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51章 【工作和爱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51

    顾彩英吸了吸鼻子,抱歉地看着女孩,却是摇了摇头,“不是……你就算劝了,飞儿也不会听你的,这不是容易解开的结,因为我终归无法跟他解释当年那一切”。..

    “那你是想……”苏映雪不解了。

    顾彩英带着几分恳求地道:“映雪,我并不奢望飞儿能够彻底原谅我,我只盼着,他能有一天,允许我在他身边,尽到一点母亲的责任。我希望他能过得好,不要像小时候一样吃尽苦头。

    而你,会是沟通我和他之间,最好的桥梁。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而你也恰好爱着他,我相信只要你肯帮我,早晚有一天,我可以和飞儿,好好地坐下来,哪怕一起吃餐饭,我也心满意足”。

    苏映雪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要她当“缓冲带”,虽然不太愿意,因为难免会跟林飞有矛盾。可毕竟是林飞的生母,她似乎又没法避开,总不能跟林飞一样,铁了心就恨这女人。

    犹记得那次谈起顾彩英的时候,林飞的脸色是那么难看,她很难想象,恨自己的亲生母亲,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如果可以,她倒真希望哪天,林飞能卸下这副枷锁。

    可她也不傻,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林飞会连带她一起讨厌,这绝对不是她想看到的。

    “映雪……”顾彩英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地道:“我想求你的是,能不能……乘早的,跟飞儿把婚事定下来?”

    “啊?”苏映雪脸蛋霎时娇羞地火红一片,她万万没想到顾彩英是这意思!

    顾彩英笑眯眯道:“最好是结婚,但订婚也成,只要你确定成了我儿媳,那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么?我把倾城的股份直接转让给你,这也顺理成章,帮你把马家的气焰压下去,也不算帮外人。

    我不是想让你帮我一下子劝说飞儿,只需要以后的日子里,有更多的机会能够渐渐拉近关系,适时地帮我说说话,就可以了。

    等到你们有了孩子,飞儿自己当了父母,很多东西,他也能慢慢体会到,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我共同努力,他会明白我的心意的。

    映雪,我真心喜欢你这个孩子,一般女孩子,我是看不上的,我觉得你跟飞儿是般配的,你们也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你说呢?”

    顾彩英说到最后,还不忘赞美一番,满眼的殷切之色。

    苏映雪却是头脑冷静地很,她思忖片刻后,摇了摇头,道:“对不起,顾会长,我不能接受你所说的这些”。

    “为什么”,顾彩英一阵紧张地问。

    苏映雪清声道:“我是想要把公司运营下去,也确实想找到一个可靠的官方背景支撑,但这不意味着,我愿意把自己的私人感情生活,和工作混淆起来。

    我要追求的事业,让我不得不做出一些并不见得善良和光明磊落的事情,但我希望,我的爱情,我未来的家庭,会是纯粹的。

    一旦我接受你所说的,在我看来,就等于是用自己的爱情,换取财富和权势,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对我来说,这三十多个亿的股份,其实并不见得多了不起,你也应该明白,如果我在乎钱,我大可以直接跟华尔街的那几位巨头说一声,他们很乐意聘用我担任更高领域的职务。

    到时候美国政府会对我实行保护,别说马家,就算是是他们背后的地下组织,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我在这里跟您谈判,最大的筹码,不是那三十亿,其实是我自己,你不需要花费极小代价,成为倾城的董事长,而我,会在五年内把倾城打造成你难以想象的商业帝国”。

    顾彩英直直地盯着女孩的双眼,苏映雪那眸子里的是自信光芒,让她都心头凛然。

    她明白了,苏映雪早就已经脱离了对金钱的追求,她要的只是成就。

    就像一个傲视天下的运动健将,满世界收集自己的奖杯荣誉一般,她根本不在乎,附带来的奖金是多少。

    她之所以找上自己,无非是因为,她和王邵华夫妇这一对,恰如其分,不算特别高层,但又足够对付现在那些人,她并非真的迫不得已才来找自己。

    所以,要苏映雪违背她的意愿,顾彩英并没什么优势,她大可以去找别的后台,并非需要一棵树上吊死。

    顾彩英心中有些不甘,蹙眉道:“映雪,你这么做,就不怕五年之后,变得一无所有?这可是五年的心血,你真的不在乎?”

    苏映雪却是很干脆地点点头,“事实上,如果五年内一切顺利,可能我自己就会离开倾城,我只想看着它好,并不是想霸占它。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不缺钱,离开了倾城,我到时还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

    说到“孩子”,苏映雪脸蛋不由闪过一丝羞红,但讲得却是大大方方:“我小时候,爸爸妈妈陪我的时间少,后来妈妈走得早,更是没了和母亲多相处的机会。我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孩子,跟我一样,在孤独中长大。

    五年后,我就快到三十岁了,一个女人到了三十,也该换一种生活,做一些别的事,总不能光顾着工作,失去人生的乐趣,不是么?”

    顾彩英感到一种无力,她真是要被打败了,这个女孩说起自己的人生安排,非常简单直接,仿佛她说什么,就肯定会如何。

    这是一种对自己能力的偏执坚信,每个阶段都会按照她的计划走,而苏映雪似乎……确实有这样的能力。

    “你……你既然这么在乎家庭,亲情,就忍心看着飞儿这么一直恨我么?”顾彩英语气也软了一些。

    苏映雪抿了抿薄唇,歉然道:“虽然我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林飞经受了不少苦痛,是显而易见的。这个世上,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被原谅。就像钉子进了木板,拔出来了也会留下伤痕。

    我唯一能做的,是不会像林飞那样恨您,会尊重您这个生母,如果未来我们结婚了,我会把你当作我的长辈。我只能为我自己的人格做主。

    至于让他接受您,这不是我的能力范围,他不是那种言听计从的男人,虽然有时候很讨厌,但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顾彩英怅然若失,苏映雪的表态,等于是叫她的希望落了空。

    苏映雪道:“顾会长,我还是这么叫您吧。我希望我们纯粹以工作的角度,来谈这次合作,如果你愿意,请签下这份文件,但我绝对不会允许,牵涉任何私人的感情问题,也不希望让林飞觉得,你是因为他而跟我合作,因为,我开的条件,本就已经足够了”。

    谈话进行到这里,顾彩英脸上的失落之情,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