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17章 【你已经堕落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今晚还是五更,但因为吃完晚饭睡着了,所以会码字一直到凌晨三点左右才能写完」

    0317

    维克多脸色阴晴不定地好一会儿,脸肉抖动着,时而阴云密布,时而又好似云淡风轻。

    许久后,他才自嘲地一笑,“斯凯尔普……你知道我最讨厌你的一点是什么吗……你就像是棋盘上只能向前,无法后退的士兵一样,你怎么永远不知道往后看一看?你真以为,我一直都在你后面,眼巴巴地只能跟随你?”

    “我为什么要往后看?人的眼睛,长在前面”,林飞道。

    维克多嗤笑,满是揶揄道:“你真觉得,你能杀死我?”

    “难道不是吗?!”

    林飞话音未落,身影已经从原地陡然窜到了维克多身前,一把扣住了男人的脖子,将他悬空提了起来!

    “叔叔!”安达丽尔惊呼了声,显然为林飞暴起的速度感到震惊。

    维克多因为喉咙卡着,僵硬地咧嘴笑,摆摆手,示意他没事,目光盯着林飞。

    “斯凯尔普,你动手啊,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

    林飞默然不语,他总觉得维克多不可能这么轻易来送死,他肯定留了后手。

    此刻维克多根本没半点慌乱,更应证了这一点。

    可是维克多一直没说他的倚仗是什么,林飞皱了皱眉头,只能自己散开神识,去搜索整栋大楼的每个角落。

    片刻后,林飞脸色一变,切齿道:“你果然疯了,你竟然在芝加哥市区埋RDX!?”

    环三次甲基三硝胺,是一种无色结晶,更是一种爆炸力极强大的烈性炸药,比TNT猛烈近两倍。

    “呵呵……你总算发现了?”维克多得意无比,“我在这里地下的天然气管道边,埋了一些,也在房子里堆了一些。

    引爆装置和我的心脏脉搏链接在了一起……一旦我死了,或者半天内我不解除掉引爆指令,芝加哥中心大片地区都将陷入火海,无数楼房将被炸上天!

    我知道你不怕这点炸药,可别人都是凡夫肉体,你不介意用芝加哥城内成百上千的人命给我陪葬,那……我死也无话可说。”

    林飞的手僵在那儿,时而作势用力,时候又放松,正如他内心的挣扎犹豫。

    后面的苏映雪虽然不太懂RDX是什么,但也明白是炸药的意思,见林飞还在考虑要不要杀维克多,终于忍不住劝道:“林飞,你不能因为一个维克多,让那些无辜的人陪葬啊,那样的话,你和维克多有什么区别?!”

    林飞一怔,回头看了眼苏映雪。

    而维克多则是冷笑了下,满是不屑。

    林飞眼中的杀意慢慢消退,将维克多往旁边一摔,道:“你走吧,下次我再找到你,就是你的死期”。

    “咳咳”,维克多站起身来,喘息着,扯了扯领子,“斯凯尔普,你没有机会杀我了,这会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当你心中有了愚蠢的善念,那将意味着你走向了失败的深渊!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已经堕落了……”

    维克多说完,张狂地笑着,转身离开,安达丽尔如幽灵般紧随其后。

    会议厅里,陷入一片安静。

    苏映雪从后面抱住男人,微笑着说:“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你今天能赢他,下一次,也能赢他。”

    林飞闭上眼,深呼吸了几口气,把情绪平复下去,转身摸了摸女人的脸庞,道:“走吧,我们去吃午餐,我肚子快饿死了”。

    这一个插曲,虽然让林飞有些意外,但也不至于让他乱了分寸。

    林飞也没指望着等维克多离开大楼后,能通过LOOK把他追踪,毕竟维克多有半天的时间藏匿,能从美国本土前往大半个地球,想缩小搜索范围都很难。

    而林飞也不会担心,维克多言而无信地不解除炸药的引爆指令,对于维克多而言,虽然他要取得胜利,但他也有自己的骄傲,不会做出毫无底线的事情。

    这次他的出现,等于是跟林飞最后进行一次谈判,既然谈崩了,下次见面,将是决斗。

    林飞开着车找了一家市区较为有名的意大利餐厅,之所以选这个餐厅,是因为林飞如今胃口奇大,意大利披萨可比其他食物容易填肚子。

    经过这段时间,对这个新身体的熟悉,林飞找到了一种途径,让自己可以有饱腹感。

    也就是当自己的食物快进入胃部的时候,用自己的神识,有意地控制不让食物被迅速分解吸收。

    这样虽然还是无法做到全部保留,但多少能留下一些,只要吃得够多,林飞还是能填饱肚子。

    饿着的感觉,实在太难受,林飞暂时还无法适应,只有想出这么个蠢办法。

    停好车后,两人走进餐厅,因为正好是用餐高峰期,竟然还需要排队等一等。

    美国人是一群很闲的人,很多时候,热门餐厅的排队都能等上两三个钟头,美国人也不会觉得多奇怪,自顾自地聊天和玩手机。

    就在等待的座位边,突然传来一个夏国女人的声音,犹疑地喊了声“苏小姐”。

    正和林飞说着话的苏映雪,扭头一看,见到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妇人,正在那长椅上对着自己善意微笑。

    “穆夫人?”

    苏映雪也是一阵惊喜,这竟然是之前在临安把思暖婚庆卖给自己的长辈,穆夫人。

    当初穆夫人卖完了公司后,就来美国养老,苏映雪还说过要去加州看她,没想到在芝加哥会碰见她。

    “您怎么也在这?不是在加州么?”他乡遇故知,苏映雪也比较兴奋。

    穆夫人笑吟吟地起身,跟林飞打了声招呼,“你们年轻人能来这里浪漫旅行,我这个孤零零的老太婆,自然也要出来走动走动,这个时间芝加哥不冷,再过俩月,五大湖这儿可就不适合我这老骨头了”。

    “穆夫人也来这里吃午餐?不如我们坐一桌吧”,林飞邀请道。

    “两位不嫌弃的话,自然是好的,我一个人吃,点少了都还不好意思”,穆夫人咯咯笑道。

    “怎么会呢,能在这里碰见,说明我跟穆夫人您真的很有缘呢”,苏映雪开心地道。

    闲聊了一会儿,才知道,穆夫人其实并非纯粹来芝加哥游玩,她早年就已经在美国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其实十年前,她就已经把主要的资金,都投入在这个公司了,而这家公司的总部,正是在芝加哥。

    她是作为董事长,来这边巡查一些工作,参加几个会议,闲暇无事,才来这里吃饭。

    “难怪穆夫人一直有能力把思暖经营,我一直在想,思暖的模式按理说早该资金链短缺了,可穆夫人总有办法把它起死回生,原来真正下蛋的金鸡在美国这边”,苏映雪一提起生意上的事,立刻又跟穆夫人有说不完的话。

    林飞只是着急的等着想快点入座吃饭,甚至都拿着一叠美金走到接待那儿,问能不能花钱直接买位子。

    结果一群美国人认为他是要插队,投来不满的眼神,林飞的脸皮这么厚,哪管他们,回头就凶狠地把所有人给瞪回去,顿时一帮美国人吓得没吭声。

    可惜侍者还是没同意,固执地让三人等了将近半个钟头。

    当终于入座以后,林飞直接就点了五个大份的披萨,和三份最贵的菲力牛排,又要了三份意大利面。

    侍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跟林飞再三确认,才去下单,临走还有点畏惧地看了林飞一眼。

    穆夫人瞠目结舌,“林先生你要吃这么多?”

    苏映雪都觉得有点尴尬,“穆夫人您别管他,他食量确实大了点。”

    穆夫人不以为意,和蔼笑说:“呵呵,林先生好像比上次看见,还要俊朗魁梧了些,现在看着,两位真是越来越登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