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08章 【手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08

    说完,林飞自顾自地走向街道,他虽然觉得白欣研是个不错的女人,说不想占有肯定是骗人的,可也没到要去强迫她的地步,选择权,还是她掌握。..

    这个女人如果真要报仇,她面对的一些人,其实是相当棘手的,林飞也有吓唬她的成分,希望她知难而退。

    可是,刚没走开几步,后面却传来白欣研冰冷的声音……

    “我愿意!”

    林飞愕然,木木地站了许久,回头,深深看着一脸决绝的女人,“你想好了?”

    “我已经为了报仇,付出了我所有的青春,还跟我母亲闹到这种地步,你觉得,我还有退路吗?”

    白欣研自嘲地一笑,“如果当你的女人,就能换来那些情报,可比我从警局一步一步往上爬,要容易的多……反正,保不准哪一天,某个领导就会让我去陪他喝酒……早一点,晚一点,其实没什么区别……”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林飞也就不多说什么,表情也严肃了几分,走过去,一把搂住女人的腰肢。

    跟夏琳美的腰部比,白欣研的腰间显然更加紧致和纤柔,女人弹性的身子一贴过来,就闻到一股好闻的女人自然体香。

    白欣研跟男人这么一靠近,心跳加快,紧张地低头,脸蛋羞红。

    她其实心里也很奇怪,虽然自己选择了以后要当这个恶魔的女人,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害怕,没有不甘心……只是,有些幽怨,还……有一些莫名的期待?

    好像多年来,总是自己孤单一个人,什么都要自己去抗,但现在,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

    女人也好,实际上的女奴也罢,反正,只要不是站在最高点,是人,总受上层的压迫。

    在实力面前,什么头衔都是虚的,就像刘俊风一个省安全分部的大校,当着一群特工的面是长官,可见了方海天这样的强者,只能一副下人的姿态,而方海天一身本事,见了有陆家背景的陆雨菲,也只能是个配合行动的武夫。

    她白欣研算什么?若不是一身好皮囊,或许林飞根本就懒得搭理自己,或者早被他随手一招杀死。

    从认识林飞以来,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以前坚持的那点尊严,是那么可笑而无用。

    说起来,这个男人至少还救过自己的性命,把身子给他,也不算亏。

    林飞早就有点饥渴难耐,这都多久没碰女人了,都懒得回警局找回自己的车,看到附近不远处就有一个不错的连锁三星级酒店,就拉着白欣研过去。

    普通的房间已经都满了,林飞也无所谓钱的问题,直接要了一间豪华套房,急急忙忙就带着女人上楼。

    从电梯里,白欣研就感受到男人的大手已经在自己的臀部一直捏啊捏的,脸蛋羞红地道:“你就这么点都忍不住?”

    “我都忍了一年多了,你说呢?”林飞两眼放着光。

    白欣研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被大老虎盯上的小兔子,这老虎都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东西了,这会儿见着她的新鲜嫩肉,估计是要把骨头渣滓都吞个精光!

    进到房间里,白欣研努力让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平稳一点,说:“我……我去先洗个澡”。

    “还你先洗?一起洗得了!”

    林飞嘿嘿笑着,一把横抱起了女人,闯进了卫生间。

    因为是豪华套房,这浴缸还是给双人泡澡用的大浴缸,林飞把女人往浴缸里一丢,白欣研一屁股坐在浴缸上,震得都屁股疼。

    “你……你要干嘛!?”女人慌了,她没想到男人这么粗野。

    “哗!!”

    蓬头那儿冒出水线,冲击力十足的温水落在白欣研头上,直接浸湿了她一头披肩黑发。

    而女人身上本就略显贴身的T恤,也已经半透明地黏在了女人线条丰满的胴体上。

    里面那带着一抹浅浅紫红的胸衣,也已经看得很是仔细。

    白欣研全身的衣服裤子都湿了,看着一脸邪笑,正肆意打量自己的男人,有些害怕,有些委屈,不知所措。

    林飞享受地看着彪悍女警花此刻楚楚可人的样子,“怎么,白警官,你洗澡不脱衣服的?还是说要我帮你脱?”

    白欣研眼睛一闭,在水流冲击中,深呼吸一口气,仿佛下定决心,开始脱自己的上衣,随后又开始脱下面的牛仔裤……

    当女人把湿漉漉的胸衣和蕾丝边白色小内也褪下,一具从未被开垦过的白玉似地女体,就展露在了林飞眼前。

    男人的呼吸粗重,目光宛如扫描一般,把她身上每一寸肌肤和私密都看得真真切切。

    “手别挡着,挡着怎么洗的干净,那儿可是最关键”,林飞把蓬头摘下来,开始帮女人冲洗。

    “这里……这里我……我自己洗……”

    “乖乖的别动,不然我在浴缸里就把你正法,其实我看你也挺干净的”。

    “你……你怎么这样!?呀!嘤……手指别伸进去……”

    “放心吧,我技术很好的,保准把你洗的干干净净的……来,给你抹点沐浴乳……哈哈……”

    浴室里,宛如是从盛夏返回了早春,盎然的春色,好似桃红柳绿,新芽微颤。

    白欣研感到整个人都已经浑浑噩噩了,当两个人从浴缸里出来,林飞用毛巾简单地把二人都擦了擦,就抱着她到了一张大床上。

    白欣研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烧坏了,男人都对她做了什么?她还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闺中女子,结果第一次,就让男人给里里外外都摸遍了。

    羞涩,已经在浴室里就荡然无存,她只是紧张,迷茫,大脑默默地进入了被动模式。

    她不想去管接下来怎么样了,反正已经无法逃脱男人的掌心,索性就随他去吧。

    可饶是如此,当一股巨大的力量,仿佛要将她身体撕裂一般时,她的眼角还是流下了清泪……

    按理说,她以前参加训练的时候,受伤比这些都要痛地多,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感觉最疼!

    或许,是因为此刻,她不再是什么警察,什么局长,什么特工,她只是一个,需要好好被怜惜的柔弱女人……

    可林飞显然没怜香惜玉的意思,他第一次咬紧牙关冲刺了二十几分钟后,稍微休息两分钟,立马开始了马拉松般的征程!

    白欣研也从一开始的忍耐不吭声,到后来,无法控制地开始娇声婉啼。

    男人将她死死压在身下,吻她,亲她,她从青涩回应,到慢慢找到一些诀窍,懂得回应……

    春潮带雨,红花四溅。幽香阵阵,素手拨琴弦,靡靡天音惹人醉。

    时间持续了二个多钟头,林飞终于再度得到满足,而女人早已经瘫软如泥,一对本来明亮的眼眸,显得有些空洞,浑身散发着倦意……

    林飞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也就简单拿纸巾帮女人擦了擦,自己去冲了个澡,便回床上睡下。

    白欣研早就已经半睡半昏迷了,蜷缩在被单上,被林飞一把抱住,就沉沉地睡了去。

    ……

    一夜的平静。

    早晨,窗口射入一道曙光。

    林飞睁开眼,发现白欣研正睁着一对亮晶晶的眸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女人发现男人醒来,一阵慌乱,下意识地低头。

    “害羞什么,这种状况,未来还会经常发生”,林飞说着,一只手捏了捏一团柔腻,一只大手都无法掌握,相当有料。

    白欣研赶紧坐起身来,也顾不得下面的疼痛,踌躇了下,小声问:“你……你昨晚最后,是……是弄在里面……还是外面的?”

    “啊?”林飞疑惑,“什么叫弄里面还是外面?”

    白欣研俏脸涨红,着急地说:“就是……就是我会不会怀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