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93章 【爱恨交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93

    这正是林飞此刻的身体,每一块肌肉拥有变态爆发力后,所能达到的战斗效果!

    过去林飞就算想做一些动作,因为力量和爆发力不够,也只能想想,但现在,他做这些动作,游刃有余,自己也总算能够酣畅淋漓地施展多年精粹的格斗天赋。

    十秒不到的功夫,解决完六名让所有人束手无策的炼狱将士,林飞也从百米高空落下。

    “砰”地一声,林飞双足落地,又是砸出了一个深坑。

    林飞有点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自己的身体控制,果然还有不少不足,需要好好适应。

    可在旁人眼里,此刻这个全身一丝不挂的男人,简直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形兵器”!

    林飞这会儿看了看自己双腿间,那个因为不停动作,而晃来晃去的大家伙,撇了撇嘴。

    这么一直光着身子打,虽然不怕人嘲笑,但“干货”太大,貌似晃来晃去的不太舒服。

    他暂时也懒得继续杀那些古武者,一个闪身来到姜小白面前,指了指和尚的下面,“把裤子脱了”。

    姜小白屁股一紧,尴尬笑道:“刀哥,俺虽然崇拜你,但暂时没打算改变性取向啊……”

    “放你吗狗屁!我要穿裤子!快脱!”林飞恨不得掀他一脑袋。

    众人哈哈大笑,他们之前因为战况紧张,都没多想,这会儿一回味,刚才林飞竟然是光着身子杀了一波人,简直是奇葩。

    当然,到他们这种级别的人,也不会为这种事觉得多大不了,不过是一点小乐子。

    姜小白这才恍然大悟,笑呵呵地开始解皮带,但解了一半,苦着脸说:“刀哥……內裤要不留给我?小僧好歹是个出家人,怕吓着女施主……”

    “你脱给我,我还怕得病呢,在焦宁镇上跑了多少理发店以为我不知道?”林飞嫌弃道。

    姜小白这才放心了点,把参加葬礼特意穿的西装裤一脱,虽然不少地方划开了口子,还染着血,但这点东西,林飞是无所谓的。

    一脸心满意足的姜小白,只剩下个粉红色內裤,双手叉腰,看着林飞穿上自己的裤子,觉得特别自豪,这才叫“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林飞把下半身这么一遮,觉得像这么回事了,于是转身,准备继续开杀。

    他身影电闪,径直走向了一名昆仑派的先天高手,那名中年男子脸色惨白,明知道是螳臂当车,却只能摆出昆仑西域密宗拳的姿势,准备强行硬接。

    可在林飞眼里,自己要做的只是过去拿手指戳碎他脑瓜子就够了。

    “林飞!你要干嘛?”

    忽然,叶梓萱冲出来,及时地大喊了一声。

    林飞纳闷地回头,“当然是把他们全杀了,这是他们要付出的代价”。

    “这些古武门派只是听从那几个大家族的指令,迫于无奈,他们并不是真的跟我们有仇,你现在把他们杀了,才是真正的与他们结仇了。

    夏国古武门派多如牛毛,不少隐世高手都是深不可测,你若把他们全得罪了,就算你不怕,我们这些人也容易被他们到处追杀,得不偿失的!”叶梓萱道。

    “不错啊,刀哥,要杀也杀那几个老头子,是他们……”

    “闭嘴!”叶梓萱拦住不让姜小白继续说,皱眉道:“你想让林飞闯大祸吗?天字号家族哪是这么容易说对付就对付的?杀了一个陆铁军已经可能惹来不小麻烦了!”

    姜小白咕哝了下,似乎也觉得不太合适,而其他一众传奇世代的人也投来劝阻的目光。

    “斯凯尔普,我知道你的痛心,但我们复仇的对象,应该是暗中策划这一切的人!”娜塔莎道。

    林飞眯了眯眼,思忖着他们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自己虽然不怕别人找上门来,但自己的这些朋友,可不一定挡得住那些古武门派高手的追杀。

    自己又不可能杀光全天下的高手,若是因为今天自己发泄心中悲愤,给众人招来更大祸端,那就真的要悔恨终生了。

    “林飞,林飞!”

    忽然,许芸从后面跑过来,呼喊着,哀求道:“林飞,你本事这么大,能不能救救大少……哦不,救救叶家主?”

    林飞瞄了眼地上躺在那的叶无涯,虽然还没断气,但失血过多,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死。

    “他当年抛弃你和许薇,你不恨他?”林飞奇怪地道。

    许芸一脸黯然,“我只是一个下人,发生那件事,能活着从叶家出来,就已经难得。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薇薇的亲生父亲……”

    “妈……”许薇含着泪,似乎感到不忍,她对这个父亲感到生气,但若说眼睁睁看他死,又于心难安。

    林飞轻笑道:“我看,不是因为他是许薇的生父,而是,你当年就一直暗恋他吧,你其实心里一直都喜欢着这个男人,才会不恨他,对么?”

    许芸面露惶恐之色,不停地颤抖着摇头,可看着林飞咄咄的眼神,仿佛内心都被看透,不禁地又低下头。

    她只是一个普通乡下人家出生的女人,喜欢上的是地字号家族的大少爷,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其实当年,被叶无涯练功走火入魔,占据清白后,她并没有感到痛苦,反而有一些窃喜……

    她知道自己很犯贱,别人眼中根本就没有自己,但有些时候,人的感情,不是靠理智能控制的。

    在场不少人都唏嘘,许芸这么个样子,无疑是承认了,但,更加凸显得许芸这半辈子的可怜。

    林飞想了想,扭头对那群古武者道:“我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用先天真气给叶无涯续命,若他活下来了,你们都活下去,若他死了,你们全死”。

    林飞暂时无法使用元气,本来倒可以容易地救活叶无涯,但现在,他只能利用下这批古武者。

    “感谢阁下不杀之恩”,那名昆仑派的高手第一个就拱手谢恩,跑去给叶无涯运功疗伤。

    他们是真怕了,修炼到先天境界的都不容易,谁希望明明有一两百岁好活的,却英年早逝?

    所以,林飞能放过他们,就值得感恩,他们本就和林飞没什么大仇,再说了,救叶无涯还能讨个人情,何乐不为?

    当然,武当跟峨眉的人,心里是纠结的,他们门派的关离长老和玄机子都死了,回门派后,恐怕宗门还是会向林飞问责。

    只不过,那也等他们回去了再说,这会儿却是不敢多吱声。

    “斯凯尔普,你快去找找苏小姐和顾女士吧,他们被一些军人带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些被袭击的军舰上,我怕他们有危险”,骷髅王凯山这时道。

    林飞一怔,“什么!?映雪也在这!?”

    “大家以为你死了,为你办葬礼,苏小姐都哭了好几天了,一直守着你的尸体,你生母顾女士也是一直在这边,只是刚才这里发生战斗,似乎有人想保护他们,先把他们带走了,但后来炼狱军团来了,也就不一定安全了”,凯山道。

    林飞眼中露出一丝复杂之色,苏映雪对自己用情至深,他自然感激和欢喜,但顾彩英竟然也一直陪着自己的“尸体”,就让他有些纠葛了。

    忽然,林飞想起,刚刚巴巴托斯似乎说什么,维克多的行动遇到阻击……莫非,是他们还分兵去袭击了舰队指挥部?

    那苏映雪和顾彩英,岂不是最有可能也在那里!?

    “他们去的什么方向?”林飞急忙问道。

    娜塔莎道:“东偏南四十七度,你打算怎么过去?恐怕有好几海里的距离,现在能用的船只只有些游艇,恐怕太慢了”。

    林飞二话不说,已经冲向了海滩边,将刚刚一名被自己击落的黑甲战士抓起。

    “只能试试,我能不能用这战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