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05章 【奇怪的女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05

    “坐吧”,白欣研头也没抬,目光一动不动地专注地看监控视频,示意林飞二人先坐。阿甘小说网

    林飞和琳达施施然坐下,林飞倒很习惯了白欣研这种状态,琳达则是似乎不太喜欢,一脸的反感。

    过了一分多钟,白欣研看完后,才扭过头来。

    当她看见林飞身边的琳达的时候,却是目光一凝,黛眉紧蹙,眼神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琳达却是一脸戏谑的样子,搔首弄姿,玩着自己的玫瑰色长发,翘着二郎腿,毫不避讳地跟白欣研对视,颇为挑衅。

    白欣研望着林飞,“为什么要醉酒驾车?”

    林飞摊了摊手,“心情不太好,忘了现在管制严了,我可不是故意找你们警方的麻烦。”

    “就这么简单?”白欣研问。

    林飞点头,“我也没兴趣一直跟你们打交道”。

    白欣研沉吟了会儿,说:“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可以走了”。

    林飞嘿嘿一笑,觉得这妞真是越来越开窍了,本来么,普通法律对他这种人根本不管用,彼此好相与,日后也不会亏待了她。

    拉了拉琳达的手,正打算一起离开前去酒店,却听白欣研道:“等等!”

    “怎么了?白警官还有事?”林飞回头。

    白欣研摇了摇头,她直直盯着琳达,说了一句让林飞差点晕倒的话……

    “妈,你闹够了吗”?

    妈?

    妈!?

    林飞猛一扭头,看着正朝自己眨眼媚笑的琳达,嘴角一阵抽搐,再看看白欣研那一脸落寞而无奈的神色,知道不假。

    “白局长,我哪有闹了?醉酒驾车的人都不用判刑,我这个同乘的女人,难道就犯法了?”

    女人轻哼了声,然后对林飞轻笑道:“帅哥,怎么看你是吓着了?有这么可怕么?咯咯……既然都这样了,我们再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夏琳美,是你口中那个没什么情趣的女人的妈妈。”

    夏琳美一脸幽怨地说:“帅哥,不会因为我是她妈妈,就嫌弃我老吧?你看,我生的女儿现在这模样,等到我这年纪,恐怕还不如我呢”。

    说着,熟妇还很勾魂地用胸部贴近了林飞的胳膊,稍稍蹭了几下。

    林飞吞了吞口水,乖乖,这下有点小尴尬了,自己竟然差点上了白欣研她妈!?

    难怪这女人刚刚被警察拦路,都压根一点都不在意,原来她女儿是警局局长!?

    “妈!”

    白欣研悲声喊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听我的!?不是跟你说很多次不要去外面随便找男人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难道你真觉得这样会快乐吗!?”

    “闭嘴!!”

    夏琳美刚刚还和颜悦色的脸上,陡然变成一脸的凶悍,对着白欣研怒骂道:“我是你老娘!什么时候轮得到我听你的话!?臭丫头!我自己不找男人,难道还等着你给老娘找!?

    你要我不找也成,我的两个丈夫全被你这死丫头害死了,你倒是把他们给我找回来啊!老娘的洞子空虚,难道你这没把儿的丫头能填啊!?”

    “你……妈你……你怎么……”

    白欣研俏脸涨红,没想到母亲会当着林飞的面说这么粗俗的话。

    夏琳美则是趾高气扬,“我怎么了!?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别以为你是警局局长了就多了不起!国家法律不管你,不代表你这死丫头就是一好货色,你敢管老娘,老娘出去大街上脱衣服给男人看!让他们都知道,临安警局的白局长,是老娘肚子里跑出来的!”

    白欣研脸色惨白,一脸绝望地看着宛如疯魔的母亲。

    林飞则是微微地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早就调查过特工组人员的资料,所以,也知道这对母女之间的问题。

    只是,他没见过夏琳美,今日一见,比自己看的资料有过之无不及。

    也难怪白欣研这么疯狂工作,几乎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家里是这么一个老娘,谁敢多回去?

    “你真的以为,我是在乎我的名声,在乎别人知道你是我妈妈,才跟你说这些的吗?”

    白欣研哽咽着,泪如雨下,“我不想看你糟践自己,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可以努力赚钱,给你过好日子,可你不要这么永远放不下好不好,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能好好生活吗……”

    “过去了?哼哼……”夏琳美癫狂笑道:“死丫头,你倒是说得轻巧,我的女儿,害死了我的两个丈夫,还跟我说,都过去了?凭什么我的女儿不听我的话,却要我听她的话!?我才是你娘,你别给脸不要脸!”

    “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愿意听,只要能让我继续当警察,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你要我跟谁结婚,嫁给哪个高干子弟,我都答应你,我只是想当一个好警察,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妈,我求你了,不要再轻贱你自己好不好……我不怕丢人,我只是不想你这样下去……”白欣研恳切地道。

    夏琳美听到这里,脸色阴沉的可怕,“只要你继续当警察,就甭想让我听你的!我此生最恨警察!!”

    说着,夏琳美问林飞,“喂,你在发什么呆,今晚还想不想上老娘?不想上快点说,我得去找汉子”。

    “呃……”林飞看了眼已经面无人色,目光满是无助的白欣研,这要是还当面说要去干她的亲娘,自己以后估计没法跟这女人打交道了,得不偿失,于是道:“算了吧,你找别人吧,好歹我跟白警官有点交情”。

    “就知道你看上这臭丫头,瞧不上我这老母鸡了,行,想上我的男人有的是,哼”,夏琳美冷笑一声,转身出了办公室。

    林飞叹了口气,略有惋惜,说实在话,这绝对是一个优质的床上伴侣,可惜白欣研的关系,自己确实没啥兴趣了。

    办公室里的气愤,等夏琳美一走,有点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林飞看着失魂落魄的白欣研,“喂,你没事吧?”

    白欣研回过神来,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仿佛没事一样,脸色如常,说:“没事,我要继续看录像,你可以走了。”

    林飞并没走,倒不是觉得白欣研可怜,只是看她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想帮她一把的冲动。

    可能是因为,两个人的心,此刻都处在一种悲伤之中,同病相怜。

    林飞坐会椅子上,说:“你放下刚才你看的录像吧,是什么案件,或许我可以帮上忙。”

    “你?”

    “我很闲,反正也没事”。

    白欣研先一怀疑,不过想起,当初圣殿骑士的案子,也是林飞看破,于是点头道:“好。”

    她把录像继续点开,让林飞看屏幕。

    那是一段街道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一个正在赶路的都市白领男子,被后面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一把抓住,缠打中,一刀子乱扎,刚好刺入了腿上,然后没多久,男子死了,那鸭舌帽抢走了财物。

    “这个案子,是以抢劫案在侦查,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觉得是谋杀,可又找不到证据来证明,所以想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白欣研说。

    林飞却是很爽快地一点头,“你的职业嗅觉很敏锐,这显然是谋杀。”

    “真的?你怎么看出来的?”白欣研有些惊喜,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不快。

    林飞指着那屏幕上男子受伤部位,“你看,这个伤口刚好处在股动脉以下,颈静脉以上,这个腿上的伤口,足以把血放干。

    这种瞬间靠放血杀人的技巧,是职业杀手才会有专门做练习的,若说巧合,概率不大,所以,这只不过看起来是抢劫杀人,其实是谋杀。”

    “原来是这样!我们忽略了他伤口的杀伤力和实际*作性”,白欣研立刻把林飞的话记录下来,“明天等人一来,就把这案子立为谋杀案,交给重案组”。

    白欣研松了口气,颇为感激地看着林飞,“谢谢你,又帮我了结了一桩心事。”

    林飞有些诧异,“怎么好像在你眼里,你母亲的事,你自己的事,真的比不上你办理一件案子来的重要?白警官,你也是个奇怪的女人啊”。

    白欣研愣了下,随即捋了捋发丝,站起身来,道:“陪我去吃点东西吧,我晚饭还没吃呢。”

    “你让我陪你吃东西?”林飞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女警不恨自己了?

    “不……不方便吗?”白欣研似乎意识到这请求有点突兀,不好意思地问。

    “哦,也不是”,林飞只是不习惯,起身,“走吧,不过得你开车,我可不想再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