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06章 【黑暗腐蚀的青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06

    很显然,林飞的想法是多余的,因为白欣研根本没打算开车,两人走着就出了警局。阿甘小说网

    不过,白欣研也考虑得周到,出去前先褪下了警服,换了自己的一身白色T恤和牛仔贴身七分裤,陪着白色的运动鞋,看起来倒少了许多警花的凌厉,多了几分年轻女子的柔美。

    这样一来,两人走在马路边,倒有点像普通的年轻情侣逛街了。

    走过两个十字路口,来到一家卖农家菜的小饭馆,白欣研似乎常来,跟老板很熟练地要了几个小炒菜,犹豫了下,要了半打冰啤酒。

    林飞吃饭吃得早,这会儿也早饿了,正好就这冰啤酒,吃点炒菜,填填肚子。

    没多久,酒菜上来,两人就默默地吃了起来。

    林飞看着吃着蛤蜊,油爆虾,时不时拿纸巾擦擦嘴角的女人,一边喝啤酒,一边有些发呆。

    “你干嘛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白欣研抬眉,有些不解。

    林飞姗姗笑笑,“没什么,只是,我们打交道不少,可还是第一次见你私下里吃饭的样子”。

    “警察也是人,也要吃东西的”,白欣研似乎觉得男人有点无聊,“你也吃吧,别光顾着喝酒”。

    林飞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闷头吃了起来,他也真有些饿了,女人点的这些菜根本不够吃的,他有去跟老板点了几个菜,扒了两碗米饭,才算吃的比较舒服。

    到最后,林飞想付钱,却被白欣研拒绝,女人把钱都付了。

    “我让你陪我来吃饭,怎么能你付钱”,白欣研说。

    啤酒还剩两罐,正好两人一人一罐当饮料,边喝边往回走。

    走了没多少路,白欣研忽然指了指路对面的一处供社区居民娱乐健身用的场地。

    “去那儿坐坐吧”。

    林飞眼里微微闪过一丝异色,点了点头,“好”。

    两人来到绿地上,晚上这儿根本没人。

    白欣研很自然地坐在一个秋千椅上,林飞看了看周围,似乎也只有这个秋千椅子能坐,于是两人跟小孩子似的坐在了一起。

    喝了会儿啤酒,听着夏季的虫鸣,时不时的汽车路过声,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等了好一会儿,白欣研扭头,突然说:“你调查过我的资料,应该早知道,我的过去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吧”。

    林飞心里一叹,女人果然不是真的无所谓当年的事,她表面的平静,只是习惯性地去冷静对待,并不是真的不在意。

    “你不介意跟我提那些?”

    “介意不介意,都是事实存在的事情”,白欣研说。

    林飞笑了笑,“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你父亲作为警察,连民众都要保护,在晚上遇到歹徒,为了保护你这个亲生女儿牺牲,他应该也不会有丝毫遗憾了。

    至于你母亲的第二个丈夫,是他主动找上你,看你越长越漂亮,想侵犯你,你当时一个未成年人自我防卫,失手杀了他,也是他咎由自取。

    你母亲恨你,作践她自己,是她自己过不去心上的坎,跟你并无多少关系”。

    林飞当初让EVA查找的资料里,就属白欣研这份资料,最让他感到有意思。

    这个女警,竟然间接和直接地让她母亲的两任丈夫都死了,虽然她没任何法律和道德上的问题,国家还特意为了保密当年的这些事,做了秘密档案。

    可,毕竟两个“爸爸”都因为她而死。

    她的母亲夏琳美在第二任丈夫死后,就一直跟她势同水火,当初她还在警校的时候,就不少次大闹警校。

    可白欣研似乎并没受母亲影响,以优异成绩警校毕业,还很快进入了国际刑警,让许多同辈的翘楚都佩服不已。

    林飞总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些特质,跟他很像,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当然,可能也就他自己这么认为。

    总之,林飞对白欣研很有兴趣,所以才会三番两次,故意让她生气,这也算男人的一种恶趣味,只不过林飞自己也没注意到。

    白欣研喝了口啤酒,对林飞所说的那些,也都默然承认了。

    “有一点,你的资料并没查精确”白欣研说。

    “哦?”

    “我和我妈妈的关系,之所以是现在这样,其实,我杀了她第二任丈夫,只是一根导火索罢了……我们母女的问题,并不是我害死她两任丈夫的问题……”白欣研幽声说。

    林飞蹙了蹙眉,听女人继续说。

    “我一直把我爸爸当做我的偶像,他当过特种兵队长,因为一次事故死了好些战友,他自己要求退出,才回到临安当警察。

    他曾经一个人解决了二十几人的越南走私贩,让整个临安都为他轰动,他当时连续上了一个星期报纸,是大英雄。

    他很爱我妈,也很爱我,虽然他工作很忙,很少有时间陪我,但我总是晚上偷偷去睡在妈妈的旁边,等爸爸回家后,他就可以把我抱回自己房间。

    这样,我就可以感受到爸爸抱我的感觉,我就能睡着了。

    总之……仿佛有他在,这个世界永远是光明的,灿烂的,一切都是那么值得依靠。

    我跟他说,我长大了,也要跟他一样,当一个好警察,爸爸跟我说,想要当个好警察,先要学会怎么当一个好人……

    妈妈说,他是一个烂好人……他总是好的有些过分……叫我千万别学他,会吃亏的。

    我以前不相信,但直到那一天,我信了……因为,我爸碰到的,绝对不是什么拦路歹徒,那两个人,是因为我爸爸在查案,牵涉到了一些关于高层的黑暗面,某些人派来杀害我爸爸的组织人员。

    那天他其实自己可以逃走的,他的实力完全没问题,只可惜因为我缠着他,难得他提早下班,就带我出去海边玩,才让他们有机会成功。

    我爸为了保护我,死命抱着我,背后被他们砍了好几刀,等到达安全的地方,已经失血过多,抢救不过来了……”

    白欣研说到这里,眼眶红红的,仿佛眼前再度浮现了当年的画面,整个人仿佛要陷入一片黑暗。

    “我永远忘不了,我妈妈在医院手术室门口,站在那里,一边狠狠拍打我爸爸的尸体,一边大骂他没良心,丢下我们母女就走了……她哭得那么伤心,以至于到最后虚脱地晕过去……

    从那以后,妈妈就再也不允许我提什么当警察,甚至脸这两个字都不能提……她要求我好好读书,以后当个金融白领,嫁个普通人,生儿育女……

    为了让我对家庭有归属感,她还找了个上班地方追求她的男人,结了二婚,明明她根本就不喜欢那个男人。

    但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心,我当时就发誓,要坚持走爸爸没走完的路,我要为我爸爸报仇,不仅是杀他的人,更包括幕后的黑手,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可是,妈妈不让我当警察,更不让我去想着报仇……

    我偷偷报考了警校,我的成绩很好,想进哪里都可以,为了这件事,我妈妈把我赶出了家门,让我在雨里淋了一天一夜……

    就是那一天,她的那个男人,把我放进去,跟我说,我妈妈吃了点安眠药已经睡着了,放我进去是为了不让我感冒。

    他哪毛巾给我,要帮我擦身子,我不想,推他,他就开始变得跟一只疯狗一样想要扑上来,我害怕,慌张,拿起一把剪刀就刺进了他的肚子……”

    “那一年,我还不满十八周岁,法院宣判了正当防卫,我的档案也被国家封锁,我顺利地进了警校,但也从那一天起,我妈妈看我的眼神,再也没有一丝温暖了……”

    白欣研仰头,把整罐啤酒喝完,打了个酒嗝,扭头看着面色如常的林飞,“其实我很清楚,我妈妈是担心我,她对我的爱,是扭曲畸形的,但刻骨铭心……

    她只是害怕哪一天,我跟爸爸一样,因为追查那些人的底细,试图去报仇,将他们绳之以法,最后不知道哪一天,倒在血泊里,彻底地失去我……

    她自暴自弃,一年到头,不停从外面带男人回去,有时候我在家,她还特意不关房门地跟那些男人亲热……

    但,她只是想让我听她的,放弃警察的路,放弃为爸爸报仇……她觉得,有这样一个母亲,我就该惭愧地不好意思继续当警察……

    可其实她一直弄错了,她越是这样,我就越能体会,她是爱我的……只是她的爱,已经随着爸爸的死,蒙上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