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03章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03

    “你……你这脾气,早晚会害了你的呀傻孩子!”

    苏星原苦叹,眼中露出一似犹豫之色后,下定决心般道:“你知道找一个可靠的大家族做靠山,是多么重要么,若没当年你母亲给我出谋划策,找到姚家的关系,稳住倾城,我们倾城早没了,你知道么!”

    苏映雪一听,疑惑,“爸……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妈妈让你找姚家?”

    “本来,这个秘密我打算带进棺材里,但现在告诉你,是为了让你明白,我们这样的人,有时候为了大局,是要对自己狠心的。阿甘小说网”

    苏星原一脸追忆,将当年的一个秘密,娓娓道来。

    原来,当初陆婉蓉在世的时候,其实早几年,就已经检查出了自己的顽疾,知道自己撑不了多少年,而且当时的医疗也不够先进,所以,她打算为苏星原父女,找一个可以在她去世后,还能倚仗的靠山。

    其中,十大地字号家族之一的姚家,因为姚岚和苏星原本就有过一段暧昧情愫,而且一直对苏星原念念不忘,所以最容易接近。

    这也是为何,苏星原早早在外面跟姚岚发生关系,并且生下一个儿子,家中的陆婉蓉并不显得多反对的原因。

    一直等到陆婉蓉去世,顺理成章的,姚岚带着儿子进了苏家。

    姚家人发现事情不太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姚岚已经有了苏星原的孩子,他们总不能不让姚岚得到名分。

    “……当年,你母亲突然不太去管公司,选择总是陪着你,一来是看着你有些孤单,二来,是她也知道,能陪你的时间不多了……可以说是我和你母亲,利用了姚岚,所以这些年来,我对她们母子颇为愧疚,一直娇生惯养,也使得骏豪这孩子不知轻重……”

    苏星原想起当年之事,有后悔有自责,但也有更多的无奈。

    苏映雪心里吃惊,自己母亲竟然为了稳固苏家和倾城,让父亲去跟别的女人生孩子?这听起来太过疯狂,但……苏星原应该不会骗她。

    可是,她很快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爸,你这么说的话,在姚岚进我们家前,岂不是靠着妈妈,才能稳住我们倾城?你们从来不跟我说,妈的娘家是哪里,她的资料也无从查起,神秘得很,这到底是为什么?”苏映雪问道。

    苏星原脸色一变,低沉地说:“这个……你就别问了,不让你知道,是为你好,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我们就越安全”。

    苏映雪却是自顾自地分析说:“姚家虽然在十大地字号家族里排行算末尾几家,但也已经不是普通家族能比的了。姚岚愿意带着骏豪在外面忍受数年,直到妈妈去世才进家门,可见她和姚家都忌惮妈妈。

    能让他们忌惮的,无非是更靠前排名的地字号家族,以及四大天字号家族……这些家族里,唯一姓陆的,就是天字号家族的‘陆家’。”

    “好了!我累了!”

    苏星原却是不想听下去,示意女儿可以出去了。

    苏映雪见父亲什么都不想说,心里却是更加认定,母亲哪怕不是陆家的人,也至少是跟陆家有重要牵扯,不然实在想不通,姚岚为何这么忌惮母亲。

    恐怕,父亲不愿意多提,是因为这件事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一面,若生出事端,会招来祸端。

    苏映雪只能尽量压下自己的好奇心,默默地走出病房,说实话,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当年的真相到底是怎样,她也无心去多思考。

    正当女人走向下楼的方向,前方的走道边座椅上,站起了一个一直等着的身影。

    苏映雪脚步一顿,目光如雪地直视着男人,面如冷玉凝霜。

    林飞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生人勿近”气息的女人,就知道她对自己的态度,肯定已经降到了冰点。

    但林飞既然来了,就得把想说的话说完。

    “我知道你现在很不想看见我,但我必须来一趟。”

    苏映雪毫不客气地说:“我赶时间,有话直说”。

    林飞点点头,大大方方地坦然道:“我错了,你父亲没说谎,的确是许薇故意地接近他,才引发了今天的事。她骗了你,也骗了我。

    我想了很久,还是要来跟你道歉,因为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对不起,白天是我太鲁莽了,是我太蠢……我真的没想到,许薇会是那样的女人……

    当然,我没天真地认为,这样道歉就能得到你的原谅,事实上经过这件事,我也认清了不少,我这样一个糟糕的男人,果然不是那种能给你幸福,能让你托付的男人。

    或许……恋爱,结婚,组建家庭什么的,从来就不适合我。

    我本来以为,我对的感情就是爱情,可我发现到头来,我眼中的爱情,是这么不值得信任,这样的我,又怎么能确保有纯粹的感情去爱上一个人。”

    林飞自嘲地笑了笑,“其实当年那个贱人抛下我和我爸的时候,我就已经不相信爱情那种东西了,别人怎么想的无所谓,但我真的怕了……

    对我来说,爱情仿佛是孩子们在海边堆砌的沙子城堡,不管多么华丽,多么壮观,一旦有海浪拍上来,都将随波而去。

    苏映雪,或许你不知道,在很多人眼里,我早就算不上一个正常的人了,我的人生是扭曲,我的思想是扭曲的,我的价值观也是扭曲的。

    我眼中看似正常的事物,在旁人眼中,根本是变态疯子的行径……我想你也有一些些的感触……”

    医院走廊的灯光显得有些幽暗,男人的影子落在地面上,有些恍惚。

    苏映雪耳边听着林飞这么一直絮絮叨叨地说着,男人的声音有讽刺,有哀伤,还有没落与自责。

    不知道怎么的,苏映雪心里一阵气苦,有些听不下去。

    她从包里掏出那只原本被林飞丢在地上的蓝钻表,说:“够了,你是个变态也好,杀人狂也好,还是个幼稚愚蠢的白痴也好,以后都将跟我没有瓜葛了!”

    说完,女人直接把手表狠狠往林飞的脚跟前一扔!

    手表质量极好,摔了几下落到林飞跟前,也没什么损伤。

    “拿走!”

    林飞一愣,本想拒绝,但随之一想,女人恐怕留着它也看着心烦,那自己不如取走,以后留作一段纪念。

    林飞弯腰,把手表捡起来,紧紧抓在手中,表上,还散发着女人淡淡的香味。

    “你大可以不用为我费心,我也压根没打算原谅你。过几天公司状况稳定后,我就会对外宣布,我们分手了。

    从此以后,你爱干嘛干嘛,我也不用再去想,你偷偷摸摸失踪是去干什么危险的事情,也不用去想,你跟某个女人是不是有关系。

    你说得对,你根本就不相信爱情,你就跟一头原始森林的野兽一样,只信任你的嗅觉,哪怕你的鼻子欺骗了你,哪怕你的本能欺骗了你,你也会疯狂地去撕咬眼前你认为有威胁的一切!

    我承认我也有些天真,我本以为,我们都是奇怪的人,所以会是很美好的一对……但现在我懂了,我们的确都很奇怪,但就跟两条在不同的次元的奇异线条一般,哪怕都是与众不同,但也永远只会在自己的层面向前,永远不会交汇……

    林飞,你记住,如果一直表被丢掉了,你可以把它捡起来,我可以捡,你也可以捡……但是,当一个人的心也被丢掉了,那就再也捡不回来了!”

    苏映雪说完,毫不犹豫地从林飞身边错身走过。

    林飞木讷地站在原地,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已经静止。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是高兴?是痛苦?是解脱?是释怀?是不舍?还是……其他的?

    直到两名去给苏星原换药的护士经过,林飞才回过神来。

    他低头轻笑了下,看着手心里,那熠熠生辉的蓝钻表,将它小心收好。

    随后,他转身,脚步有些轻浮,有些发虚,一直走到电梯门口,才深呼吸一口气,变得没任何异常。

    等出了医院,林飞坐在车里,想了想,打了通电话给姜小白,“白骨”。

    姜小白正在焦宁镇给几个小兔崽子教授一些基本功,手机还是老包接了给他的。

    听到林飞喊他“白骨”,他不禁脑袋里一阵激灵,“刀哥,怎么了?”

    “来城里,陪我喝酒”,林飞说道。

    姜小白知道这种时候最好啥也别问,二话不说,立马答应,“好嘞!”

    林飞挂断电话,想了想索性也把叶梓萱叫上,但雷公婆竟然跟她的爱慕对象陈凯伦教授一起吃晚饭去了,林飞也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