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50章 【未来的婆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50

    她不会屈服,哪怕在顾彩英面前,这不是在求顾彩英出手,而是开出了足够的价码,跟她合作。阿甘小说网

    顾彩英靠在椅背上,抿嘴微笑,她确实服了这个女孩子,这叫她怎么拒绝?

    或者说,她怎么可能不满意,这样的女孩,确实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苏映雪看到顾彩英脸上竟是露出一些异样的表情,有着和蔼,有着慈祥,但这一切,似乎跟他们谈的并无关系。

    “顾会长,还有什么疑问么?”苏映雪不禁忐忑,按理说,这一切是该顺理成章进行的呀。

    难道顾彩英是耍脾气,看到自己算准了她,就故意跟自己唱反调,就是不肯签?

    不可能,如果她是这种任性孩子气的女人,那就压根走不到今天。

    再说了,跟这样的大利益过不去,那她还当什么商人!?她下面的团队都会看不下去!

    “苏小姐,我也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是否愿意?”顾彩英突然笑着道。

    苏映雪疑惑,“顾会长对我的方案不满意?”

    “事实上……”顾彩英的两手施施然摆在胸前,手指交错着,斟酌着道:“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我现在立刻就会签字……但你的情况有些特殊,如果你答应我的一个条件,我才能跟你合作”。

    “什么条件,但说无妨”。

    顾彩英却是笑道:“我想先问一个问题”。

    “请问”,苏映雪心里有些不耐,这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可顾彩英的问题,却让苏映雪顿时发懵——“苏小姐,你跟林飞是恋人么?”

    “啊?”

    苏映雪怎么也没想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问题!

    她脸蛋不受控制地染起一抹红晕,这怎么突然扯到林飞身上去了!?

    可她也没隐瞒的必要,毕竟酒会那晚,很多人都看见自己亲了林飞,点头道:“是的,他是我男朋友”。

    顾彩英笑得更亲切了,“那你很爱他,对吗?”

    苏映雪耳根发烫,这都什么问题啊,“顾会长……这……这跟我们谈的事有关联吗?我觉得这是私人问题……”

    “请回答我,这很重要”,顾彩英郑重地道。

    苏映雪无奈,长长地呼了口气,缓解下内心的紧张情绪。

    “嗯……我很喜欢他,他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苏映雪也索性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真的啊?那就更好了……好……”

    顾彩英似乎很开心,半点贵妇的矜持都没有,还特意拉了拉椅子,坐得离苏映雪近了一些。

    “映雪啊……”顾彩英温柔地叫了声,伸手竟是抓过了苏映雪的一只柔荑,轻轻抚摸。

    “啊?会长你这是……”

    苏映雪都要哭了,要不要这么古怪,这妇人是要干嘛?怎么突然还开始叫起自己名字了!?谈生意为什么要摸手啊!?

    难道顾彩英还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你别紧张,我只是想提一个要求”,顾彩英脉脉地看着女孩,道:“如果你答应了,我不仅不要你的股份,而且会把我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你,并且帮你拉拢其他股东,让你当上董事长,兼任总裁,而且我保证,我会把倾城当作自己的公司一样保护,绝对不会让马家的人继续打压。”

    苏映雪呆了片刻,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实在太大了。

    “顾会长……我……我不明白,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什么能让你付出这么多?”

    顾彩英脸上流过一抹哀伤,低声道:“你知道……我跟林飞,是什么关系吗?”

    苏映雪茫然,顾彩英和林飞能有什么关系?她摇头,表示不知道。

    顾彩英深深叹了口气,苦涩地笑道:“我是他亲生母亲……”

    “什吗!?”

    苏映雪受到惊吓一般,小手一抖,差点把顾彩英的手甩开,脸上满是惊错之色。

    “呵呵,吓到你了吧,是啊……说出来,谁能一下子接受得了呢”,顾彩英艰涩笑道:“但我说的,都是事实……”

    苏映雪脑海里,猛地回想,之前在临安大学的大会堂里,在倾城总裁办公室外,以及在酒会上的种种……

    她终于发现了一些原本不太对劲的细节,根本就是有关联的!

    林飞似乎对顾彩英有反感的意味,而顾彩英则是有意无意的,想贴近林飞,又不敢靠近。

    “怪不得……顾会长你总问我关于林飞的情况,那天酒会,还派人帮我们解围……宁可惹上马家的人,也要帮我们……”苏映雪喃喃自语,可又疑惑地道:“但为什么,你是王副省长的妻子?为什么你们不相认?”

    顾彩英目光一阵黯然,幽幽叹道:“这里面有不少的缘由,但归根结底,是我对不起飞儿……在他八岁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改嫁给了现在的丈夫……

    后来飞儿失踪了,我找不到他,直到去年,他回到临安,因为我有一直默默关注大伯家的情况,就发现了他。

    只不过,飞儿和大伯他们,都恨我入骨,是我背叛了他们……虽说我有我的苦衷,可我知道,飞儿根本不会给我解释的机会,他也不会相信我所说的”。

    苏映雪蹙眉,她想起,那天林飞问自己,是不是要找顾彩英寻求帮助,还一脸严肃的样子,原来是因为恨顾彩英这个亲生母亲。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你有什么苦衷,说出来总比不说好啊”,苏映雪认真地道。

    顾彩英却是摇头,泪眼莹莹地道:“映雪,你不会明白的……有些真相,说出来,只会更伤人。不管我怎么解释,就是我对不起飞儿他们父子。

    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过去那十几年,在孩子成长最关键的时候,我什么都没能做,只带给他无数的痛苦……

    所以,我希望在我剩下的半辈子里,能够尽我所能地弥补他,我希望有生之年……他还能喊我一声‘妈’……”

    苏映雪看着已经泣不成声,语带哽咽的顾彩英,有些不知所措。

    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眼前的美妇人,突然成了爱人的母亲,不管林飞是否愿意认她,但顾彩英肯定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那也就是说,她就是自己货真价实的……未来的婆婆!?

    苏映雪感到很凌乱,自己该怎么办?林飞似乎很讨厌顾彩英,可顾彩英又不像是骗她的,因为她若是不想认林飞,根本不必说这么多。

    女人的眼里,那种母亲的期望与压抑着的母爱,同样是女人,她可以感受到。

    苏映雪想起自己的母亲,那个从来不跟自己提工作,却默默做了许多了不起决定的家庭妇女……或许林飞跟自己一样,并不了解他妈妈吧。

    “顾……顾会长……”苏映雪还是没法叫别的,小声问道:“你……是想让我劝林飞……接受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