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74章 【你不怕死了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74

    一大群宾客吓得脸色苍白,谁也不敢拦着,都让开了一条打道,给林飞三人迅速地通过!

    苏星原等人一阵惊愕,林飞身边的这和尚到底什么来路!?

    可他们也无暇多管这点事,订婚典礼如今无疑悲惨收尾,看这苏映雪那失魂落魄,无助含泪的样子,再看看顾彩英那后悔不已,掩面痛哭的样子,苏星原感到头一晕,天旋地转!

    一想到造成这一局面的,正是身边的女人姚岚,苏星原就想直接打她几十个耳光!

    可当他扭头看向身边,姚岚不知道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大元和林瑶自然也没心情继续留在这里。阿甘小说网林大元愤愤地瞥了顾彩英一眼后,就跟林瑶一起离开。

    冲到酒店外的林飞三人,上了叶梓萱的车后,立刻开出了酒店。

    林飞坐在后座上,不停地抱着脑袋,发出低沉如野兽的粗重喘息,冷汗涔涔冒下来,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一丝清明。

    “刀哥!刀哥你怎么样!?这……这怎么回事,你的内力封住以后不是就没问题了吗……难道又复发了!?”

    “难道是什么物质中毒了?”叶梓萱开着车,说完又摇摇头:“不对啊……且不说你的身体根本不惧怕绝大多数的毒素,就算有人对你下毒,你对世界上的毒基本都清楚,多半会被你发现啊……”

    林飞摇着脑袋,道:“我也不知道……但应该不是中毒,世界上能对我下毒的人屈指可数,而且毒素对我几乎无效……

    应该是什么别的东西在刺激我的大脑……从内部扰乱我的神智,那人对我很了解,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我的风池穴痛感很明显,内力有点不受镇压……”

    “那怎么办?要不……要不我把你打晕?”姜小白抓狂地问。

    叶梓萱直接大骂道:“你疯了吗!?万一你的力量不足以打晕林飞,反而引起他体内被封的真气外泄,破开了封闭,他可能就彻底要发狂了!”

    “可……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啊!”姜小白挠头。

    林飞眯着眼,眼中金光跳闪着,道:“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然不会突然就如此难以控制”。

    林飞想到什么,赶紧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找到了一个号码,正是之前在商协酒会聊天时留了电话的方雅柔!

    “喂,林飞?”方雅柔正在办公室里写着医学论文,很意外林飞竟然第一次打电话来。

    林飞紧咬了下牙关,道:“方医生,你们医院肯定有氟哌啶醇和氯羟安定的药物吧……给我尽量多拿一些,我现在去你们医院地下车库,快!我有急用!!”

    “什……什么东西?”方雅柔听着林飞的声音极为不正常,追问道:“你说清楚……我没听明白……”

    “该死……你不知道氟哌啶醇是什么?那Haloperidol和Lorazepam,听说过吗!?”林飞以为女人不知道两种药物的汉语名称。

    “我……我怎么不知道!可……可你要精神药物干嘛!?”方雅柔生气地道。

    林飞都快哭了,“雅柔……快……我需要你帮这个忙……”

    方雅柔还是第一次听林飞用这种口吻说话,心里着急,只得答应,“好好,我现在就去,你去地下车库F区最里面,那里人少!”

    她也清楚,恐怕林飞现在状况很不寻常,应该不方便被人撞见。

    幸好医院也不远,叶梓萱开车极快,一路狂飙,闯了两只红灯,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冲到了医院地下车库。

    这时,一身白大褂的方雅柔正好急急忙忙地跑下来,女人额头鼻尖也都是细汗,看来是一路小跑着过来。

    “林飞?林飞怎么了!?”

    方雅柔见车门一开,里面的林飞脸色惨白,可眼神却凶神恶煞,又痛苦不堪,都顾不得奇怪车里有个和尚,就关切地问道。

    “把药给我!”林飞看到女人手上的两瓶西药,就一把夺了过来。

    略一看上面的药品名称没错后,林飞直接拧开了,就把一堆药丸往嘴巴里灌!

    方雅柔睁大了美眸,惊呼着想去阻拦,“你疯啦!?氟哌啶醇的剂量每天不能超过60毫克的!不然会出事的!!”

    虽然她不是精神科方面的医生,但也了解过不少药物,此时见林飞把药当糖豆一样倒进嘴里,并且嚼碎了才吞,吓得心肝都要飞出来了。

    一旁的姜小白却是拦住了方雅柔伸过来的手,正色道:“医生,不要紧,飞哥不会有事的,他只是需要时间缓一缓”。

    叶梓萱已经从车里取了一瓶子矿泉水,给林飞递过去,让他把两罐子药全都吞咽。

    大量的药物进入腹中,林飞痛苦地开始捂着腹部,直接一头栽出了车子,在地上开始翻滚!

    “啊……啊……”

    林飞喉咙里发出齿轮摩擦般的声音,好似要吐出来,可又因为呼吸滞涩而要断气一般。

    “林飞!林飞你怎么样了!?跟你说不能吃这么多啊!”方雅柔急地都要点眼泪了,蹲下身想去扶住林飞。

    可她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控制林飞,直接被男人无意间的一记翻滚,就装得一屁股摔倒在地。

    姜小白二话不说地用力抓住林飞的上半身,满眼的担忧和不忍,可无可奈何。

    “刀哥……刀哥你挺住……”

    一旁的叶梓萱也眼眶发红,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林飞受到这种大脑深处的痛苦,这个男人拥有着远超世人能想象的大脑,可他也为此经受了非人的折磨!

    若不是自小就在生死边缘,走着刀刃,吃尽苦头地长大,恐怕一般人经受这样的折磨,早就自杀了!

    林飞在浑身一阵猛烈的痉挛后,终于似乎安静下来,他的眼里满是疲倦,大口喘息着。

    “放心……我没事……只是……需要休息……”

    林飞主要也是说给方雅柔听的,见女人这么关心自己,还是有些感动,其实自己跟她真没多了不起的关系,只能算茫茫都市中,一个颇为能聊得上话的红颜知己。

    所以,方雅柔这种真挚关心的泪水,格外弥足珍贵。

    “你是医生……应该知道,氯羟安定的成分,服用过多,会有嗜睡昏迷的状况……”

    方雅柔抹着眼泪,不满道:“你知道还这么吃!?你不怕死了吗!?”

    “呵呵……”林飞咧嘴,苦笑道:“哪这么容易死……我只是当强力安眠药吃罢了……”

    说着,林飞无力地抬起左手,因为浑身开始酸软,他抬了一半,就要晕阙一般,又放了下去。

    “小白……”

    “刀哥,什么吩咐!”

    林飞努力让自己醒着,道:“我怀疑……问题出在戒指上……你……你帮我把戒指摘了……”

    “戒指?”

    姜小白和叶梓萱都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看来是林飞镇定下来后,终于想到了关键点了!

    方雅柔这才注意到,林飞一身新郎官似的打扮,还戴着一枚铂金定情戒指,不禁有些错愕。

    姜小白赶紧把戒指给摘了下来,仔细地一看,突然发现,这戒指的内壁,竟然有一抹淡淡的银灰色,绝非铂金本来的色泽!

    “刀哥!这是什么东西?像是黏附在上面的一种涂料!?”姜小白把戒指拿近到林飞眼前。

    林飞此时已经被大量药物强行给折磨地昏昏欲睡,努力睁眼看着那戒指里面的东西,大脑尽可能转动着……

    “原来如此……”林飞眼中流露一抹恍然之色后,苦笑道:“维克多……我倒小瞧他了……”

    “维克多!?是他干的!?”

    姜小白和叶梓萱面露震惊之色,而方雅柔则是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