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20章 【我是医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20

    “刀哥,你没事吧,龙神殿的人太过猖狂了,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大肆使用S物质!”姜小白带着一众人围上来。阿甘小说网

    林飞摇了摇头,“他们毕竟只是地下帮会,能够拥有的技术水准有限,他们就算拥有S物质,我也不会太担心……只希望,一些有能力进行大规模开发的人,不要迷失在这种技术之中。”

    “林……林先生,接下来怎么办?黑龙会盯上咱了”,老包浑身还在发抖,刚才的血腥场面是在有些让他们这样的人胆寒。

    林飞从白欣研手上拿过衣服,直接当毛巾一样给自己身上擦了擦血迹,道:“你错了,我让那个夏无凝跑了虽然有些无奈,可也是件对你们而言有利的事。

    从今天起,黑龙会不再是盯着你们,而是要来花大精力对付我,因为他们知道,杀死我,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对于整个龙神殿亦或者黑龙会而言,一个临安的地下势力并不算什么,所以,你们不需要太紧张,按照计划进行即可”。

    他刚一说完,发现一群人正用一种畏惧的目光看着自己,显得颇为踟蹰不决。

    林飞微微蹙眉,想了想,盱目问道:“你们怕了?”

    一帮狗腿子下意识地摇头,可很快又有些人迟疑地点了点头,他们的脸上,写着恐惧。

    也难怪,光是那些打不死一样的无垢者,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何况黑龙会高手繁多,上面还有更强大的龙神殿龙王坐镇。

    他们经过这段日子的历练,也算知道了地下帮派并不是电影里古惑仔那样,像是意气风发,潇洒热血,更多的是阴狠毒辣,无情杀戮。

    虽然说他们本就不是什么家境优渥的人,但好歹回到家乡,凭着如今的一点本事,过点小日子是没问题的。

    可是,他们也知道,要逃离已经很难了,且不说林飞会不会让他们离开,他们都已经惹上了黑龙会,难保会被追杀。

    于是乎,一帮人进退维谷,默不作声。

    包俊伦气得脸色涨红,双目怒眙道:“你们一个个是在想什么!?天下间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你们以为现在可以吃好的喝好的,拿这么多钱,还有功夫学,是你们应得的吗!?

    这都是林先生赏给你们的机会!你们这群狗娘的!没林先生带你们进入这一圈子,你们都只是在乡下村子里被人瞧不起的小王八蛋!

    你们现在拿了钱,学了本事,翅膀硬了,可见到敌人太强,就说害怕了,想退缩了?不用林先生打死你们,我老包现在就一枪一个毙了你们!!”

    老包是真生气了,他的命是林飞给的,仇是林飞帮他报的,他就是肝脑涂地也要为林飞做点什么。

    眼看这群小兔崽子竟然在害怕了,他从腰间拔出了叶梓萱送给他的一把自动手枪,朝着离得最近的一人就怼了上去!

    一帮狗腿子也吓着了,包俊伦就是他们的老大哥一样,虽然又胖又矮还断一只手,可平日里都是负责照顾和带领他们,私底下都相当尊重他。

    一群人连忙举手,也不敢对他动手。

    “包哥!您别生气啊!不……不是那意思”!

    林飞伸手,把老包拿着枪的手安抚下来,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他们这么害怕,也是人之常情,谁没有害怕的时候?只是怕的东西不一样罢了”。

    老包知道自己失态了,低头道:“林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完成计划!将临安变成咱的地盘!”

    林飞点头,对一群人道:“你们知道,为什么人会天生就害怕某些东西吗?比如有的人怕蛇虫,有的人怕血,怕火……”

    众人摇头,不明白林飞问这话什么意思。

    林飞一边擦着身上的血渍,一边说:“其实,人类大脑,所能记忆的东西,和遗传给下一代的东西,远比你们想象的多得多。

    在人脑中有一小部分,甚至还会保留人类还是山顶洞人时期的记忆,更甚者是猿类时的记忆……

    那时候的人看见毒蛇会致命,看见火会烧死人,于是,就慢慢把这种记忆加深后,储存在了大脑之中,留给了繁衍下来的后代。

    人类的DNA让我们保留着对最原始恐惧的记忆,这就是为什么人类生来就通常会恐惧黑暗,恐惧毒蛇。

    说白了,你们现在害怕,是你们大脑潜意识储存库里,传给你们的一种危险信号,在你们还没选择害怕前,就已经在恐惧了。

    而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人类的恐惧往往却最强大的动力,往小了说,当某些人遇见歹徒,他们的恐惧,会让他们爆发前所未有的力量,拿起身边的武器防卫,甚至杀人。

    若往大了说,因为人们产生了恐惧,他们会选择反抗统治者,形成一次又一次的战争革命,血流成河,改写历史……

    所以,恐惧本身并没什么,区别在于,弱者面临恐惧,只会无脑地逃跑,而强者,会将恐惧化作最强的武器。”

    一群人愣愣地听完后,若有所思,仿佛被林飞这么一说,害怕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就好像,自己再吓自己,其实你怕不怕,都是这么一回事。

    “你们其实不用太担心,那些高手会来针对你们下手,因为对他们而言,你们不过是蝼蚁,一个人,怎么可能大费周章地去追着踩蝼蚁?说白了,你们还不够资格,别再那儿杞人忧天了”,林飞哂笑。

    一群狗腿子暗暗攥拳,显然觉得不甘心,可又无可奈何。

    林飞看到他们脸上一个个都含着不忿,知道军心已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让他们把场地上的尸体收拾掉,然后回去休息。

    黑龙会的人还丢下了几辆相当好的车子,林飞让老包把黑龙会的标志挖掉后,留着作为行动用车。

    深夜时分,林飞与白欣研一同走去镇上宾馆,女人哪怕想走,林飞也是不让的。

    不过白欣研本就没想走,她发现越多接触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却越神秘,仿佛他的脑子和身体,都装载了无数秘密。

    清冷的镇上小街道,路灯昏暗。

    白欣研低着头,壮了好一会儿胆,才开口问道:“林飞,你是从哪里学到这么多关于大脑的知识的?”

    林飞正思考着S物质的事情,他一直想不通,维克多散播S物质的意图是什么,听到女人的问题,随口道:“我是医生,脑科学是我主要研究方向之一”。

    “你是医生!?”白欣研都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猛一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男人。

    林飞听到女人这么夸张的口吻,奇怪地扭头道:“怎么,不像?我可是有行医资格证的。”

    “你……你分明就只会杀人,哪像个医生,医者父母心,可不像你,视人命如草芥”,白欣研不信地说。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说的就是要对一件事足够了解,才能豁然贯通,掌握要领。

    我正因为杀了太多人,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什么是人,人的身体构造,器官运作原理,和各种激素的反应,都在我的掌控之内。

    当一个人体在我面前,不论男女老幼,都如同一个平日里经常用来解剖的寻常尸体,那我有什么理由,不能把人顺畅切开,又有什么理由,不能把人完整缝合?”

    林飞说得轻描淡写,可这番话落入白欣研耳中,却让她感到一阵骨子里的寒意!

    原来之所以他杀人的时候这般冷血无情,是根本就没把人当人看,那只是任他宰割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