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24章 【白欣研的抉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24

    临安警局内,局长办公室里面,白欣研正和几个下属谈一个案子的进展。

    她的手机震动起来,若是其他人的号码,她可能不接,但一看是林飞的号码,她略微一犹豫后,就接了。

    “一小时内,我去老地方等你”,林飞也不多废话,语带深意地说了句。

    白欣研目光复杂,她知道,男人说的地方,就是离她住的小区不远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两人这段日子以来,大多数幽会都是在那里,事实上,林飞每次来找她,都没打算去别的地方,毕竟,他们不是恋人,只是主仆关系。

    “我知道了”,白欣研不动声色地挂了电话后,对一群下属道:“案子今天就讨论到这里,你们也下班吧”。

    一帮子警员如蒙大赦,若非这个局长工作很较真,他们可不愿拖到这么晚才走。

    白欣研等人都走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黑色小纸包,那正是夏无凝给她的。

    她把办公室的灯光关上,只能从窗户透进来一丝丝的微光,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况。

    随后,女人借着自己因为练功而增强的视力,将纸包拆开。

    在里面,是一个透明的塑料盒,拇指大小,盒子中,是一条干瘪的如婴儿小手指般粗细的,类似蚕宝宝的虫子。

    她母亲夏琳美毕竟是夏家出来的人,还是知道这东西的来历。看过这个虫子后,告诉她,这是一种很罕见的蛊虫,叫作“合欢失心蛊”,是古代蓬莱门先祖从南疆寻来的一种歹毒蛊虫。

    这种蛊虫必须通过男女的交.欢,由女体内,钻入男人身体中,因为都是在男女最疯狂而忘我的刹那,蛊虫才会突然钻入,而且凶猛异常,如同逆流而上的鲑鱼。

    一旦钻入,就会一直深入进男子腹中,迅速游进男子心脏,所以几乎没有一个男人能够防备。

    古代南疆女子会用这种蛊虫,控制与她们欢好的男子,确保男人对她们一心一意。

    一旦男子中蛊,只需要用每条蛊虫成长时候所听的一种笛声,进行控制,男子心如刀割,只能乖乖听命。

    哪怕武功修为再高,想用真气去杀死蛊虫,也只会体内中毒,瞬间内脏溃烂而死,何况,蛊虫在心脏里,是人体关键部位,没人敢冒险去杀伤自己心脏。

    按理说当今随着南疆古武没落,大量蛊虫都不见了,黑龙会为了对付林飞,也是煞费苦心,找来这么一条。

    白欣研掀开了蛊虫盖子,从一旁的水杯里,手指沾了点水,滴落到虫子上,这条蛊虫很快就如同海绵吸水,刚刚还干瘪的样子,变得肥嘟嘟,白嫩嫩,甚至都有了几分水润的可爱模样。

    但白欣研知道,这恰恰证明了,这种蛊虫的强大,竟然在干瘪后,只需要有水,就能再活过来。

    她眼中满是纠葛的神色,可想起还中着剧毒的母亲,和暗中监视着一切的黑龙会,白欣研还是在黑暗中掀起了自己的制服裙。

    褪下了里面的内.裤后,伸手去拿起蛊虫,缓缓往那私密的草缝里,放过去……

    蛊虫似乎闻到了什么诱惑它的气息,蠢蠢欲动,就等着碰触到的刹那,就要钻进去,开始它的使命。

    白欣研努力地克制着内心恐惧,若非她胆子大,一般女性恐怕根本不敢这么做。

    可当恐惧感减弱,白欣研的手却停了,她脑海里,浮现从第一次遇见林飞的荒唐夜晚,后来陆续在圣堂骑士前救了自己,以及各种争吵的过往,到后来自己一步步走向了屈服,沦为他的女奴。

    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可以用极端复杂来形容,又爱又恨,明明他救过自己,帮过自己,可却对自己那么不屑一顾,纯粹把自己当发泄工具……

    深呼吸了一口气,白欣研摇摇头,这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个人根本不爱她,而她却还有母亲要救,不能这么拖下去了……

    ……

    半个钟头后,在临安一家四星酒店的豪华商务客房内,已经洗过澡的林飞等来了白欣研。

    女人把包包往桌子上一放,把扎着的马尾散下来,朝床上的男人微微笑了下,“我去洗一洗”。

    林飞却是朝那包包努嘴,“包里放的是衣服?”

    白欣研愣了下,“嗯,等下拿回去洗一洗”。

    “是警服么?”林飞邪笑着问。

    白欣研一听男人的语调,就知道男人又想玩那制服的把戏了,真不知道男人怎么对这种戏码乐此不疲。

    有两次因为穿着警服做,她回家发现警服上都有一些尴尬的痕迹,洗的时候都偷偷摸摸的。

    不过她知道,今天或许是最后一次跟男人做了,她索性温顺地点头,“知道了,我洗完澡再穿上”。

    十几分钟后,白欣研披着浴袍,从卫生间出来,在林飞目光中,落落大方地把浴袍褪下,露出那充满着火辣与性感的胴体。

    白欣研的肤色并不是特别白,可能是经常在外,又曾经多年训练的关系,略显麦色,看起来健康而充满活力。

    林飞喜欢女人肤质的紧致和弹性,摸上去,就像是上等的丝绸面料。

    “最近修炼有什么问题么”,林飞一边享受地看着女人换装,一边问道。

    “挺顺利的,你上次给我讲解了后,感觉真气的收放更加自如了,肩井穴那儿的疼痛感也没了”。

    “你的天赋其实不差,虽然起步慢,但若是练上二十几年,应该也有机会进入先天。可惜这世上没有传说中的那些灵丹妙药,奇花异草,不然的话,给你洗经伐髓,就可以迅速提升了”,林飞惋惜地道。

    他也希望自己身边的女人能常葆青春,寿命悠长,但修炼一途,毕竟大半是靠自己的天赋和机缘,他也强求不来。

    说话间,白欣研已经穿好了警服,里面自然是不穿内衣物的,下面的女警裙子内,也是中空的。

    只要稍微一撅起后臀,里面的美艳风光,就会一览无余。

    林飞早就已经饥渴难耐,眼中金光跳跃着,发出的低吼犹如一头野兽,一扑,直接把女人给按在了墙壁上,吻住了女人的红唇,肆虐地索取起来……

    两人做起来早就轻车熟路,白欣研也知道怎么做是讨男人欢心的。

    或许是打定主意最后一次做,她格外地配合,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投入,好几次甚至反客为主,骑在男人身上,发出放纵的娇啼。

    林飞复生以后,身体的强大比过去更甚,她起初几次都没来得及适应,做完后疼得不行,现在却是陷入了男人的这种刚猛攻势里,难以自拔。

    虽然每次分开后,都有些自怨自艾,感到像是被用完后抛弃的工具,但在这过程里,不可否认,她也很享受。

    随着林飞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攻伐的速度也不断加快,白欣研知道,一切即将结束了。

    只要男人和往常一样,在她身体里宣泄掉积蓄的滚烫欲望,她就完成了夏无凝所要求的条件。

    可就在这一刻,白欣研的双眼,与林飞火热的眼神对视的一瞬,女人脑海里,陡然窜出一股一直在挣扎的念头,让她无法克制地一咬银牙,用尽全力地推搡身上的男人!

    林飞正在关键时刻,也没怎么防备,不知道怎么的,白欣研就跟疯了一样,将他推开!

    然后女人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什么都不管地聚起体内真气,猛力冲向了窗口!

    “你要干嘛!?”

    林飞一愣后,霍然惊醒,白欣研这用真气强行冲刺,根本是要撞破那落地窗,跳下大楼!?

    这可是三十多层的高度,女人如今的内力,哪怕有轻功都得摔个半死,何况她根本没学过轻功,根本就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