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21章 【鬼煞黑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21

    “你是个变态”,白欣研忍了一会儿,还是这么说了出来。阿甘小说网

    林飞却不以为意,“我从来没说过我不是”。

    两人回到宾馆的住处,房间是老包为林飞准备的,本来作为旅游淡季,镇上的小宾馆并没什么人,可以为白欣研另外准备一间房,可老包“很懂事”,仿佛忘了这件事一般,让林飞和白欣研住在一起。

    白欣研在房门口站了一会儿,犹豫了下,才走了进去,让自己尽可能看起来自然点。

    虽然两人早就同处一室过,可白欣研还是不太能习惯这种突如其来似的转变。

    刚一进房间,就见林飞已经把衣服裤子一脱,走向浴室。

    白欣研俏脸一红,下意识扭过头去。

    “害羞什么,我洗完了你洗,要是你喜欢,也可以跟我进来一起洗”。

    “我……我算了……你先洗……”

    林飞觉得这剽悍的警花露出这种小女人的样子,还挺有意思,也不去多逗她了,他身上全是血腥味,早就不舒服得要死。

    十几分钟后,林飞走出浴室,腰间裹了一块浴巾,见白欣研正在床上看着重播的新闻,示意她可以进去洗了。

    可正在这时,有人敲门。

    林飞一愣,大晚上谁来找。

    走到房门口,把门打开,却见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那儿,一脸天真地朝着自己笑。

    “小煤球?”

    林飞有些意外,后面的白欣研也跟着出来。

    “林叔叔,包大叔给我买了个大西瓜,我吃不完,给你和白姐姐送半个来”,小煤球的双手捧着一个比她小脑袋还大不少的半个西瓜,已经是用刀子切好了,只需要用牙签插着吃。

    林飞看着小女孩把西瓜捧到自己面前的动作,双瞳一阵收缩,忽然脑袋一疼,大喊一声:“别过来!”

    这一突兀的喊叫,让小煤球吓了一跳,害怕地站在原地,小脸有些委屈地看着林飞。

    “你干什么?吓唬小孩子啊?”白欣研有些生气,觉得林飞莫名其妙,上前去蹲下身,把西瓜接过来,然后另一只手摸摸小煤球的头发,“别怕”。

    林飞摇了摇头,发觉到自己的失态,挤出一丝笑容,弯腰道:“球球,对不起,叔叔刚刚有点不舒服,谢谢你的西瓜”。

    小煤球缓过神来,嘻嘻一笑,“林叔叔你好厉害!以后会把我哥哥也教得很厉害吗?”

    林飞有些诧异,这个小女孩竟然不害怕自己杀人的场景,不过,可能也跟她的生活经历有关,小小年纪在社会底层无父无母地生活,恐怕早就比同龄人成熟多了。

    “那要看你哥哥肯不肯好好练,够不够聪明”,林飞说。

    “唔……”小煤球想了想,“哥哥不太聪明,但肯定会努力练的,他偷懒的话,球球打他屁股!”

    小女孩把林飞和白欣研都逗笑了,跟她开了会儿玩笑后,让她早点回去睡觉。

    因为租的房子里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老包特意给小煤球准备了一间单人房,毕竟让小女孩跟那些大汉住一起,不太合适,也不好照顾。

    关上门后,白欣研奇怪地问道:“你刚才怎么了?干嘛突然这么凶?”

    林飞也不回答,只说:“没事。”

    他接过西瓜,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白欣研知道多问也无用,这个男人不想告诉自己的事,多问只会让他不满。

    她按照林飞说的,去洗了澡,穿了一件酒店的睡衣,从浴室出来。

    头发已经用吹风机吹干,脸蛋因为有些紧张而散发着粉粉的红晕,宽松的睡衣并不能掩盖女人那高耸的云峰,让人恨不得直接粗野地扯开那合着的领口。

    白欣研自己也搞不清,为什么心里会有些期待,明明他对自己那么粗暴,那么无情,可自己就是无法去反感他,反而很配合地连内衣裤都没穿。

    可是,男人并没有在床上等着她,竟然一个人拿了一只椅子,坐在窗户边,一个人默默看着窗外,小镇的夜空,那一片茫茫的星辰。

    白欣研坐到床沿上,等了一会儿,见林飞不回头,只是清咳了一声,“我睡了”。

    林飞缓缓扭过头来,说:“你睡吧,可以把灯关了”。

    白欣研愕然,他是什么意思……今晚,不做了?

    可她还没不要脸到问他这些,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去把灯都关了,自己躺在床的一边,背对着林飞的位置,开始睡觉。

    女人的心里多少有些幽怨,想不通林飞到底在想些什么,下午的时候自己不想要,非得把自己在野外办了;晚上夜深人静,自己心里有些小期待的时候,他却一个人对着夜空开始发呆,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她无法酣然入睡,忍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翻过身去,去看林飞在干什么。

    可是,看见的一幕画面,却叫她整个人都屏住呼吸……

    男人竟然……在哭?!

    林飞的眼眶泛红,喉咙无声哽咽着,他用手抹着时不时从眼中溢出来的泪水,就这么一个人看着窗外,一个人抹眼泪……

    白欣研从没想过,这个男人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回忆着什么?

    不禁的,白欣研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哀痛,紧紧攥着被单,痴痴然看着男人……

    她根本不记得这一晚是怎么睡着的,只是从这一晚过后,她再也不觉得林飞有多恐怖,再也无法去恨这个男人……

    ……

    黑龙会总部,夏家大院的后花园内,一座由青石垒砌而成的高台,四面八方插着黑龙会的会旗。

    而在高台的八个方位,各摆放着一只黑色的陶罐,像是小巧的酒坛一般。

    夜风吹得这些黑龙旗猎猎作响,四周为的草木也是风声鹤唳,仿佛有什么危险的事物正在靠近。

    此时此刻,赤膊着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长裤的夏震霆,他盘腿而坐,双手放于膝盖,全身的毛细血孔不停地散发出阵阵黑色煞气。

    远了看,就好似全身笼罩在一片黑色火焰之中。

    突然,他双目怒睁,双臂高展,猛地一握拳!

    陡然间,从那八个黑色坛子里,窜起鲜红的血液,若仔细看,这中间竟然还有大量色彩斑斓的毒蜘蛛,蜈蚣,毒蛇等等剧毒之物!

    这些毒物被浸泡在血液之中,体内都灌满了血液,不少毒虫甚至是通体泛红。

    所有的毒物与血液,被汇聚在夏震霆的头顶部位,刚一触及到那黑色真气,就像是被火焰蒸发一般,全都消失无踪!

    可是,一股股像是黑色丝线一般的更加浓郁,漆黑如墨的真气,却是灌注进入到夏震霆的百会穴之中。

    夏震霆的双瞳渐渐变成浓黑之色,全身的肌肉像是有无数的黑色光晕在流动。

    直到将所有的血液和毒物吸收殆尽,夏震霆仰天一声痛快的怒吼,身体耸然立起,双臂随意地一震,就见一道黑色的真气波纹从他身体为中心荡漾扩散!

    黑龙旗的旗杆全数爆裂,八个坛子也跟着粉碎,四周数十平的草木夷为平地,花木甚至直接枯萎!

    夏震霆咧嘴狞笑,握了握拳头,看着手上控制自如的黑色真气,颇为满意。

    直到这个时候,一袭西装的管家夏阳才如同幽灵般出现在高台下方,屈膝道:“恭喜会长,鬼煞黑魔心法已经修炼进入化境,从此以后,恐怕龙王也将不再是您的对手!”

    夏震霆脸上笑着,不无得意,但还是谦虚地道:“夏阳,你也太小看龙王了,他所修炼的功夫本就是我这鬼煞黑魔的克星,我怎么能跟他比,何况……当手下的,怎么能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