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43章 【苏棉花的优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43

    苏映雪眼里闪闪发光,兴奋地道:“你看出来了吗?!是啊!这是我设计的棉花糖宝宝,我给它取名叫‘波哟’!”

    林飞张着嘴,任凭他脑子里装了无数的知识,也有点跟不上这女人奇葩的思维。..

    “波……波哟?”林飞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为什么叫这名字?”

    苏映雪很严肃地从罐子里掏出一个棉花糖,用纤纤素指捏住,然后一挤一挤,仿佛在证明那棉花糖很弹性。

    “我曾经一直在研究,棉花糖在被挤的时候,它会发出什么声音呢?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它的挤压声应该是‘波哟波哟’,非常弹性的感觉……”

    苏映雪一本正经地讲解道:“所以我设计完棉花糖宝宝后,就给它取名叫‘波哟’了,多好听啊。

    我打算,等倾城国际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就给我家‘波哟’投资拍摄棉花糖宝宝的动画和动画电影,美国有海绵宝宝,我们夏国也可以有棉花糖宝宝呀!”

    林飞脸都绿了,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一时大脑发热,怎么会跟失心疯地想要追这女人当老婆?

    关键是,这疯女人竟然还真把这“波哟”做成了品牌,还市值一个亿?光论做生意,她也真算个奇才了!

    “苏映雪,你是不是压力太大,有点思维混乱了?要不要早点休息?”林飞僵笑着问。

    女人摇摇头,纯纯地笑着说:“不用,我其实不喜欢睡觉,因为我觉得睡觉就是浪费人本来就短暂的生命,我还是喜欢工作和玩的感觉。周一要跟MS集团谈合作,我还要修改一些计划方案,打算工作一会儿再睡觉”。

    林飞只能点点头,他觉得还是自己去睡觉比较好,再听下去可能就睡不着了。

    穿着条四角裤,林飞从泳池爬上来,苏映雪看着男人精壮的身体,也没有避开的意思,大大方方地从旁边躺椅上拿了一条白毛巾给林飞。

    “擦擦水,别把我书房里的地毯弄湿了,我让人从伊朗买回来的手工羊毛毯子,可贵了”。

    林飞无语地笑笑,接过毛巾,擦着身上水渍,纳闷地问:“小雪,你不想知道,我去干了什么?”

    他那染血的衣服还在那边撂着,林飞可不相信,苏映雪一直没注意到。

    苏映雪的美眸里光波流转,倩然道:“你之前就没打算告诉我,我又何必问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说,我就慢慢猜,挺有意思的。

    再说了,你没受伤,衣服上的血肯定是别人的,男人有血腥味,总比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要好,你说呢?”

    苏映雪说到最后,话语中多少另有所指。

    林飞不得不感慨,找个思维古怪的女人还是有不少好处的,别看她提起棉花糖的时候跟个疯婆娘似的,其实心里通透着呢。

    “我跟方雅柔真没什么,那天在酒店也没发生那种关系,你别多想”,林飞解释道。

    苏映雪点头,“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肯定没喜欢她”。

    “哦?为什么?”林飞不由问道。

    苏映雪骄傲地仰着脸蛋,粉颈格外秀美,就像是美丽的白天鹅。

    “因为她没我漂亮,也没我聪明,你心里明白,我是最适合你的女人,就像我觉得你比其他男人有意思是一个道理。

    不然,你也不会想了这么多天,决定要我做你女朋友,而不是她”,苏映雪笑吟吟道:“最多,你也就是对她起了肉体上的念想,不过男人这种生物,按照医学上来说,年轻的男性,平均每七秒钟就会脑部产生与性相关的活动,所以,我可以理解”。

    林飞差点没又一头栽回游泳池里,他算被这女人打败了,情不自禁地伸手在她漂亮的瑶鼻上捏了下。

    苏映雪嘟嘴,缩着避开,似乎不喜欢林飞这么捏她鼻子。

    林飞莞尔,道:“早点休息,少吃点糖,别还没结婚就成肥婆娘,不然到时候谈恋爱到一半我就把你甩了”。

    苏映雪眼中洋溢着爱情的甜蜜,咬了咬薄唇,道:“等忙完这阵子的事,我们去约会好不好?”

    “约会?”林飞愣了下,一想是了,男女谈恋爱可不得约会么,自己以前都没正儿八经谈过,这还真是个有点陌生的领域。

    “怎么个约法?”林飞玩味笑道,“该不是又要去动物园和水族馆吧?”

    苏映雪竟然点头,“要去的,不过我只要求这两个地方,其他的就你想吧!”

    林飞的笑容顿时定格,早知道就不该提那茬,真是给自己添堵。

    ……

    早晨天蒙蒙亮,位于湖畔的王家一处别墅,内内外外,数十名保镖将里外围了水泄不通,俨然是担心可能出现的敌人。

    在别墅一楼的大厅内,顾彩英神色忧伤地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一夜未眠,女人原本容光焕发的面容,很是憔悴。

    她正紧张地看着客厅中央,那个来回踱步打着手机的男子。

    男子一身白衬衣黑西装裤,穿着干练简洁,精气神十足。一米八几的个子,虽然能看出年过四十,可保养得相当年轻。

    一头黑发整齐地梳理,英气的剑眉,高挺的鼻梁,下巴略尖,因为长期保持锻炼,身材也颇为健硕。

    更可贵的是,一种多年积淀培养出来的气质,让男子看起来既具有亲和力,又不失风度和冷酷。

    很难想象,这样的男人在年轻时,迷倒了多少妙龄女子。

    “沈厅长,已经过了一晚上了!你的这些下属还没把我的女儿找回来!你任命的这些警察官员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你可别忘了当初是谁举荐你上任的……

    清湖很大谁不知道!?可就算找不到人,那艘快艇登陆的点难道还难找吗?我不想听你这些解释!再过一小时如果找不到人,可就别怪我王邵华不给你面子!”

    恨恨地说完一通话,王邵华将手机直接挂掉,往沙发上一扔,双手插腰,眉头紧锁。

    他连夜从苏省赶回来,得知女儿迟迟找不到,几乎把所有人脉都调动起来,所有的警员几乎都跑出去找王紫晴了。

    按理说,派出去十几艘快艇,沿着湖边一直搜索,早该看见那艘快艇了,对方总不至于把快艇搬到岸上。

    可偏偏,愣是找不到!

    他平时本是镇定沉稳之人,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当上苏省常务副省长,可这一次,唯一的爱女生死为卜,他真的无法淡定。

    “嘤……嘤……”

    顾彩英看着丈夫那一脸的焦虑,忍不住又低头啜泣了起来。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就不该让紫晴去参加酒会……”

    王邵华听到妻子的哭泣声,脸色一阵缓和,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走到顾彩英身边坐下,伸手轻轻拍着妻子的肩。

    “彩英,你别难过,紫晴一定不会有事的”,王邵华眼里满是怜惜,毫无责怪顾彩英的意思,反倒安慰起她来。

    顾彩英却是抹着眼角,抽泣着摇摇头,“邵华,你不要再这样了……你总是这样,不管我有没有做错,你永远都这么纵容我,你这么对我,我就更加觉得对不起你……

    紫晴这孩子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拿命偿还都无法补偿对你的亏欠……我不是一个好妻子,现在连一个合格的母亲都算不上……我不配你对我好……”

    “别说傻话了!这是那些歹徒的过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对紫晴比对亲生女儿还好,比我这个父亲都称职,我怎么可能怪你?”王邵华不满道。

    说着,伸手紧紧抓住顾彩英的手,道:“相信我,紫晴不会有事的。”

    顾彩英点头,感激地看着这个男人,她平稳了下情绪,道:“邵华,你有没有什么头绪,按理说,我在商场上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人,你当官这么多年,也是广交善缘,怎么会有人想绑架我们女儿?”

    王邵华苦叹地摇头,“不知道,我也想不通,为什么有这拨神秘绑匪的出现,谁会跟我们有这么大仇……就算不是针对我们,是想对我们王家动手的话,按理说,也不会找我,我只不过是家族中不被重视的一员,对我们这一脉下手,似乎不合情理”。

    顾彩英眼中流过几丝忧虑,“也不知道,昨晚飞儿杀了其中一个绑匪后,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他可别被人报复才好”。

    “飞儿?”王邵华皱眉道:“对了,林飞怎么有那么厉害的身手,永叔都被伤了,林飞竟然能杀掉那绑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