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60章 【迷途的羔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60

    “爸……您今天是怎么了……”苏映雪呆呆地看着父亲。阿甘小说网

    苏星原喟然一叹,几分苦闷地道:“小雪啊,我知道,以前爸爸给了你很大的压力,让你吃了不少苦,但……爸爸也是一心想让你过得好啊。我们苏家没根基,空有几百亿的资产,却都不是什么多牢靠的基业,在这个国家,有钱,不如有权啊。

    所以,我一直希望你能嫁给一个有名望,有地位的家族,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倾城国际,我们苏家,也是为了你以后能站得更高,更稳”。

    说到这里,苏星原望向林飞,道:“我之前并不希望你跟林飞发生什么感情,因为你不是普通女孩子,你想要随心所欲地谈恋爱,只会害了你自己。所以,当我得知你跟林飞在一起的时候,我很生气……”

    苏星原自嘲地笑笑,“但现在不同了,你让我大吃一惊啊。你用你的胆识和聪明才智,不仅化解了我们倾城的危机,还让我们牵上了王家那条线。虽然我们苏家的资产少了不少,可以后的日子,就要轻松得多了。

    爸爸觉得,已经没理由,阻拦你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了,所以……爸爸想成全你们”。

    听完这些话,苏映雪和林飞对视一眼,苏映雪满眼的欣喜,而林飞则一脸微笑。

    林飞总觉得,这事情有点怪,好像苏星原说得很有道理,可他并不认为,苏星原是如此单纯的一个男人。

    他对苏映雪的关心,是发自肺腑,从上次找自己单独出去聊的话,就能感受到,他对这个女儿多么深沉地关爱。

    可如今,仿佛是很轻易就改变了念头,直接把苏映雪推一样推到了自己身边。

    哪怕他的观念在转变,也转得太快了。

    可林飞暂时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便也暂时欣然接受了。

    没过多久,三人坐上饭桌,气氛融洽地吃起了晚餐。

    苏映雪才想起,姚岚竟然没在,不由随口问了句。

    苏星原叹了口气,也不隐瞒,说姚岚并不希望见到他们,去医院陪苏骏豪了,估计晚了还会去教堂做祷告。

    可这点小疙瘩,根本无关痛痒,姚岚不在,反而说话都自如许多。

    苏星原让张妈做的菜,都是苏映雪最爱吃的,一边吃,还不停给女儿夹菜,甚至林飞也帮着夹,好似把林飞看作正牌女婿了一般。

    别说林飞了,苏映雪都不太适应,父亲突然变得这么和蔼可亲。

    吃到一半,苏星原忽然笑吟吟地问道:“小雪,林飞,你们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领证结婚啊?”

    “爸!”苏映雪两腮酡红,两眼含着羞涩的晶莹,美艳不可方物,娇嗔道:“哪有你这么急的!我们认识都还没多少日子呢!”

    苏星原摆手道:“话不能这么说,有些人需要谈很久的恋爱,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很平淡,根本没多少共同经历,没什么波折,自然需要多观望。

    你们都是聪明人,又一起经历了最近这么惊心动魄的一段日子,很多东西,其实已经感受够深了”。

    “苏伯父,我看还是过阵子吧,等小雪工作轻松一些再说”,林飞也客气了几分,毕竟苏星原现在的态度已经变了。

    苏映雪也一个劲点头,她一想到结婚,其实心里还很是忐忑,对她这种性格其实很传统的女孩而言,结婚需要考虑的东西格外多。

    苏星原却是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结婚先缓缓,我给你们俩办一个订婚典礼吧,这对于咱家来说,是不可少的一个步骤,也不用邀请多少人,就一些要好的叔伯朋友,还有林飞的亲人。

    我希望你们能成为未婚夫妻,反正你们现在也住一起了,有这么个头衔,以后别人也不会说些什么闲言闲语”。

    这一次,苏映雪倒没有太反对,而是眼神含情脉脉,波光粼粼地看着林飞,询问男人的意思。

    林飞正纳闷着,怎么苏星原这么积极,好像生怕他们不结婚似的,不过看苏映雪一脸期待的样子,也不好拒绝,便点头答应了。

    “好!”苏星原大笑道:“那事不宜迟,下周周末就给你们举办订婚典礼,我来给你们安排,就当是爸爸送你们的订婚礼物!”

    温暖的水晶灯光下,苏映雪笑靥好似春桃花开,林飞看着女人撩动心弦的笑颜,心头也不禁满是温馨。

    儿时的一面善缘,换得今日的一段良缘,这或许是老天爷送给他的礼物,何必庸人自扰,想太多呢。

    ……

    夜深人静,临安东海岸边,一处哥特式的教堂。

    斑驳的花玻璃窗,在夜色下显得幽邃而深沉,月光透过一缕缕天窗的缝隙,照射进教堂内,好似一面面白莹莹的光幕。

    教堂正中央的基督十字架前,一个身穿着红色圆领抹胸连衣裙,披着白色半透明薄纱外套的中年美妇,正一脸虔诚地跪在那儿,做着祷告。

    除了外面遥遥传来的海浪声,这一刻的教堂,显得宁静无比。

    “主啊……请你救救我可怜的孩子……快让他醒过来吧……我已经快要一无所有,他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啊……”

    妇人祷告到伤情之处,眼角已经落下簌簌的泪水,而后,缓缓睁开凤眸,看着那沉默的基督雕塑。

    “是那个负心的男人,和那个罪恶的贱人所生下来的邪恶女子,他们连同了一个外来的恶魔,毁掉了我和我孩子的生活……

    请您惩罚那些不该存在于人世的恶灵,他们应该受到地狱的烈火煎熬,让他们来替我的孩子,去承受本不该属于他的苦难吧……”

    妇人嘤嘤地啜泣着,肩膀不断地抽动。

    不知过了多久,当妇人正打算缓缓起身,离开教堂的时候,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身影,已经挺立在她的身侧!

    妇人“啊”惊呼了一声,造成整个教堂里传出一阵阵回音。

    “你是什么人!?”

    一袭黑色西装,黑色西裤,正闭目做着什么祷告的男子,这时划了一个十字,才转过身来。

    金色的头发,高挺的身材,英俊的面孔,这是个充满着邪魅气息的西方白人男子。

    “可怜的羔羊,你不是正在祈祷,主用圣光,为你驱除灾厄么?”金发男子咧嘴笑着,竟是用汉语开口。

    美妇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两只手紧张地缩在胸口,“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这里的神父”。

    她跟这个教堂的神父关系很好,所以才能深夜到这里来做祷告,通常都是由那个神父在门外等着,让她一个人安静地做完祷告。

    若是有人进来,神父应该会先告知她才对,可她竟然什么都没听到,这人就出现了!?

    “神父?”金发男子伸手指了指天穹,“他已经回到了主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