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23章 【生死游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23

    西亚,一片战乱中的无主之地。阿甘小说网

    这里是平民的地狱,军火贩子的天堂。

    欧美联合军在扫荡完本地政府武装后,忙于去采集西部的矿油,已经撤离了这片地区半年,这里彻底成了鱼龙混杂的三不管地区。

    荒凉的沙漠与戈壁中,仅有的一座小城,到处还是残垣断坯,流散的乞丐与饥民,在缓慢恢复着的城市中,寻找一线生机。

    而在城市的西北角,一处靠近城市水源的居民区,是城市的核心地区。

    这里,每天都有大量荷枪实弹的剽悍男子巡逻,他们是驻扎在本地的一支雇佣军,暂时地对这座城市进行“保护”,当然,中间时不时,需要收一些“保护费”。

    中午时分,一名喝得有些醉醺醺,鼻头发红的魁梧白人雇佣军,手上拿着一个黑乎乎荞麦面包,另一手拿着一塑料瓶的井水,走到一间阴暗处的小平房,打开了由两名男子守着的一扇铁门。

    这间平房大约就一百平米,里面就像是一个垃圾堆,废弃的建筑材料,生锈的钢材,食品包装袋垃圾,林林总总堆了好一些。

    就在这些垃圾堆中,却是有十几个约莫十岁左右的男孩女孩,在里面缩着。

    这些孩子有白人,有黑人,也有黄种人,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像是好多天都没洗过,一个个脸蛋都脏兮兮的。

    看到这名白人醉汉进来,十几个孩子几乎一瞬间都从困顿中醒来,死死盯着这名男子手上的那个面包和那瓶水。

    孩子们一个个都吞着口水,事实上,他们中有几个快口干得没口水了。

    他们太饿了,连续三天了,每天只有一个人分量的荞麦面包和一个人量的水送来,他们中最强壮的一个黑人孩子抢到了最多的面包和水,其他最瘦弱的两个女孩,则都是只喝到了两口水,饿得肚子已经叫了两天。

    虽然,他们中几乎语言都不通,但大家慢慢已经知道了,这群雇佣军给他们的“游戏规则”。

    优胜劣汰。

    有限的食物和水,谁能活到最后,谁将有资格,成为雇佣军接下去培养的年轻佣兵。

    这一点,他们透过平房唯一的窗户,看着清晨那些努力奔跑的少男少女,就渐渐领悟了。

    在这个地区,雇佣军永远都是热门行业,所以,不断地挑选好的苗子,进行培养,才能保持竞争力。

    他们中,只有最强壮最有拼劲的孩子,才有资格活在这片沙漠中。

    白人大汉看着已经蓄势待发,却不敢擅自先冲上来的小家伙,狞笑了声,随后,两手上的面包与水瓶,往房间中央一扔!

    十几个小小的身影,都跟疯了一样窜起,四肢爬一般地冲向了那面包和水。

    之前吃了最多面包,喝了最多水的黑人孩子依然最凶悍,他把身边两个跟他争夺的白人男孩一臂膀一个打开后,率先抢到面包,大口大口地抱着狂咬!

    他要尽可能快速地多吃几口进去,因为其他孩子会抱住他,开始咬面包的其他位置。

    黑人孩子快速地吃到几口后,就去找水瓶。

    拿到水瓶的,是从一开始就没去追面包,而是拿水瓶的黄皮肤孩子。

    这个孩子身形消瘦,一头黑发,双眼很是明亮有神,他每次都会先抢夺水,然后找机会去掐下一点点面包果腹。

    虽然三天来饿得不行,但又水的支撑,他倒并不算特别难熬。

    “FUCK-OFF!”

    黑人孩子怒吼着,把水瓶夺过,还一把推开了男孩。

    男孩乘着黑人接近自己的时候,从他抱着的面包那儿,撕下了一小块。

    一群人很快开始从黑人那里又争面包又争水,而小男孩则是默默走到了角落里。

    那里,一个同样是黄种人,别着一个红色小发夹,看着八九岁大的小女孩,正坐在地上,虚弱地看着其他孩子抢夺水和食物。

    她实在没力气起来了,因为缺水和食物,她已经头昏眼花,快要虚脱而死。

    如果没有意外,她将是第一个死去的孩子。

    小男孩走到女孩面前,伸手去把小女孩的嘴巴掰开。

    女孩忽然闻到了面包的味道,她努力睁开眼,才看清,男孩手上赫然拿着一小块面包!

    他送给我吃的!?

    女孩几乎没半点考虑,就把面包一口咬了进去。

    更让她意外的是,男孩忽然朝着她的脸蛋靠近,然后,用嘴亲上了她的嘴……

    小女孩恍惚中,感到男孩的嘴巴是水滋滋的,她迫不及待开始去吸食。

    原来,男孩刚刚知道黑人孩子要来抢,喝了最后一口,并没吞下,而是留给了小女孩喝。

    他只有用嘴巴当容器,过渡进入女孩口里。

    女孩实在太渴了,她吸完了男孩口中的水,甚至开始吸男孩的唾液,直到把男孩的嘴里吸干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不由的,女孩缩了回去,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有些害羞地看着男孩。

    虽然他们都只是小孩子,可有些东西,是天生知道羞涩的。

    男孩也有点心跳,可他并没说什么,默默坐到一旁,跟女孩一起看着其他孩子继续争夺。

    “你……你叫什么名字?”靠着水和一口面包缓过来的女孩,小声问。

    “林飞”,男孩淡淡回答。

    “噢……我……我叫萧婷婷”,女孩好奇地问道:“林飞,你为什么要给我吃的?你不饿吗?”

    林飞皱眉,脸上有不符合他年龄的老陈,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我当然饿,但你再不喝点吃点,就要死了,我当然要救你,何况这里就我们两个夏国人。”

    萧婷婷眼里闪着晶晶的光,“你真好……爸爸妈妈不见了以后,就没人对我这么好过……”

    林飞看着她,“你爸爸妈妈不见了?”

    “嗯……我爸爸妈妈都是这里的工程师,被人带走不知道去哪了……”萧婷婷说起这些,眼眶就泛红,要掉眼泪。

    林飞见她眼泪要流下来,很不客气地伸舌头去把女孩脸上的眼泪舔了,“哭什么,眼泪也是水”。

    萧婷婷呆呆地看着男孩,似乎害怕再被林飞舔,赶紧不哭了。

    “林飞”。

    “嗯?”

    “你是为什么在这里?是跟爸爸妈妈走散了吗?”萧婷婷问。

    林飞一蹙眉,“我没爸爸妈妈……是一个老疯子把我丢在了沙漠里,被这群人抓住了丢进来的”。

    “老疯子?”

    萧婷婷似乎不太懂这是什么称呼,但她也不多问了,因为既然都在这里了,问怎么进来也没什么意义了。

    两个孩子就此认识了,接下来的两天,在林飞的帮助下,萧婷婷每次都先抢夺到水,然后喝上两口,就给林飞。

    有了水,两个人反倒比其他吃了面包没水分的孩子,要能抗一些。

    第六天,有两个孩子再也没醒过来,被早晨查看的雇佣军揪了出去。

    孩子们虽然早有预料,可当死亡真的来临,他们都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萧婷婷害怕地一头埋在林飞的胸前,这么短短两三天时间,他们建立了很亲密的关系,萧婷婷像是妹妹依赖大哥哥一样,听林飞的话,靠着林飞安抚心灵。

    当天中午,送来的面包和水,竟然比先前少了一小部分。

    孩子们本以为少了两个竞争的,可以多吃多喝一些,谁知,食物和水也会随着人数减少而减少。

    于是乎,争夺反而更加激烈。

    一个本就没多少力气了的白人男孩,被那健壮的黑人男孩一推,脑袋摔在地上,竟然直接就没醒来。

    第一次,孩子们之间的杀害,在无意中产生了!

    那黑人孩子看着死去的白人男孩被拖出去,眼中有着恐慌,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绝望中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