杀了。

    林飞淡淡道:“纯血统的巴西菲勒,可不便宜,你们最好管得严实一些”。

    “是……”

    安达丽尔的挺拔的鼻尖上有丝丝冷汗沁出。

    见鬼了!她明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封掉了一身内功,战斗力大不如前,可为什么还是这般紧张和恐惧!

    难道是因为他在地下世界曾经的传奇生涯与超然地位,依然如万古积雪的乞力马扎罗圣山一般,压迫着她的心脏么!?

    “哦!天呐,我的上帝!看看是谁来了,亲爱的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实在太让人意外了!我满世界的在找你!可你却竟然出现在了我的船上!!”

    身材高大,金发绿眸维克多,穿着身银灰色的睡袍,似乎刚从卧室走出来,一脸兴奋地走向林飞。

    他的脸上洋溢着惊喜之色,甚至还带着丝丝的晶莹,见到林飞感动,无以言表!

    还没到林飞面前,维克多就张开了手臂,似乎想跟林飞来一个大大的熊抱!

    可林飞面色阴沉,毫不客气地闪电般伸手,一把擒住了维克多的脖子!

    “叔叔!”安达丽尔惊叫,林飞的速度太快,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恶犬巴切尔则是“吼吼”大叫,凶厉异常。

    “呃!”

    维克多脖子被死死掐住,高大的他,比林飞足足高出近一个头,但此时却半点也不敢造次,一只手示意安达丽尔不要上来。

    安达丽尔一脸的担忧,却只好乖乖地站在不远处,并且一手按住了想要扑过去的巴切尔。

    “林……”维克多艰涩地露出一个笑脸,“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

    林飞目光彻寒,眼眸深处,金色的光芒,如同海面上陡然闪烁的星辰,却散发着灼灼骇人的杀机。

    林飞的手逐渐加重了力量,低沉质问道:“你是在跟我装傻么?维克多……你太不懂得满足了……”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林……这么多年交情……你总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咳咳……”维克多脸色开始涨红,咳嗽起来。

    林飞不说话,继续加重手上的力道,维克多的呼吸开始越来越困难,可依然不敢反抗,只能哀求地看着林飞。

    这时,船舱里,五名维克多的随从也冲了出来,这五人三男二女,见到主子竟被一个陌生的夏国人抓住,不禁都露出怒色。

    “主人!”

    其中一名褐发的东欧白人女子,忽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银色金属光泽的细润长鞭,好似一条闪烁着幽暗光泽的细长金属蛇,在空气中发出阵阵“嘶嘶”的破空声,卷起一道道影子般的轨迹。

    她二话不说,挥舞着金属丝鞭,越过数米的距离,直接将丝线缠绕在了林飞那只抓着维克多的左胳膊上!

    这丝线看似轻柔,实则坚韧无比,经过细微摩擦产生静电后,像是有了吸附力,把林飞的胳膊紧紧附着住!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主人!不然,就算你的手臂是钢铁,下一秒我也将他切断!”褐发女子凶狠冷笑道。

    林飞淡淡瞥了眼自己被缠住的胳膊,又瞥了眼那个女子,嗤笑了声,“维克多,这就是你的仆人么?真是威风啊,竟然说要勒断我的一条手臂?”

    维克多显得很是愤怒,侧头瞪着那褐发女子,想要训斥她的无礼,可又根本说不出话来。

    安达丽尔知道情况不妙,大声命令道:“伊莉莎!住手!收回你的鞭子!!”

    伊莉莎却是根本不听,冷酷地道:“安达丽尔小姐放心,他不会有机会伤害主人!”

    “你……”

    不等安达丽尔再说什么,伊莉莎已经猛地扯动了金属鞭!

    那锋锐细腻的金属丝,就跟刀锋一般,从林飞的胳膊上划过,瞬间的,那外面衬衣已经被切割,触及到了里面的皮肉!

    但林飞根本纹丝不动,任凭那金属丝线从他的皮肤上划过,甚至金属丝之间因为摩擦,已经产生了“嗞嗞”的高温花火!

    伊莉莎因为过于用力,将鞭子拉回的刹那,整个身体都倒退了几步!

    可是,当她看向林飞那只胳膊,衬衫袖子早就被割开,露出的皮肉,竟是只有一点淡淡的勒痕,压根就没受半点伤!?

    “不……这怎么可能!?”

    不仅伊莉莎错愕地说不出话来,其他四名仆从也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要知道伊莉莎的金属丝常常是把敌人的枪械火炮都直接切割粉碎。难道这个男人的身体,比合金还要坚固!?

    林飞眯了眯眼,看着维克多道:“从力量上判断,已经到了白银级,啧啧……白银级的仆人,维克多,这一年多来,你手下招揽的人才不少啊?”

    维克多似乎是已经认死一般,闭上了双眼,等着林飞给他最后一击。

    可就在这时,林飞松开了左手,把维克多推了开去。

    “咳咳……”维克多大口地呼吸着,感激地看着林飞,“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你这么生气!?”

    林飞的目光深邃莫测,他自信自己没有露出破绽,刚才确确实实,是用杀气在面对维克多。

    但维克多持续地不反抗,似乎真的没做什么亏心事,这让他疑惑,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这件事跟维克多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