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62章 【我不入地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62

    可想是那么想,总归不能那么干,毕竟兄弟一场,是战场上能把后背托付的过命交情,让人家一来就坐牢不太合适。..

    “小雪,我去警局一趟,一个朋友遇到点麻烦”,林飞实在不好意思跟苏映雪解释。

    苏映雪一脸好奇,林飞的朋友她上次就见到个叶梓萱,是个奇怪的女人,这回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家伙,怎么会刚到临安就进局子呢?

    “嗯,去吧”,苏映雪点头,不过提醒道:“别忘了下午的事,我会先去车站等你”。

    两人虽然下周要订婚,但正儿八经的约会还没有过,于是约好了,这周末一起坐高铁前往江省东南部的渔港市,那里是纯粹的海滨旅游城市,距离也不算太远。

    苏映雪早听说那里的日落特别漂亮,不过以前没伴侣,去看总归怪怪的,这次总算可以如愿了。而且,来回路上坐高铁还能沿途经过好多座风光壮丽的跨海大桥。

    林飞笑着应了声,表示知道了,似乎生怕苏映雪多问起点什么,赶紧出门,没一会儿就开这车出发了。

    来到临安警局,林飞一进大门,不少警察见了他都下意识地避开了走。

    林飞觉得有些好笑,看来自己在警局“凶名远播”了。

    进到大办公室里,只见两三排座位正一字排开,上面坐着大量衣着不雅的男女老少,有的还是学生,有的则是年过半百,一帮子人坐在那儿,似乎正等着警方慢慢处理他们。

    林飞一出现,几个原本正在审问的警员都脸色有点发僵,停下了手上工作,小心地看着他。

    林飞找了一个警员,尽量显得客气地问:“警察同志,我想保释一个叫姜小白的男人,你知道在哪么?”

    警员面色不自然地道:“请问……长得什么模样?”

    林飞想了想,犹豫了下,才说:“是个光头,模样挺秀气”。

    “噢!”这警察立刻反应过来,其他旁边的警员也都露出恍然之色,而一些被抓的男女,原本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但听到这叫姜小白的男人,好几个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他呀,那个和尚!”

    警察虽然害怕林飞,可似乎觉得太好笑了,指了指局长办公室,“我们白局长正亲自审问他呢。”

    林飞脸都黑了,本来还想隐瞒一下这货出家人的身份,可没想到,他早就暴露了!

    之所以叶梓萱和林飞都不太想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家伙明明是出家人,可竟然因为“大保健”被抓了!这样的人说你是他朋友,谁都觉得丢人啊!

    林飞苦着脸,白欣研竟然亲自去审问姜小白,该不会他又犯事了吧。

    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的白欣研喊了声“请进”。

    林飞推门而入,刚一进去,就见到一个身穿黄色僧袍,眉目清秀,面如冠玉的英俊和尚,正坐在那儿。

    虽然双手还戴着手铐,可怎么看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那对眼珠子里,却是透着坏坏的贼光。

    一见到林飞进来,和尚就跟弹簧似的从座位上跳起来,根本没出家人的矜持,像个小姑娘似地扑向林飞!

    “刀哥!你可算来啦!”

    林飞就知道这货要来抱自己,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姜小白的身体直接一坠,眼看着要摔个狗吃屎,可他不知怎的足尖轻轻碰了碰地面,身体又前倾了几寸,两只还被铐着的手,顺势抓住了林飞的大腿!

    一袭警服坐在那儿的白欣研都看得有点犯晕,这和尚跟个即将被抛弃的小媳妇似的,这么贴住林飞的一条腿,生怕林飞离他而去。

    “呜呜……刀哥,我想死你了!”

    “滚你吗的!放开!姜小白你就不怕被全天下的和尚追杀么!有你这么当出家人的么!?”林飞一脸郁闷地教训道。

    姜小白“噌”地蹿起来,双手合十,一脸义正言辞地道:“阿弥陀佛,小僧是看那澡堂子里邪气氤氲,世人沉迷于污浊,才想用我佛慈悲,感化世人……

    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哎呀!刀哥别走!我错了!小僧罪孽深重还不行么……”

    眼看着林飞已经不耐烦要离开,姜小白赶紧又要抱大腿。

    林飞一只手按在他脸上,把他给推开,对着白欣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白警官,这货虽然脑子有点问题,丢菩萨的脸,但无奈我跟他认识,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保释他?”

    白欣研却是美眸里闪过几丝异色,问道:“他叫你‘刀哥’?是你以前的代号么?”

    她之所以特别要审讯姜小白,正是因为她看得出来,这个和尚其实不是一般僧侣,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古武者才有的气息,只是普通人发现不了罢了。

    而后来一个叫叶梓萱的联系人说,会有一个叫林飞的男人来保释,白欣研更加重视起来。

    这个叫姜小白的和尚,恐怕是跟过去的林飞有所交集的人物。

    她把姜小白带到办公室,想套出一些林飞的背景来,可这和尚口风很紧,关键的地方一概不提,还老是用一种色.色的眼神看着她。

    白欣研无奈,果然跟林飞有交集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个姜小白只是看着荒唐,但关键性的分寸很清楚。

    不过,也不算完全没收获,她听到了林飞另一个称呼,“刀哥”。

    林飞眯了眯眼,笑道:“只是一个小外号罢了,不值一提。白局长,保释他要多少钱?”

    白欣研沉默了片刻,突然展颜一笑,好似冰山消融,鲜花绽放。

    “不必了,既然是林先生的朋友,直接就可以离开,来,我送送二位”,白欣研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飞一愣,这女人竟然对着自己笑?还这么客气!?

    之前在用她的手杀血鸦的时候,这女人可是恨不得把自己都吃了,这会儿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

    无事献殷勤,林飞觉得有些不妙,但白欣研再怎么样也折腾不起大波澜,林飞也懒得多想。

    姜小白听到可以走了,欢喜无比,又恢复成一副“高僧”的模样,边走出办公室,边对白欣研道:“这位美女警官施主,小僧自小钻研周易占卜之术,擅长相面,观女施主天仓开阔,耳下垂珠,乃是旺夫、长寿的好面相……不知女施主今朝是否已经有如意郎……哎哟!刀哥!疼!!”

    林飞的一只手已经揪住了这货的耳朵,拧了大半圈,疼得姜小白直咧嘴龇牙。

    “白警官,不好意思,这家伙就喜欢吹牛……其实他连完整佛经都没一篇能背全……”林飞抱歉地笑道。

    白欣研点头,嘴角微微带着笑意,不过这一次不是装的,她真觉得这和尚有点意思,可惜看不出他的实力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