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198章 【SHADOW】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198

    “紫晴,这个不是瑶瑶的堂哥么?那个和苏映雪订婚的男人?”一身花纹纪梵希衬衣的李一鸣皱眉道。..

    对面坐着的女孩,显得精神头不太好,颇为文静,正是王紫晴。

    原本她是打算在苏省待上一个月再回来,但王紫晴通过一些上流社会的朋友处得知,订婚宴当天,惊人地爆出一个消息,林飞竟然是过去顾彩英嫁给王邵华前所生的儿子!?

    王紫晴一整晚都没睡着,想到林飞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化这么大,之前还一直纳闷,这回终于有了答案,就急匆匆赶回临安,想问个明白。

    结果,顾彩英也没瞒着他,告诉她,林飞确实是她哥哥,只不过没血缘关系。

    一时间,王紫晴明白了很多前因后果,心中委屈,怨愤,自己当年还只是一个小丫头,哪知道这么多大人们的纠葛?

    至于为何顾彩英要抛下林飞父子,她不敢问,虽然顾彩英不是她亲生母亲,但却是将她一手带大的养母,一直都感情很好,她生怕听到一些,关于顾彩英不好的事情。

    林飞怨恨顾彩英,连同她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妹妹一起恨,她心中不忿,可又害怕,因为那一晚林飞表现出来的力量,让她至今还做恶梦。

    今天中午,李一鸣邀请她出来吃饭,本来她不太愿意答应这种一对一的邀请,但她心情阴郁,就打算出来散散心。

    这里是音乐西餐厅,王紫晴作为小有名气的年轻钢琴家,是较为喜欢来这的,李一鸣也算投其所好。

    可没想到,在餐厅里碰到了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哼,真是没素质,以为成了苏家的女婿,就多了不起么?看他等下弹出什么破曲子来。”李一鸣讥讽道。

    王紫晴仿佛没听见李一鸣的话,目光复杂幽怨地看着演奏台上的林飞,痴然不语,但也却是好奇,这个粗鲁的男人,不仅会跳高难度的华尔兹,难道还会弹琴么?

    林飞已经把手放在了钢琴上,似乎在回想着什么,迟迟没有弹奏下去。

    有些本就看他不爽的客人已经在下面讥讽,“会不会弹啊,想表现也找个自己会的啊”。

    不少客人哄笑,那个下台的演奏者更是冷笑连连。

    就在这时,林飞仿佛进入了某种思绪之中,双手落到了琴键上……

    很快,一段浑然天成的旋律,从他的指尖流淌而出!

    好似在安静地春夏交分时节,空旷的原野上,肆意地奔跑,欢唱,暖暖的风扑面吹来,让人的身子骨都想化作一律清风,随着云朵慢慢飘荡……

    整个餐厅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许多人目光诧异地看着林飞,不敢相信,这么舒缓悠扬,沁人心脾的旋律,是这么个粗俗的家伙弹奏出来的!

    包括楼上看着的许薇,那陌生妇人与其友人,贵宾包厢里的王紫晴和李一鸣,都怔怔然,说不出话来。

    音乐就好像从林飞指尖凝聚而成的清泉,不停地流进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流进每个人的心田里。

    随着乐章地进行,旋律开始变得急促,变得沉重,变得灰暗!

    好似乌云盘踞与天穹,降下磅礴暴雨,每一次的琴键敲击,都如一枚一枚的钉子,刺入人心,让人生生作疼,又有一股艰涩难言的心酸!

    仿佛一张张无辜而迷茫的小脸,在所有人眼前,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少女宾客已经听得捂住心口,觉得胸闷,觉得伤感,眼眶都慢慢红润了起来……

    二楼上,许薇已经泣不成声,倒不纯粹是因为林飞的演奏太过迷人,而是曲子里包涵的错综复杂的情感,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潘多拉之盒,将人心中的黑暗,全都宣泄了出来!

    许薇看着仿佛用生命在演奏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和他再一起用餐,根本不配出现在他面前……

    但,从小到大,除了母亲,这是唯一一个让她感到自己重要性的人,她怎么舍得,离开这个男人……

    一旁的陌生妇人望向自己的女性友人,“完美的复调,多声部……层次分明,情感丰沛饱满,蕴含勃勃的力量……清茉,这曲子的演奏风格有点像……”

    “你想说,很像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么?是很像……但不是,这首曲子虽然部分的曲风,以及演奏难度上已经和那首曲子很相似,应该是一首从未发表过的原创曲”……

    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女人摇头感叹,“他的演奏,让我想起了钢琴演奏大师,霍洛维兹晚年,那种举重若轻,游刃有余的境界,怎么可能……他才那么年轻……”

    “今天真是来对地方了,没想到刚一回国,就见到这样神乎其神的演奏者,和如此超凡脱俗的原创曲子”,妇人由衷赞叹道。

    清茉不再多说,生怕漏听了任何细节一般,全神贯注。

    不知不觉,林飞的曲子已经弹奏到第三乐章,开始变得热血激扬,宛如冲锋陷阵的勇者,又好似乘风破浪的船只,让人热血沸腾,不少男子都面红耳赤,恨不得狠狠拍桌子宣泄内心的痛快!

    二楼贵宾包厢里,王紫晴和李一鸣都脸色完全变了。

    李一鸣是一脸的不甘心,他难以接受,这土包子的音乐造诣竟然高到这种地步!?

    而王紫晴整个心都醉了,她从小喜欢钢琴,对好的钢琴曲和优秀的钢琴家,都会很是迷恋。

    林飞的表现,让她根本无法再去怨恨林飞,只想跑过去问他是怎么练琴的,为何能弹奏如此高难度的曲子,这首曲子又叫什么名字,能不能教教她。

    一个能够跳华丽圆舞,能徒手击退恶徒,一个能弹奏天音般乐曲的男子,王紫晴突然很庆幸……他不是自己的亲哥哥。

    想到这些,她的脸蛋就火辣辣的,眼里全是晶莹的光亮。

    林飞的演奏,时而厚重、时而轻灵;时而雄壮、时而隽永;时而激越、时而舒缓。

    每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点在人的心坎上,直到一曲结束,所有人都欲罢不能!

    直到林飞从座位上起身来,面色颇为疲倦地走下台,全餐厅才爆发出激烈的掌声与叫好声。

    那之前还充满不屑的演奏家,早就回到自己座位,默默不吭声了,那主持人也是一脸的汗颜,想上去访问,可直接被林飞一把推开,差点没栽跟头。

    全场许多人后悔的是,最初因为没指望林飞弹得多好,都没拿手机录下来,后来听得好听,都直接忘了要记录。

    不然的话,这视频放到网络上,绝对爆红。

    林飞虽然感到心很累,至少已经得到了宣泄,回到楼上,扔了几张现金付账后,打算带着许薇离开。

    这时,那妇人与其同行的女性友人走来,妇人笑着问道:“这位先生,能告诉我,这首曲子叫什么吗?实在太特别了,仿佛是经历完一个伟人波澜壮阔的一生”。

    林飞看了她一眼,冷淡地说:“SHADOW”。

    说完,拉着许薇的手就离开了。

    留下美丽的妇人和友人,面面相觑,显然都对这个曲子名,有点觉得莫名其妙。

    回到车子上,许薇也觉得自己跟做了一个梦一般,从梦中回到现实,再看身边的男人,觉得他到处都是神秘的色彩。

    “林飞,这首曲子就叫‘影子’吗?”

    林飞发动车子,点了点头。

    “为什么叫‘影子’?”

    林飞沉默了会儿,说:“因为,这就是影子的《影子》”。

    许薇听得云里雾里,可看到林飞脸上满是哀伤,就不忍心多问了。

    当车子开出了停车场,王紫晴的身影从餐厅里刚好追出来,见到林飞和许薇坐着车离开,女孩懊恼地一跺脚。

    跟着跑出来的李一鸣颇为不乐意地道:“紫晴,不就一曲名么,有什么好问的”。

    王紫晴却根本没听他说话,看着渐渐开远的车子,眼里是浓浓的迷恋。

    李一鸣感受到自己压根被女孩漠视了,脸色一阵阴沉,望向林飞离开方向,眼中透出森森寒意与恶毒。

    林飞和许薇自然没注意到停车场的一幕。

    离开餐厅后,也不可能再回倾城去,林飞笑着问许薇想去哪逛逛还是回家。

    许薇此时并不知道怎么去见许芸,要是让许芸知道,原本今天能成功当苏星原的情人,却被她自己毁了,估计许芸得追着她打一顿。

    所以,许薇表示随便哪逛逛就行,好想想怎么面对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