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32章 【一见钟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32

    女人试探性地一碰母亲的脉搏,不由面色如白纸,“我妈的脉搏好微弱!”

    不用女人说,林飞也看得出来,夏琳美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

    他用神识一查探,发现女人体内的不知名毒素,正在侵蚀她的五脏六腑,这么下去,恐怕不用一小时,夏琳美的身体器官都要衰竭。

    林飞皱眉想了片刻,忽然想到,自己刚刚领会的那种吞噬能力,既然可以将武者体内的真气吞噬殆尽,那是不是也能吞噬掉夏琳美体内的毒素?

    反正这些毒对自己而言是小儿科,再这么等下去,多半就来不及施救了,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你让开下”,林飞让满脸慌乱的女人走到一边。

    白欣研知道林飞要出手,眼里露出几分希冀。

    林飞试着用自己的神识,来控制血脉中那股神秘的力量,就好像,那是一只他自己本来就有的,无形的手,去试着抓取夏琳美体内的毒素。

    这种玄妙的感觉,难以言喻,但林飞很快惊喜发现,这竟然是可以的!

    夏琳美体内的毒素,化作阵阵黑色的气雾一般,从她毛细血孔中钻出来后,在林飞手上化作了一个小黑点。

    林飞对吃这个东西没什么兴趣,也不是什么多滋补的好东西,于是随手就在空气中拍碎。

    夏琳美的脸色顿时好看起来,虽然还显得几分虚弱,但却是缓缓睁开了眼。

    “妈!”白欣研喜极而泣,扑上去把母亲扶起来。

    夏琳美有些茫然地摸着额头,看看一旁的女儿,又看看眼前的林飞,喃喃自问:“我刚才……是怎么了……”

    ……

    与此同时,临安一处私人会所外,一辆黑色英菲尼迪轿车停在门口。

    从车里走下来的男子,一身燕尾服,面色冷傲,正是从夏家逃走的夏阳!

    一名身穿青色布衫,面容修长的男子,带着两名黑衣保镖立刻围了上来。

    “夏先生,请随我们来”,青衫男子表情冷酷地道。

    “有劳左先生了”,夏阳点点头,正要迈步走进去,似乎想到什么,将自己身上的燕尾西装脱下,随手丢在了地上,不屑地嗤笑了声。

    随后,夏阳跟着姓左男子走进了装饰得古色古香的会所内,微笑问道:“花少爷早到了?”

    “大少爷和大小姐早就已经恭候夏先生,相信夏先生一定能完成任务”,姓左男子面无表情地道。

    夏阳呵呵笑着,“都是托了花大少的洪福。”

    说话间,夏阳被带进一个豪华包厢,里面传出悠扬的丝竹乐声,有数名姿容貌美的年轻旗袍女子,正款款吹弹。

    而在中央的汉式复古茶几边,有沏茶高手,正沏着香茗,招待贵客。

    为首的一名男子,面容白净,一头长发披肩,笑起来,透着几分阴柔邪气,见到夏阳进来,招了招手,“哦,夏阳来了,一切顺利?”

    “禀报花少爷,如您所料,林飞一得知真相后,就立刻找上了夏震霆,在您的精妙布局下,夏震霆跳进黄河洗不清”,夏阳谄笑着跪伏道。

    这名男子,正是龙神殿中主管经济的天池集团如今的负责人,花家的新一代继承人,花无泪。

    花无泪潇洒地一笑,伸手一示意身边一个高大的金发白人男子,“对林飞了若指掌的,是维克多先生,维克多先生,才神机妙算,把这头野兽的兽性,摸得一清二楚”。

    “是是,维克多先生技高一筹,夏阳佩服”。

    维克多拿着沏好的一杯碧螺春,闻了闻,颇为享受地道:“花先生,我们的宏伟蓝图,才走了小小一步,这只是除掉斯凯尔普的一个开端,等我们将斯凯尔普除掉后,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现在就开始抬举我,我以后可就压力甚大了”。

    一个发色酒红的成熟美妇,这时举起茶杯,“维克多先生,我花袭以茶代酒,感谢你设计将夏震霆除掉,若能以后再斩杀林飞,为我已故爱人复仇,花袭必然感激不尽”。

    “哈哈,花小姐,天下间要斯凯尔普死的人,如过江之鲫。他与夏震霆,都是凶残暴虐,灭绝人性之辈,死有余辜,我只是做一些对人类有益的事,您无需道谢”,维克多一脸理所当然。

    花袭妩媚一笑,将茶水饮尽,虽然心里鄙视这老外冠冕堂皇,但应酬上还是要附和。

    对她来说,只要有人帮她为吴钦报仇就好。

    “事情既然已经办好了,那我走了”。

    一个冷漠的女声,从角落里传出来。

    跪在那儿的夏阳浑身一阵鸡皮疙瘩,他从进来到现在,竟然没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人!?

    他无法不好奇地抬头,看着那人,可只看了一眼,他差点没吓昏过去!

    “你……你是……”

    夏阳竟然看见了“夏阳”!?

    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男人”,身穿一样的燕尾西装,正要走出去。

    他猛然想起,刚才夏家的那些保镖说,自己去找他们,让他们准备RPG等设备,对付林飞。

    他也纳闷,自己根本在夏震霆房门外,哪有时间过去布置这些,所以,表现在林飞等人面前的茫然无措,都是真真切切。

    可现在,他算明白为什么他能“分身”了!

    “柳小姐不多喝一杯茶再走?您可是出了不少力,我们理应感激你”,花无泪笑吟吟道。

    小姐?

    夏阳心里错愕,这真是女人?这个女人不仅能模仿外形,连声音都能模仿吗?

    “没兴趣”。

    冒牌的夏阳撂了句话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哼,有什么了不起,给脸不要脸”,花袭颇为不悦地道。

    “姐,你这就不懂了,她这么不给面子,是她有能耐,能人才会不给面子,庸才,只能俯首称臣”,花无泪眯眼笑着,好似很无意地撇了眼夏阳,夏阳此刻正跪在那儿。

    “哎呀,夏阳,我可不是说你啊”,花无泪仿佛不好意思。

    夏阳心里怒骂,但脸上很服帖地笑着:“花少爷哪儿的话,我当然知道您的意思”。

    “你这次办得不错,里应外合,先让夏无凝被控制,又给夏震霆下了套,都有你的功劳。如今夏家倒了,黑龙会几大势力必然会作乱争权,我们会支持你,让你成为黑龙会新的龙头”,花无泪笑眯眯道。

    夏阳满眼兴奋,可又紧张地问:“花少爷,虽然夏震霆死了,但只是因为这次林飞来得突然,夏震霆退无可退。夏家根基尚在,不少夏家的旁系和忠诚的高手,到时候若来对付我……我可能招架不住啊”。

    “你怕什么”,花袭冷笑道:“那群乌合之众,就算你不去对付,龙王也会派出鸦羽去整顿,你只管带着给你的人手,去趁火打劫,连这都不会,你就别想出人头地了!”

    夏阳忙不迭点头,“大小姐说得是,夏阳多问了”。

    花无泪摆了摆手,“好了,夏阳,你跟左少涵出去,他会告诉你接下去的具体计划,没什么别的情况,自己看着办就行了”。

    夏阳连声说着“是”,弯腰退了出去。

    等包厢里又安静下来后,花无泪面带翩翩微笑,向维克多询问道:“维克多先生,怎么这次,安达丽尔小姐没跟你一起前来?”

    维克多眯了眯眼,几分抱歉的样子,“最近一个新的项目正在进行检测,我让安达丽尔负责监管,所以没能随行”。

    “哦,是这样,真是太遗憾了”,花无泪叹了口气,露出一脸爱慕的样子,“不知道维克多先生考虑我上次的提议,考虑得怎么样了?我是真心对安达丽尔小姐一见钟情,若能娶她,必然是一桩美满姻缘,而我们花家与维克多先生之间的同盟,也将坚不可摧,您看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