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25章 【不可剥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25

    林飞当然不会让她跳下去,身影如同弹簧般射向那窗口,拦在女人之前,一把将她拦腰扣住,直接按在了地上,狠狠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臂。

    “你疯了吗!?干嘛突然寻死!?”

    林飞发火地大喊,可正要训斥女人几句,却发现,白欣研已经泪流满面,满眼的绝望。

    林飞浑然一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呆呆看着女人,被她悲伤的情绪感染到,如鲠在喉。

    良久后,林飞一把抱起女人,把她丢到床上,自己则是坐在床沿上,摸了把脸。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飞低沉地问道:“想死很容易,但你要给我个理由,别忘了,你现在属于我”。

    白欣研凄凄然地看着他,却是摇摇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活下去,死了,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这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白警官会说出来的话”,林飞有些懊恼,他最受不得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何况是一直都作风强硬的白欣研。

    见白欣研咬着薄唇,一直不肯开口,林飞脸色难看起来,道:“你不说,以为我就查不到么?你不肯开口,我就跟你耗着,但绝对不会让你轻易死了!”

    白欣研泪眼莹莹地看着男人,她知道这么下去,可能会惹得林飞勃然大怒,到那时,可能就一切都控制不住了。

    “我知道是谁害了我父亲了”,白欣研清冷地开口。

    林飞一愣,眼中露出了一丝明悟,低声叹道:“原来是这件事……”

    白欣研陡然一愕,吃惊地看着林飞,“你……你说‘原来’?你……你早知道了!?”

    林飞苦笑,他都派EVA查了这么久了,怎么会还没线索,只是之前跟EVA聊天的时候,知道了真相,也一直没开口跟白欣研说。

    倒不是不想说,而是,他不知道怎么说,会让女人容易接受。

    “你母亲夏琳美,是黑龙会的三小姐,你爸是被黑龙会夏家的人杀的,也就是说……你母亲的家人,你的亲人,杀死了你父亲……”林飞不再隐瞒,证实了白欣研所知道的一切。

    白欣研的脸上一片凄然,眼中带着几分自嘲,笑道:“为什么……既然早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怕我承受不了吗”。

    林飞也不否认,“我不知道怎么说,会让你好受点,这个事实,不管怎么样的方式告诉你,都应该很难接受”。

    “很难?”白欣研凄然笑了笑,忽然尖声抱着脑袋大喊:“根本不能接受!!”

    女人一头栽倒在床上,放纵地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

    “我最亲的人,被我的血亲杀了……我立誓要为父报仇,杀死仇人,可仇人却是我母亲的家人!?为了这件事,我赌上了我的青春,赌上了我的贞洁……可到头来……知道了仇人,也无法报仇!

    我的人生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我所为之奋斗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白欣研痛苦地几欲晕阙过去,事实上,这几天她根本就无法入睡,完全不知道每天是怎么过的。

    她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灰暗的,看不到丝毫的希望。

    “你的人生怎么就没意义,你母亲为了保护你,才一直守着这个秘密,她是爱你的。就算为了她,你也要振作”,林飞正色道。

    白欣研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道:“是的……为了我妈,我也不能再错下去了。所以,你就让我去死吧……”

    “你死了跟你母亲有什么关系?”林飞纳闷。

    白欣研不吭声,目光下意识地望向自己的*,这一下细节,还是被林飞捕捉到了。

    林飞散开神识,一搜索女人的身体情况,顿时眉头紧蹙,“你那里怎么会有蛊虫!?你刚才……要对我下蛊!?”

    林飞虽然不懂蛊毒之术,但大概的一些传闻还是知道的,的确有些蛊虫,是在男女欢爱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下蛊。

    可一想,又不对,白欣研刚才分明是即将成功,却又一把将他推开了,不然的话,那蛊虫已经进入他体内了。

    “到底是什么人要你做这种事!?”

    白欣研不答。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八九分,蓬莱门的后裔,黑龙会夏家”,林飞很快就想到了答案。

    白欣研终于哽咽着吐了出来,“我妈被他们下毒了……除非我帮他们控制住你,不然的话,我妈就会死……”

    “难道你以为你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他们会放过你母亲!?”林飞质问。

    “不然呢!?”白欣研哭喊着道:“我不能让蛊虫进你身体里,但我又不能看着我妈妈为我而死……我欠了她太多,以前一直都不懂她的良苦用心,她才不到五十岁,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她被毒死……

    只要我死了,我妈妈对他们来说就没了利用价值,看在毕竟是同族血脉的份上,他们或许会放她一条活路……”

    “不,你还有一个选择更好”,林飞邪笑道:“你为什么不对我下蛊?你其实已经快要成功了,虽然那蛊虫未必能奈何得了我,但至少这样,你或许和你母亲都能活下来”。

    白欣研沉默,又开始一声不吭,低着头,双臂抱着那丰满的部位,只是不停抽泣。

    林飞的心里,浮现一丝异样的情绪,脑海中不禁流露出一个念头,低声问道:“你……难道喜欢我?不舍得我死?”

    等问完以后,林飞又觉得自己这问题太荒唐,这女人估计午夜梦回的时候,做梦都巴不得自己这个恶魔死了,老是这么欺负她,仗着有能耐,就把她当奴仆,招之即来呼之即去。

    可是,白欣研脸蛋上浮现一抹红晕,竟然鼓足勇气地抬起头,目光直直盯着他,反问道:“那……不可以吗……”

    林飞愕然,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对他来说,这个答案,太突兀了。

    这女人,真的喜欢自己!?

    “你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意对我下蛊?”林飞难以置信地问,语调都有些颤抖,这份抉择,说来简单,却太凝重了。

    就仿佛一座山压在林飞的心口,让他的心跳都变得格外沉重。

    白欣研见男人不相信,哀怨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把自己卖给你当奴的女人,凭什么对你产生这种感情,凭什么去喜欢你?”

    “不……我只是……”林飞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感觉,皱眉不语。

    白欣研却是一脸理解,讽刺地笑道:“是……你是地下世界的传奇,无冕之王,斯凯尔普,你想要女人,有的是美女愿意投怀送抱,你想要金钱,明着去抢劫都没人敢拦你,你想要地位,各国高层巴不得招揽你。

    我只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普通女警察,练过一点功夫,在你面前不值一提。拿国家给的固定工资,连节假日都不能控制,拼命地工作。自己的父亲被人害死,却连仇家的皮毛都摸不到……

    你这样的大人物,能看得上我,收我当你的女奴,我都该感激你,谢谢你看得起我……你就是这么想的吧?”

    林飞心情很烦躁,乱成一团,但他很确定地摇头,“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怎么误会了!?”白欣研咬牙切齿,目含冷光,坚决而不顾一切地道:“林飞,我白欣研告诉你……你可以把我的身体,当作是你卑贱的奴仆,随意地欺负我,肆意地霸占我,我不会反抗你……

    但!至少我的心,有着跟其他任何人,任何女孩子一样的,平等的,独立的,去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权力!

    难道你瞧不起我的人,还连我的心意思也要践踏,连一个让我自己选择爱上一个男人的权力都要剥夺吗!?”

    女人激扬的嘶喊声,如春雷炸耳,响彻林飞的天庭,让他怔怔然地坐在那儿,盯着女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如果再怀疑白欣研的情感,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喜欢如此对她的自己,但,爱一个人真的需要这么多理由吗?

    白欣研说完后,抹了抹眼泪,见林飞呆呆坐在那不说话,不禁心如死灰。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如果觉得我背叛了你,可以把我杀了,如果你不杀我,我也会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离开……结局对我来说,早已经注定了”。

    说着,白欣研从床上下来,准备去换衣服。

    可就在这一瞬间,林飞从后面窜过来,一把用力地抱住了她,后背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