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33章 【多张纸】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33

    维克多面不改色,保持着谦逊的笑容,“能够得到花先生的喜爱,我想安达丽尔自然是荣幸的。不过毕竟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的侄女,我必须问问她的意思,才可以决定这件婚事”。

    “那好,宜早不宜迟,我静候佳音”,花无泪又用茶杯与维克多碰了碰,“我想,维克多先生也不会拒绝我的一片诚意”。

    维克多皮笑肉不笑,“自然”。

    也不知是坐不下去了,还是赶时间,维克多喝下一杯茶后,就告辞离开了。

    包间里,只剩下花无泪与花袭姐弟。

    “无泪,你真的喜欢那个银发的小妞?姐姐怎么记得,你对外国女人没兴趣?”花袭好奇道。

    “姐,还是你了解我……”花无泪给姐姐斟了点茶水,幽幽道:“维克多想用我们花家在夏国积蓄的力量,为他扫清林飞这个障碍,虽说他名义上也帮我们对付龙王和龙家,但毕竟这是我们的地盘,他要我们的帮助,总得多给些信任和付出。

    经过前面几次会面,我发现,维克多这个人,几乎没有弱点,他深藏不露,步步为营,而唯一他在乎的……就是他的侄女,安达丽尔。”

    “是因为他只有这么一个亲人吧”,花袭道。

    “不,没那么简单”,花无泪沉吟道:“我总觉得,他跟安达丽尔之间的关系,超越了普通叔叔和侄女的亲情。”

    “你是说……”花袭一愣,随即媚笑道:“真是有意思,看来西方人还是够开放”。

    花无泪冷哼道:“不过是一个精神扭曲的高智商犯罪分子罢了,不过这样的人,确实能成大事。

    总而言之,他若是肯把安达丽尔交给我,那我等于掌握了一张可以掌控他的底牌,或者说,我可以更加信任他。

    若他不愿意,那我们的合作也就结束了,把林飞清理掉后,就让他自己玩去吧,没了我们的支持,他跟那什么炼狱军团,也别想对那几个天字号家族的老怪物对抗”。

    “听说那个林飞在天澜山庄里,自己做了个实验室,一直在摆弄些什么,他怎么这么有闲心,既然跟维克多撕破脸了,还不满世界找维克多?”花袭纳闷道。

    “林飞当然不着急找维克多,不用看也能猜到,他肯定在研制化解S物质危机的中和剂,这也是我们必须先动手的原因。

    一旦S物质无法起到效果,那我们壮大实力的基础就会丧失,我们复兴花家,重新跻身天字号家族的大业就会步履维艰……所以,他可以不急,我们必须尽快除掉林飞”,花无泪目光阴冷。

    花袭恍然,又问道:“若是维克多真把安达丽尔嫁给你,你总不能不娶吧,你可是我们花家这一代唯一男丁,你的婚事,爷爷那儿也是要过问的,他老人家知道吗?”

    “放心吧,姐”,花无泪笑道:“我自然请示过了爷爷,不过是娶一个生育工具,爷爷不会反对”。

    花袭咯咯直笑,觉得这才像自己这个弟弟的风格,“也是,你也不会只要一个女人,多个洋人,生个混血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倒还长得漂亮,咯咯……”

    ……

    夜深人静。

    位于白欣研所住的公寓楼下,林飞抽完了最后一根烟后,踩了踩烟蒂,抬头看了眼弦月。

    一切看起来仿佛风平浪静,但今天看到的夏无凝脑中的精神种子,却如一只阴影中的魔爪,让林飞感到,自己的周围,总要随时发生些什么。

    林飞考虑着,等把维克多的那些执政官杀完后,是不是让娜塔莎等人回来几个,帮他照顾下身边的人。

    不仅是苏映雪那儿,林瑶天天要去公司和学校唱歌和学习,白欣研这儿也得有个人保护一下。

    打定主意后,林飞转身上楼,打算看一眼夏琳美的情况就走。

    刚才夏琳美醒后,身体还很虚弱,白欣研服侍她进屋休息,顺便把夏震廷和夏无凝已死的事情,告诉她。

    当林飞进房间的时候,母女俩显然都大哭过,两人都眼眶红肿,但这会儿总算平息了。

    看到林飞进来,夏琳美表情复杂,女人因为没化妆,看起来有一股洗尽铅华的沧桑,不像之前看到的那样,风情妖娆,此时只显得端庄清秀,更像个纯粹的母亲。

    “林飞,你来床边坐坐”,夏琳美低声说着,招了招手。

    林飞其实见着夏琳美觉得怪怪的,这个“琳达”可是差点跟自己上.床的女人,如今倒像是自己在见岳母娘了。

    “别不好意思,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一个老女人,你不会真对我抱那层念头吧”,夏琳美玩笑道。

    林飞颇为尴尬地笑笑,心说你现在看着可不老,而一旁的白欣研则是娇嗔了句,觉得自己这妈太没长辈模样了。

    夏琳美笑着摇摇头,“我得感激你,替我丈夫,欣研她爸报了仇”。

    “你不怪我杀了你兄长和妹妹就好”,林飞道。

    夏琳美叹息道:“当然不会怪你……虽然他们曾经是我的家人,但他们确实做了太多孽……以前我祖父辈的夏家,其实纯粹只是黑道。

    但到了我父亲,我哥手上,黑龙会开始经营人蛇,器官买卖,这些丧尽天良的勾当……

    我还有一个二哥,当初因为反对家里做这些事,被我大哥给暗中杀掉了,我当初也是无法忍受他们做的那些,才铁心跟欣研她爸爸走的。

    你今天做得对,从此以后,夏家也将成为过去了,很多平民也可以免去灾祸”。

    林飞听着怪不好意思,他可没那么多正义感,纯粹是觉得黑龙会太麻烦,杀完省事。

    “不过……”夏琳美话锋一转,神色严厉地道:“你怎么可以拿欣研当女奴看待?谁家的孩子不是宝贝?你厉害归厉害,但谁家女儿不是宝贝?你利用我家欣研为父报仇的念头,把她当女奴,我这个当妈的,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妈……你怎么提这个!”白欣研一听,着急地想劝阻。

    “我怎么不能提?”夏琳美气愤地道:“我反正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死都死过了还怕这些?

    是,我这么说可能不要脸,毕竟我的命都是林飞你救回来的。但我宁愿死,也不愿意看我女儿当其他女人的陪衬,当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女奴!”

    林飞几分汗颜,或许是因为真的开始在意白欣研了,竟然被夏琳美教训得很紧张。

    “那个……夏伯母啊,我已经跟欣研说了,让她当我女儿,不当女奴,欣研没跟你提?”

    “有这回事?”夏琳美望向女儿。

    白欣研羞喜地点点头,表示默认。

    夏琳美这才神色放缓了点,“那还不错,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林飞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女人思维跳得怎么这么快?

    结婚?他连跟苏映雪的婚事都没考虑,哪考虑跟白欣研结婚?

    白欣研也是慌乱地低头,脸蛋通红,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干脆装傻了。

    “怎么?不结婚?不结婚的话就是让咱家欣研当外面养的小表子?你当我们孤女寡母的好欺负是不是?”夏琳美见林飞沉默,登时又来气了。

    她也是豁出去了,管林飞有多大的背景多厉害的本事,她反正烂命一条,就要帮女儿争取幸福。

    之前十几年都没能给女儿当个好母亲,她自然不会在女儿终身大事上还犯糊涂。

    林飞也是被这丈母娘阵仗给吓住了,原来夏琳美当母亲的时候,比当琳达还恐怖。

    他一本正经地说:“夏伯母,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十六世纪,意大利有个叫彼得罗-阿雷蒂诺的文学家,他说过一句名言,‘所谓的贤者,就是不停地寻觅着理想的妻子,却从不和任何女人结婚的青年’。

    我觉得这很有道理,婚姻不就是一张纸么,何必看得那么重呢?大家在一起开心不就……”

    “放屁!”

    夏琳美直接爆粗口,夜店里的那股劲道又散发了出来,拍床道:“你有种就不跟其他任何女人结婚!那样对我女儿来说是平等的,那我就信你说的婚姻是张纸!大家平能耐吃饭,我女儿要是输给其他女人的,那我也没话说。

    可你若是跟别的女人结婚,让我家欣研当小三,那就是你故意欺负人!凭什么其他女人就能多拿张纸?”

    林飞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满脑子的古今中外经典论述,没一个能想得出来去反驳的。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自己在女人方面贪婪,总归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这种时候就只能干笑赔不是了。

    白欣研则是窃喜地看着林飞在一旁低头赔笑,这么多年来,这种深切感受到母亲保护着自己的感觉,难得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