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299章 【倍感亲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299

    顾彩英惋叹道:“有时候,我都佩服苏星原,其实作为父母而言……他明明不是映雪的亲生父亲,却几乎给了映雪一切,反倒是闹得他自己的亲生骨肉苏骏豪,如今失踪了……他对映雪的父爱,虽然有时候显得偏颇,但……令人感动……也令我羞愧……”

    别说顾彩英了,林飞都不禁对苏星原这个男人,有些刮目相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很多事情,还真怪不得苏星原,作为一个养父,一个无依无靠的草根商人,他为苏映雪做到这样,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爸……”

    忽然,林飞怀里的苏映雪,语带哭腔地唤了一声,泪水从眼角滑落,她竟是早就醒了!?

    她一直在听着顾彩英说的往事,这些事情,因为涉及到陆家当年的秘辛,对陆家而言是耻辱,所以,是没任何虚拟数据和实体文件记载的。

    这也是为何,LOOK无法搜索到苏映雪身世的原因。

    而知道这些事的人,顾虑到陆家的颜面,也不会跟苏映雪说出来。

    林飞一惊,低头看苏映雪真的是醒了,不由纳闷,自己怎么会没发觉?以自己现在的神识,按理说不特意去关注,苏映雪的情况也会被他察觉到。

    为什么此时的苏映雪,给他的感觉,像是有些……看不透?

    但女人的脸蛋还是时冷时热,身体出透了汗水,粉唇发白,像是很虚弱。

    “映雪,你都听见了?”顾彩英担忧地问道:“你可别太难过,苏先生为你做的这些,也是他心甘情愿的,他当年爱极了你母亲,算是爱屋及乌吧,何况你们一起走过二十多年,不是亲生的,也胜似亲生的了”。

    苏映雪一头埋在林飞的怀里,啜泣地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做了多少让爸爸伤心的事……他养育了我……我却还总不听他的话,还跟他对着干……”

    “好了,你之前不是不知道么,我也想不到,陆家的人跟你是血亲……”林飞眉头深锁,这下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顾彩英似乎想起什么往事,眼中有几分唏嘘和自怜自艾。

    “飞儿,你现在明白了吧,就算你恨王家,也不能把陆家算进去,他们是映雪的至亲,你若鲁莽行事,让映雪怎么面对她泉下的母亲”,顾彩英劝道。

    林飞暂时不想去考虑这些事,他伸手捧着苏映雪嫩嫩的脸蛋,感受到脸上的烫烫温度。

    “小雪,你是不是很不舒服?怎么忽冷忽热的,一直在出汗?”

    苏映雪含着泪光,娇喘吁吁,茫然地说:“我……我就是感觉……像长跑完了脱水似的,不舒服……”

    似乎是怕林飞担心,女人艰难地笑了笑,“没事的,我不疼……只是没力气……”

    林飞确实也查不出苏映雪什么身体器官有问题,只是她体内的细胞不断地新生和死亡,实在怪异无比。

    他不禁问向门口的顾彩英,“这个戒指,真是爸给你的?”

    顾彩英似乎有些异样,拘谨地僵笑道:“真的……是你爸爸给的,我真不知道这个戒指会有那种奇怪的效果,飞儿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害你和映雪……”

    林飞一阵狐疑,总觉得顾彩英隐瞒着什么,但也可能是怕他怪责,有些模棱两可。

    “林飞,你不要怪顾会长……”苏映雪虚弱地劝道:“她对我已经够好了……”

    苏映雪自然记得,之前在指挥室内,顾彩英好几次为她说话,但顾彩英的能力也有限,确实也无法扭转什么。

    若是过去,林飞听到苏映雪帮顾彩英说好话,自然不会乐意。

    但这会儿女人都这么疲惫了,又刚刚得知自己的身世,备受煎熬,林飞也不忍心让她更加难过,于是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又过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军舰靠岸。

    龙老三,方海潮和方海天两兄弟已经领着大量的军区部队,在港口等着众人,他们万万没想到,这次的计划竟然生出了这么多变故。

    当看到林飞抱着苏映雪从船上一跃而下,众人的表情古怪无比,简直是老天让他们开眼界了,死成那样还能活!?

    “主人!”

    早早在岸边等着的EVA,这时如同归巢的乳燕,眼眶含着喜极而泣的热泪,根本不管林飞的怀里还抱着苏映雪,就兴奋地从旁边搂住了林飞的虎腰。

    “爱娃就知道,主人不会这么丢下我不管的!主人,欢迎您回来……”

    爱娃粘着林飞,根本不愿意松手,脸上满是小女人的幸福满足,这让后面的两个追求者奥丁与阿兰博克面色苦愁。

    林飞见到她平安无事,也松了口气,由衷笑道:“没想到快两年不见,这次见面就出了这么多事,好了……小爱娃,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堂堂维特根斯坦家族的顺位继承人,这样可不像话”。

    “爱娃才不在乎……只要主人不嫌弃,爱娃可以永远这么抱着……”

    说着,女孩还很不含蓄地直接如美人蛇般黏到了林飞的后背,那饱满的酥胸顶着林飞的脊背,能感受到无比的细腻和弹性的惊人。

    林飞刚好还是赤着上身,这下真是恨不得叫一声舒坦!

    可躺在林飞怀里的苏映雪不干了,她还虚弱地没力气呢,这个女人不是乘人之危吗!?

    就算要竞争也得等她身体好了再说呀!何况这么做也太不矜持了,这真是贵族出身的女人么!?

    “林飞……我……我不舒服……我要去医院……”

    苏映雪也不示弱,露出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就算身体再虚弱,她的演技也不会退步。

    林飞猛地一激灵,都快被EVA的热情搞得忘记掉正事了,严肃地回头道:“EVA,你先松开吧,我要带映雪去医院做全身检查,你去安排下其他人的疗伤,我对他们安排的人不放心”。

    EVA幽怨地应了声,她也看到苏映雪似乎身体不太好,但这跟她有什么关系?这个女人又不是自己的主母,早点死了才好,这样主人就只属于她!

    恋恋不舍到松开林飞后,EVA再度转身去,又变成了高贵优雅的古典豪门继承人,走向同时已经上岸的传奇世代的众人,去给他们安排医疗。

    林飞坐上给他和苏映雪安排好的一辆急救车,在几名医护人员陪同下,径直赶往最近的大医院。

    至于港口,那些乱七八糟的善后事宜,以及几大家族会去密谋什么,他都没空搭理,尽快查清楚苏映雪的状况更重要。

    可苏映雪躺在急救车里,却是心事重重,突然问林飞:“那个EVA……是不是十五岁就跟了你?”

    林飞一愣,“你怎么知道?”

    “她跟我挑衅,说我只是你的前未婚妻……不配参加你的葬礼……”苏映雪嘟了嘟嘴。

    林飞莞尔,“你别太当真,EVA那孩子因为小时候的心理阴影,我又当时对她特别凶,她渐渐对我产生了近乎病态的依恋,我跟她只是主仆,没别的关系”。

    “她不是跟你那个了么……”苏映雪扭过头去,含糊地说。

    林飞这了眨眼,无奈笑道:“这不是……少不更事么,那时候我也才十七岁,自控力比较差,再说了,在国外这点还是挺开放的,没什么大不了吧”。

    “你不用安慰我……我只是你的前未婚妻,不用你解释这么多……”苏映雪突然话锋一转,变得有些哀怨。

    “我这怎么算解释?要是我跟EVA真有什么别的关系,会把她一个人丢在国外么?”林飞都有些急了。

    “你看你……我一提问她的事,你就这么激动……”苏映雪委屈地说。

    林飞一个头两个大,哭笑不得,“我说苏映雪……你连呼吸都这么吃力,就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这时候还有空吃醋?我真服你了!”

    苏映雪仔细盯了男人一会儿,似乎觉得林飞没在骗她,轻轻哼了声,才收回了话头,只是盈盈的美眸里,波光潋滟,不知道想些什么。

    救护车一路亮灯鸣笛,二十分钟来到了临安人民医院。

    刚一下到医院急诊楼外,迎接出来的带头主任医生,却又让林飞不禁“倍感亲切”。

    “林飞?”

    方雅柔见到一个赤着上身,穿着条破裤子的男子在车里,都差点没认出来,不正是好些日子没见到的这个坏男人么?

    她这几天还有些心里埋怨呢,他们虽然没什么“深交”,但也算个朋友吧,林大元一出院,这家伙就一次都不联系她了,难道她作为个女人都这么没吸引力?

    今天突然接到了平日里压根不通讯的父亲打来电话,说是要她在医院紧急安排大量的医疗资源,有不少人要进医院紧急治疗。

    她也不多想,一马当先地率人来急诊室外等着伤员进来,可没想到,第一个病人没见着,倒看到林飞了。

    “雅柔,我都差点忘了你在这儿,你快安排人把映雪送进去做全面检查”,林飞可没空跟她闲聊。

    苏映雪的单床被推下来,躺在上面的女人听到林飞喊“雅柔”,黛眉一簇,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总觉得变扭,这有点太亲切了……

    不知不觉,随着与林飞之间感情地逐步加深,她对这些事越来越敏感。

    “苏小姐怎么了?这是高烧吗?”方雅柔不解地道。

    “她体内的细胞正不断地加速生长和死亡,我不清楚原因,希望医学检测有点帮助”,林飞道。

    “你怎么知道,她体内细胞的变化?”方雅柔觉得不可思议。

    “方医生,拜托你别当‘好奇宝宝’了,救人要紧!别耽误出事了!”

    林飞二话不说,自己动手推着单床往急诊楼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