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97章 【没问你们意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97

    许薇深深自责,若不是她最初勾搭苏星原,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原本林飞和苏映雪恐怕已经和好,却因为自己,造成了更多的误会!

    可是,当感受到林飞抓着她的手,那厚实,那温度,她的心就动摇了,她不敢告诉林飞这一切!

    她害怕,若是说出了真相,林飞会怎样看待她这个“姐姐”。..

    哪怕她也是被母亲要求这么来做,可她毕竟做了!

    林飞是把她想得那么完美,那么甘于牺牲,可事实上,她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一个骗了姐妹,又骗了青梅竹马的大骗子!

    办公室里,看着林飞带许薇离开,苏映雪颓然地跪在了地上,可她没功夫伤心难过,想起苏星原要急救,立马打电话去医院。

    而林飞则是带着许薇一直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库,上了车子,直接出了倾城大厦。

    坐在车上,许薇不安地道:“林飞,这件事不怪小雪的,都是我的不好,你别生她的气,你们才刚订婚,别为了我做傻事”。

    “许薇姐,你到现在还帮他们父女说话?你越这样,我就越为你不值”,林飞道。

    许薇一阵默然,她知道,林飞是不相信,她是那种愿意主动勾搭有妇之夫的女人。

    她自己也没胆量这么说出口,看着为自己愤愤不平的男人,她不敢想,若真相被他得知,会不会弃她而去!?

    两个人各怀心事地冷静了会儿,林飞忽然转头笑道:“许薇姐,你把破的丝袜脱了吧,我带你去吃一顿好的,压压惊,忘了这些不愉快”。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饭点,林飞也不管许薇连说不必,直接就开车找了一家附近环境极好的西餐厅。

    许薇心里感动,林飞刚刚才和苏映雪和好,却引发更大的矛盾,都因为她,可是,男人第一时间想的,确是给她压惊,让她心情好起来。

    她心中哀叹:林飞啊林飞,你知道么,你越对我好,我的心里就越愧疚,越难以把真相说出口……

    可她不敢表露,尽量露出温婉甜美的笑容,跟着林飞进入餐厅。

    这是一家双层的音乐西餐厅,一楼有专门的表演舞台,有西洋乐队平时演出,也可以由一些擅长乐器的宾客来即兴发挥。

    林飞正是希望许薇听听音乐能心情好点,才带她来这里。

    到二楼找了一张双人座,林飞特意点了一瓶波尔图产地的红酒,为许薇要了一份菲力牛排,自己则要了一份相对硬一点的纽约客,搭配着几个小菜,点上白色蜡烛,颇为温馨惬意。

    耳边是楼下乐队的悠扬旋律,餐厅里宾客们享受地品着红酒,听着音乐,珍惜大都市里得之不易的一丝空灵。

    许薇也被音乐所吸引,不好的情绪慢慢平复,感激地看了男人一眼,却见林飞正目光柔和地看着她。

    许薇脸蛋微微泛红,“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飞笑了笑,“知道这首曲子来历么?”

    “你知道?”

    林飞喝了柠檬水,轻声道:“这是十九世纪奥地利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的作品,升C小调,第五交响曲第四乐章,小柔板。”

    “真的假的?”许薇笑道,“你不是看姐姐没多少文化,也没出过国,就随便编造了些忽悠我吧”?

    不等林飞说什么,忽然从许薇身后,传来一个妇人的柔和嗓音。

    “这位先生没骗你,小姐,这确实是马勒的作品”。

    因为靠近围栏的一圈较为受到欢迎,座位离得较为近,刚刚林飞与许薇谈话的声音,后面的一桌客人也听得仔细。

    许薇一回头,见到的是一个秀美端庄的妇人,妇人看着四十几岁的样子,但从气质上看,应该还要年长,只是保养得很好,很容易想到,年轻时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美人。

    妇人跟林飞和许薇友好地点了点头,笑道:“不好意思,没打扰到二位吧”。

    “不,怎么会”,许薇客气地道,林飞自然也无所谓。

    妇人笑吟吟道:“我只是很好奇,马勒虽然是了不起的作曲家,但能听出这首曲子以及第几乐章的人,应该是相当专业,对管弦乐有较深研究的人。这位先生是学音乐的么?”

    林飞莞尔,“小学都没毕业的人,哪学过音乐。只是我这位女伴今天心情不好,马勒的作品其实一般都是阐述他对西方精神学的一种理解,他包含了对宇宙,对自然的独到观感。

    听听这样的音乐,去细细体悟,自然能让心情也变得放松自在。”

    许薇一愣,原来林飞是这个意思,并非为了卖弄什么,而是想让她仔细品味音乐中的一些内涵。

    妇人听林飞说小学都没毕业,微微讶异,感慨道:“虽然这位先生说没学过音乐,但对马勒的作品讲述的东西,却是说得一点不错,音乐就是有这种神奇的魔力,才让爱它的人无法自拔”。

    毕竟萍水相逢,林飞也没兴趣跟这陌生妇人聊天,妇人也有同桌的一个女性友人要叙旧,说完这些话后,就没再多交流。

    等牛排上来,林飞跟许薇饮着红酒,开始用餐。

    只是,毕竟刚刚还发生了那样的事,许薇总归不是很放得开,时不时就会出神,而林飞心里也因为对苏映雪的复杂感情,颇为烦躁。

    列夫-托尔斯泰说,“只有深爱的人,才会体会莫大的痛苦。”

    林飞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深深爱着苏映雪,毕竟两人相识的时间还很短,虽然她小时候的身影,已经在自己心田深处牢牢扎根,可自己这会儿确实很痛苦。

    他无法原谅,敢对许薇做这种事的苏星原,但苏映雪明知道许薇一直有遭到祸害,却要护着她的爸爸,甚至为了苏星原,要以命威胁。

    他觉得自己受到欺骗,自己在乎的人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而且自己被一个人渣父亲比了下去!

    偏偏,他根本无法狠心对苏映雪做什么,这种感觉,糟糕透顶!

    两人也没多少兴致谈天,吃着吃着,就差不多把酒和牛肉吃完了。

    这时,楼下的乐队停了,有一名主持人用较为平和的嗓音,介绍说,有一位省内小有名气的钢琴演奏者,打算表演,请大家给予一些掌声鼓励。

    林飞扭头看了眼台上的钢琴,脑海里浮现起过往的一些画面,突然很是想念一个离开了一年多的倩影……

    “等下!”

    林飞直接起身,大喊了句。

    一楼刚要走上台的那名衣冠楚楚的演奏者,以及不少宾客都看向林飞。

    许薇和那个陌生妇人也奇怪地看着男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林飞二话不说,迈着步子,快速地下楼,穿过餐厅,来到演奏舞台前。

    “下去,我要弹”,林飞对着那演奏者说道。

    主持人笑吟吟道:“这位先生,如果想要为大家演奏,请等……”

    “我没问你们意见”,林飞冰冷的目光扫视台上几人。

    那演奏者气得直咬牙,可看到林飞那阴冷的眼神,就不禁吓得不敢直视,只得一副大度的样子,“哼,跟你这种粗人没什么可说的!”说完,就迈步下台。

    主持人皱了皱眉眉头,没好气地就走下了台,丝毫没打算照惯例访问一下要弹奏什么。

    在场的宾客都是颇为有文化修养的人,见到这么个暴发户一样的家伙没素质地去抢着要弹琴,不禁都露出不屑鄙夷之色。

    林飞压根懒得管周围人怎么看的,他只是想弹琴,所以谁也不能挡着他。

    只是林飞也没注意到,在餐厅二楼的一个贵宾小包间里,一对男女认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