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70章 【不会的不会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70

    一小时后,一行人驱车来到天澜山庄。

    苏映雪得知林飞的背景后,自然不会再奇怪他突然有钱可以住得起这样的豪宅。

    钱对于林飞来说,已经并没多少实际的意义,他早过了当年靠杀人赚钱的阶段,就算当初打算归隐的时候,也只不过混口饭吃罢了。

    刚一到大宅门外,就见一身黑色斗篷的鬼刃,正伫立在门外,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黑色大理石雕。

    “喂,老鬼,这么久没见了,见到我们几个,你就这么一声不吭,可不合适啊”,姜小白下了车,嘻嘻哈哈地跑过去,拍拍鬼刃的肩膀。

    后面的娜塔莎,叶梓萱等,也面含笑意。

    最后下来的苏映雪则是颇为好奇地看着鬼刃,这个阴恻恻用绷带遮着脸的人,还真如他的代号一般,跟白天下的鬼魂一般。

    女人略施粉黛后,本就清丽脱俗的脸蛋增添了稍许明媚与柔美,而一袭天蓝色的连衣短裙,搭配着红色的珊瑚项链与珠串手链,明艳动人,清新自然,让人一看就能眼前一亮。

    众人跟鬼刃搭话,可鬼刃却什么也不说,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像是干枯的树藤一般。

    “老鬼,你……你怎么了?”

    姜小白忽然发现,鬼刃的双眼,竟然眼眶发红,他好像刚才有流过泪!?

    鬼刃哭了!?这简直是“神迹”!?

    娜塔莎和叶梓萱也陡然间心头一沉,笑容凝固在脸上。

    “犬牙……到底发生了什么?刀刀回来了么?”叶梓萱忐忑而紧张地问。

    不等鬼刃回答,姜小白已经忍不住,着急地直接往房子里跑了。

    “去看看老大不就知道了!?”

    一见如此,娜塔莎和叶梓萱也跟着跑了进去,苏映雪自然也是心急,跟鬼刃点了下头后,就深呼吸了口气,走向屋内。

    她来时知道,这里面还有林大元和林瑶,林大元对她一直不怎么友善,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更让她有些尴尬的,是许芸许薇也在,得知她们母女竟然在给林家当佣人,苏映雪心里的滋味,也比较复杂。

    众人跑进大厅内,就感到一股奇怪的阴森,明明外面阳光灿烂,里面却叫人发颤。

    此时,正好听见许芸和许薇正在那里不停地喊着话。

    “大元哥!大元哥!!你醒醒啊!你不要这样啊!!呜呜……”

    “大伯!大伯……”

    只见到,林大元躺在了沙发上,唇色发白,眼角含泪,像是昏死了过去,许芸和许薇则是在一旁着急地哭着。

    更让他们感到不对劲的是,在客厅中央,竟然放了一张单床,而床上一个人体,被一块白色的布盖着……

    林瑶整个人瑟瑟发抖地坐在床边地上,根本没感觉到地砖的冰凉,她的脸上是止不住的泪水,眼里是深深的绝望,哭地喉咙已经沙哑。

    唯独一个枯瘦的人影,正站在床边,用低沉的嗓音,默默念诵着经文。

    “骷髅!!!”

    姜小白感到自己的心快飞出来了,忍不住大声吼叫:“不要念了!”

    他是少林寺出身,虽然不修佛法,可也知道,骷髅王所念的,是超度用的地藏菩萨本愿经。

    “你……你他吗的念什么狗屁佛经啊!?你好好的念你的心经去不行吗……超度你个头啊!!”

    姜小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那病床上,白布遮掩的人体,他半步都不敢上前。

    紧随其后的娜塔莎和叶梓萱,两个女人站在姜小白身后,也已经落下了泪水。

    他们不是傻子,眼前的情形,已经不用去掀开布,也知道,那床上躺着的,是谁……

    “不……不会的……不会的……”

    苏映雪怔然站在几人身后,美眸含着烟波,喃喃自语,不断地给自己催眠一般。

    “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去掀开它……他……他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呢……”

    苏映雪努力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边笑,一边抹着不住滑落的清泪,一步,一步,举步维艰地靠近单床。

    当她走到床边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焦臭味,不禁下意识地捂了捂瑶鼻。

    女人哽咽地喉咙里发出“嘤嘤”的声音,憋着,试图不让自己放声哭出来。

    一只纤柔白皙的素手,慢慢伸向白布,一丝,一丝的,将白布掀了起来……

    当一具通体黑焦碳化的尸体,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整个大厅里,已经静得宛如死域……

    苏映雪的眼泪,戛然而止,她似乎已经哭不出来了,只是这么呆呆地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像是一尊海崖上的望夫石,一动不动……

    “骷髅……你他吗告诉我!老大让你去当帮手……你都干了点什么!?你还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吗!?信不信我把你这骷髅撕了!!?”

    姜小白发狂一般地冲过去,一把揪住凯山的衣领,咆哮道。

    娜塔莎冷静地一个闪身冲过去,将两人拉扯开,“够了!白骨!你想让斯凯尔普走都走得不安心吗!?你听凯山把事情说清楚!我们要知道真相!是谁做的这件事!!”

    黑寡妇全身已经无法抑制地释放出了杀气,她内心的杀意,已经前所未有地高涨。

    杀气弥漫下,整个大宅内的气温,瞬间降了五六度,仿佛是上升到了千米海拔一般!

    他们都不是什么脆弱稚嫩的新兵蛋子,他们的悲恸,会化作复仇的火焰,烧死伤害他们亲人的敌人!!

    “维克多……”凯山疲倦地道:“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群可以用钢铁战甲飞行,破坏力惊人的钢铁人,利用夏国基地的力量,抓捕了斯凯尔普后,想要把斯凯尔普就地杀死。

    但斯凯尔普当时成功地晋升了一个境界,他实力暴增,反而将他们给击退杀死了。

    可是……在他驾驶飞机追杀最后一个钢铁人的时候……”

    凯山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讲了出来,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竟然是一道雷霆,带走了林飞。

    这就仿佛是一场无妄之灾,本来好好的还找回了实力,大喜事一桩,偏偏,天要亡他!

    “难道……是老大的力量,到达了传说中天雷都要劈他的,逆天的某种境界?”

    姜小白想起自己师傅曾经有提过一些关于天雷的传闻,不禁茫然地摇头。

    “不管怎么样……维克多,他必须死……”叶梓萱走上前来,红着双眼,冷酷地道。

    一时间,屋内的几人,包括屋外的鬼刃,仿佛无比共鸣,杀气腾腾中,整一栋豪宅,都变得鬼气阴森,宛如冰窖。

    ……

    京城,东城区,位于达官显贵所在的军区所在地附近,有一处地处中央的大宅院。

    此处,正是四大家族之一,以政治为主要方向发展,嫡系官员满天下的王家所在。

    王家大院的后书房内,家主王正坐在太师椅上,看着电脑上,一份刚送过来的报告,包括视频与文字说明等,一应俱全。

    在书房里,同时坐着的,还有王家长子,夏国常委,副总理,王定坤;王家三子,人事部部长,王玉关;以及王家的儿媳妇,来自地字号家族赵家的赵悦,文化部副部长。

    在座的所有人,最低的也是副部级干部,而且都掌握实权,这也正是王家的官场人脉,强大之处。

    看完所有的资料后,王正老爷子脸色阴晴变幻,喟然叹道:“没想到,顾彩英跟野男人生的那小杂种,竟然能成长到这样的地步。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斯凯尔普,传奇世代的领袖……呵呵,可惜啊,就算是第五王者,一代传奇,终究还是贱命一条,连天都要他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