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76章 【滚烫的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76

    乌云叠嶂,宛如山峦耸立于城市上空。..

    暴雨倾盆,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片水幕之中。

    高温被无情地扫走,临安的天气变得阴冷而潮湿。这个世界,仿佛人的心情一般,沉重而阴郁。

    “妈妈!妈妈!你别走!!”

    在临安已经日渐被抛弃的老城区一条街道上,一个稚嫩的童声正大声哭喊,歇斯底里。

    小男孩冲在雨帘里,那豆大的雨点好似能把他瘦瘦的身板给直接击倒在地,那狂烈的风能将他随时吹走。

    他那双塑胶凉鞋早在绊脚的时候给扯破了,一只脚赤着,踩在阴冷坚硬的地砖上,每一步都生疼。

    可男孩还是不愿意退缩,他跟不要命一般奔向街口的那辆黑色商务车。

    在那里,一个身穿碎花裙衫的年轻妇人,正在一名英俊西装男子的陪同下,由两名黑衣保镖送着,准备进车里。

    男子为女人撑伞,殷勤地扶着,不让女人滑着,更不舍得让女人被雨水淋着。

    听到男孩在后面不停地大喊大叫,那对男女停了停,转过身来。

    女人目光里满是晶莹的泪水,可只看了男孩一眼,就狠狠扭头,示意一旁的男子也不要多看。

    两人加快脚步走向车子,似乎一刻也不肯多留,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妈妈!!妈妈……妈妈不要丢下飞飞!妈妈……呜呜……”

    男孩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他脚下一个不稳,直接一个绊脚,摔出去一米多远,手掌和膝盖,甚至下巴都磕着,蹭开了皮肉。

    鲜红的血液,就如同阴暗天空下唯一的色彩,在灰冷的街道地砖上漫开。

    “妈妈……呜呜……”男孩想爬起来,可怎么也没力气了,他的腿疼得跟火烧一样,他的力气都在跑过这条小小街道的时候耗尽了。

    “妈妈为什么不要飞飞……妈妈不要走……妈妈……呜呜……飞飞以后不淘气了……妈妈你回来啊……呜呜……”

    男孩无助的痛哭声,引得几家路边的小商铺店主都撑伞跑了出来,担心地看着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可那对男女,已经在保镖护送下进了车,女人至始至终没再回头看上一眼,好似充耳不闻。

    很快,黑色的商务车毫不留情地开向了远方。

    “小飞!!小飞!!”

    终于,几个浑身已经同样湿透,着急跑出来的男女,从不远处追了上来。

    当头的一个男子,顾不得头发湿哒哒地耷拉在眼前,眼中全是锥心刺骨的怜惜,冲过来,一把从地上抱起了男孩。

    男孩疼得已经唇色发白,眼里满是泪水,哽咽啜泣,说话都说不清楚。

    “呜……爸爸……妈妈不要飞飞了……妈妈跟坏男人走了……”

    男子已听这话,无语凝噎,除了死死抱紧孩子,却是一脸的失落与痛苦。

    身后的一名稍长的男子眼中全是愤怒与不甘,大吼道:“大友你到底是干嘛!?干嘛放那贱人走!?这么多年你为她做了这么多,现在有钱的男人来找她了,就抛下你和孩子头也不回地就走!你难道就真能忍这口气吗!?你他吗到底还是不是我弟弟!!我们姓林的穷,可还不至于做孙子!!”

    “哥!!”男子大声打断,抱紧了儿子,摇头,“别说了……别说了……这都是命……”

    男子说着,伸出冰冷的手,抚摸着儿子瘦瘦的小脸,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小飞……别怕,你妈妈不是不要你了……她有事忙,要去很远的地方……妈妈不在,不还有爸爸吗?

    爸爸会给你买新衣服,给你做好吃的,爸爸以后绝对不会再打你……爸爸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男子一边说,一边自己却是泪如泉涌,就连身后的几人,也都泣不成声。

    一种身在底层的屈辱与背叛,让他们不甘却无可奈何。

    人世间最丧尽天良的诸多恶迹,抛夫弃子,恐怕难以排除其中。

    但讽刺的是,明明是这样难以的事,有的人仿佛做得心安理得……

    暴雨中,这对紧紧抱着的父子,只能感受彼此的体温,才能有一丝丝的安全感……

    男孩不停抽泣着,似乎听到父亲的话,情绪稍微平复了点,可怜巴巴地点头,“嗯……”

    男孩很想哭,可他看见,从来都不哭的爸爸,竟然也在哭。

    爸爸的眼泪那么滚烫,落在他的小脸上,让他不禁怔怔出神,仿佛这些眼泪是一颗心被焚烧后,落下的灰烬……

    脸上的泪水,还是雨水,已经分不清了,总之……很烫……很烫……

    灼热的温度,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

    眼看着刀片要突袭身后三人,姜小白眼疾手快,脚步一个近乎不可能的腾挪,挡住了大部分的刀片发射轨迹。

    龙爪手真气外放,犹如实质的一只龙爪,散发着一片金辉,将那飞射而出的刀片都轰然震散!

    刀片被射向四面八方,切入到水泥墙壁,竟然直接就嵌了进去!足见其锋锐!

    秃鹫冷哼一声,锯齿匕首又一挥舞,竟是如磁铁般,将那些刀片又收了回来,显然是随时可以进行下一波的偷袭!

    可饶是如此,这一次的进攻也不是没有收获。

    姜小白的胳膊上,被一块刀片附着的杀气破开了真气防御,生生划开了一道口子!

    献血飞溅,好似一朵朵飘零的红花,落在地上,也落在了后头的叶梓萱身上,林飞的脸上……

    “白骨!!”叶梓萱惊呼一声,差点顾不得其他,准备投掷炸弹。

    可姜小白赶紧拦截她,“别!这里是医院,炸了会死很多人!!”

    “可你!”叶梓萱急得不行。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姜小白凶神恶煞地盯着秃鹫与弗兰明哥,豪情万丈地道:“就这点本事?哼,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白骨,休要逞强,你虽列战神榜四十九,可白银七段的实力,不过比秃鹫强了两段,比我强了四段,就算单对单我们不是你对手,可你以为,以一敌二,你还有三个拖油瓶的情况下,能奈何我们!?”

    弗兰明哥不屑一笑,与秃鹫对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两人这次竟是直接打算绕过姜小白,直接对其身后的林飞下手!

    姜小白自然不能让他们如愿,可两人左右拉扯,他分身乏术,只能用真气疯狂外延,龙爪手好似金龙狂舞,带其数道横纵涟漪。

    可左右开弓,等于自身空洞大开,两名杀手很快找准了机会,避开龙爪手最猛烈的几次进攻后,反身刺向姜小白双侧肋部!

    姜小白深知那锯齿匕首的刀刃破坏力更足,于是之好避重就轻,先闪开了秃鹫的那一斜刺,可当要试图闪避弗兰明哥的进攻,已经为时过晚。

    “噗噗!……”

    连续的三次突刺,锐利长刺从姜小白的右侧肋下挑起片片血肉,险些就直接刺入肺部!

    虽然避开了内脏受损,可这么下去,被伤到也是早晚的事。

    姜小白不甘地怒吼一声,他没想道对付两个本比自己弱的杀手,却因为束手束脚,无法全力施展,搞得这般田地。

    他狠狠一咬牙,知道这么下去自己无法占得便宜,索性拼一把,先干掉一个再说!

    他运足了真气,连续数十记罗汉伏虎拳好似一记记金光闪烁的铁锤,势大力沉,刚猛无匹地*得秃鹫与弗兰明哥只好暂避锋芒。

    见距离拉开后,龙爪手浑然不惧受伤,一把抓住了那弗兰明哥的利器,反向将身体一带,一脚正中踹在他的胸口!

    “砰!”

    弗兰明哥身体倒飞出去,但姜小白也不好过,这会儿又被秃鹫一刀子割在左侧大腿上,血肉沫子飞溅,引得姜小白一声痛吼。

    可这一代价姜小白认为还是值得,至少弗兰明哥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可是,同一时间,他发现弗兰明哥与秃鹫的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奸计得逞般笑容!

    “不好!”姜小白猛一回头,他意识到,这俩家伙是故意退缩引自己远离身后的三人!

    原本谁也没发现的一条细长身影,就跟一条巨大的壁虎一般,从车库的顶部,就攀爬着,从一个阴暗角落冲到了叶梓萱三人的正上方!

    身影刚刚还是一片白色,跟天花板的涂料融为一体,可这一瞬间闪现,已经是化作一身黑色忍者服,手上更是抓这一枚梅花镖,森冷的镖头淬毒而闪烁着妖艳的绿光!

    “变色龙!?”

    姜小白与叶梓萱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个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