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41章 【他看不起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41

    维克多脸色阴沉地走向自己的卧室,压根懒得多看已经血人般的伊莉莎尸体。..

    安达丽尔绕过尸体,跟着维克多走到他的房间里,关上门。

    见到维克多脸色的难看,女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叔叔,林飞是发现我们做的事了么?”

    “发现?哼,发现了,也不会断定就是我们干的,我已经把事情推到了梅森身上,先让他查去吧”,维克多哂笑。

    “那您为什么这么生气,我们不还有充裕时间么?一切都在您伟大计划的掌控中”,安达丽尔问道。

    维克多捏紧了拳头,背对着女人,睡袍中的身体不停颤抖,沙哑地道:“小安达丽尔……你看见了没……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对他来说,杀我,只不过是他愿不愿意而已……不管过了多久,不管我什么身份,做出怎样的成绩,他依然看不起我……

    哼哼……说什么,最信得过我,器重我的才华,才把位子让给我……说白了,只是把脏活累活都交给我,他自己却掌握着最关键的东西,还死攥着不肯放手!

    终归,我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手,一个帮他打工的下人,一条被他踩在脚底下,却只能强颜欢笑的卑贱臭虫!”

    “叔叔……”

    安达丽尔眼里满是晶莹的泪光,哽咽着唤了声,扑上去从后面抱住了维克多的腰身,毫不介意自己的丰满,紧贴在维克多的后背上。

    维克多火烫的身体一颤,呼吸也不由停滞了片刻。

    “维克多叔叔……你不要这样……一切会好起来的,他今天对你的羞辱,我们迟早有一天会找回来!你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你才是真正的王者!

    那些人,迂腐不化,不过是你未来成功的垫脚石……在安达丽尔心里,叔叔才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人……永远都是……”

    说着,动情的安达丽尔如水蛇般绕到了维克多面前,双手捧着维克多苍白却英俊的面孔,垫脚亲吻在了维克多的嘴唇上!

    女人的幽香,曼妙的胴体,仿佛是催化剂,更让维克多内心充满邪恶快.感的是,这个女孩,是自己的侄女!

    恰恰是这种毒药般的享受,使得他狠狠地一咬牙,把安达丽尔从自己身上推开!

    “够了!”维克多严词教训道:“安达丽尔,叔叔告诉过你,不要做这种愚蠢的事!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安达丽尔幽怨地看着男人,终归只能失落地低头,“是……叔叔。”

    ……

    清湖湖畔,泰勒瓦酒店的豪华包间内。

    顾彩英抹着眼泪,看着刚刚经过治疗,坚持不肯去医院的老人吴永,道:“永叔,你好些了没?”

    吴永躺在床上,正打着点滴,脸色有些灰白地问道:“夫人,那艘船找到了没?小姐找到了吗?”

    顾彩英痛苦地摇头,“警方一直在找,清湖一圈所有可以停靠的港湾,都已经找过了,但没有那艘快艇……他们怀疑,那艘快艇是在野外靠岸,已经开始着手第二波的搜查了”。

    “是老头儿没用……保护不了小姐……该死……该死……若是紫晴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吴永自当以死谢罪,以报王家几位老爷的大恩……”吴永老泪纵横,脸上的皱纹似乎也深了许多。

    顾彩英刚止住的眼泪又簌簌落了下来,“永叔别说了,你已经尽力了,其他那些保镖根本都来不及反应,若不是你,连线索都没有。邵华已经从苏省赶回来,到时候他来作主,动用所有人脉,一定能找回紫晴的”。

    “老爷要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只是老奴,无颜见老爷啊……”吴永苦叹。

    顾彩英苦笑,吴永没脸见王邵华,她又何尝有脸见自己丈夫。

    王邵华信任她,让前妻所生的王紫晴,唯一的宝贝女儿,跟着她这个继母,这么多年来,从来都不多怀疑,每次王紫晴有点问题,都是说女儿的不是。

    可如今,自己眼皮底下,王紫晴被人劫走,她愧对丈夫的信任,难辞其咎。

    更让顾彩英忧伤的是,吴永告诉她,林飞当时展露了超人的身手,正是靠林飞,才击毙了那个匪徒之一。

    可林飞一听到王紫晴是她和王邵华的女儿,就直接不管不顾,扭头就走。

    她欣慰于自己的亲生儿子能有这样的本事,可痛心于,林飞对她的恨,已经如此之深,连无辜的王紫晴都这般不愿搭救,遑论她这个始作俑者的母亲。

    吴永哭了一阵,忽然想起什么,低声问道:“夫人,老奴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永叔请说”,顾彩英疲倦地笑道。

    “之前飞少爷曾说了一句莫名的话,他说,当年夫人和老爷,想要他和林先生的性命……是你们两位……害死了林先生……”吴永不解地道:“为何飞少爷,会这般去想?”

    顾彩英一愣,蹙眉道:“飞儿他……真这么说?我和邵华,怎么可能要他和大友的性命?一个是我一生亏欠的丈夫,一个更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想弥补他都来不及,怎会去伤害他们?”

    “老奴也是这么想,夫人和老爷都是宅心仁厚之人,可飞少爷所言,又好似并非虚话……老奴百思不得其解……莫非……当年之事,另有隐情?”吴永道。

    顾彩英茫然,似乎也陷入了泥沼,不知道从何提起。

    但她隐隐感觉到,或许林飞对她的恨这么深,很有可能,有自己不清楚的一些东西参杂其中。

    这时,外面有仆人禀报,警方的人过来了。

    顾彩英整理了下仪容,走到套房外面的客厅,来的正是上任局长的白欣研,以及带着的几名警员。

    “白局长,有我女儿的消息了吗?”顾彩英毫不客套,上前直截了当地问道。

    白欣研面露愧色,摇了摇头,“对不起,顾女士,暂时还没王小姐的消息,但我们已经加大了搜查力度,准备派人搜索清湖其他周边可能登陆的地点。”

    “那还不快去!?你还来这里干什么!?”顾彩英一听还是没消息,脾气也大了起来,愤怒地训道。

    白欣研也不敢为自己辩解,眼前这个女人的背景,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只能咬牙忍着,听顾彩英一番斥责她的无能。

    完后,白欣研才开口道:“顾女士,我来这里是因为,那个被杀死的神秘黑衣人,尸体的凄惨状况,显然是遭到某个人残暴的手段杀害。我最近受理了一些案件,其中有一名嫌疑人,似乎他的行凶手法,跟这次的很相似……这个男人,叫林飞……”

    顾彩英脸色一变,她和吴永都不愿意让林飞参与这件事中来,更不会乐意让警方知道,人是林飞杀的,只说了是一个神秘高手帮了吴永一把,然后就离开了。

    可白欣研似乎已经觉察到什么,开始来套话。

    “白局长,你不觉得现在谈这些,是浪费时间吗!?”顾彩英强硬地冷色道。

    白欣研摇头,诚恳地道:“顾女士,如果真的是林飞做的,请告诉我,不要隐瞒真相,我猜测,林飞很有可能有去追查剩下的那个绑匪,只要找到林飞,或许就能更快找到王小姐”。

    “我不知道什么林什么飞的!我现在要的是我女儿!你还在磨蹭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能有闲心来问我这些莫名其妙的事?”顾彩英决计是不会把林飞说出来,给自己儿子再添麻烦,一口咬定不知道。

    白欣研心里无奈,她其实猜测八九不离十,就是林飞干的,但顾彩英似乎有意偏袒林飞,不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