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50章 【海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50

    许薇听了不禁有些生气,责问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雪?你以为她开始上班了就真的一切如常了吗?这才几天啊,苏董事长去世了,她的继母和弟弟也没了,全家就剩下她一个人,陆家的那些血亲又对她不闻不问,换谁能心情好?

    你要是再不去追她,要是她万一想不开怎么办?你难道要后悔终身吗?”

    林飞如被凉水泼头,他刚才一上火,竟忽略了这一层,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愧疚。

    “小雪不是想来跟你讲道理的,女人不是男人,我们不爱讲道理。她要的只是你给足够的安全感,给她想要的陪伴,或许你懂得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但这一次,林飞你真的做错了”,许薇叹息道。

    林飞摸了把脸,深深看了许薇一眼,对女人说了声“谢谢”。

    他感激许薇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不然自己可能就铸成难以挽回的过错。

    随即,林飞跑去陆虎车中,开着车去追苏映雪。

    许薇看着林飞这么走了,心里涌起一股酸涩,她不后悔让林飞去追苏映雪,这是她的一种救赎,希望林飞和苏映雪能在一起幸福。

    不过,她内心的矛盾,也是显而易见的,让自己喜欢的男人,去追回其他女人,这种感觉,就似刀子切在肉里,冰冷生疼。

    林飞开车追了两分钟,前方总算看到了苏映雪的那辆宾利,女人开得很快,若非深夜车子少,林飞都恨不得冲下车去直接强行把宾利车给挡住,这太危险了。

    但即便如此,林飞还是踩死了油门,顶配的路虎揽胜也只有二百二十多的时速,几乎已经指针爆表。

    终于,在一个弯道的地方,林飞超过了苏映雪的车,开始慢慢地降速,迫使苏映雪也只能慢下车来。

    苏映雪试图把车子超过去,但车技毕竟不如林飞,而且林飞根本不怕死一样,愣是拼着被兑上的危险也要让女人减速。

    终于一座跨河大桥上,苏映雪受不了这样的情况,把车直接停在了路边停车带。

    林飞见状,也急忙刹车停靠,跑下车,来到宾利车前,等着苏映雪下来。

    女人在车里扶着方向盘,眼眶红红地盯了他一会儿,似乎确认摆脱不了林飞,才缓缓走下车。

    黑夜的一轮弦月在高空悬挂,河道的不远处,是临安的入海口,月色已经将远方的大海都笼了一层银纱。

    桥上,河风徐徐,吹动女人柔软的发丝,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忧伤。

    苏映雪深呼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瞥了林飞一眼后,扭头望着远边的天际和海洋。

    “你还追过来干什么,这么晚了,还是去陪许薇吧,她多温柔,多体贴,还被我冤枉了,多需要你怜惜”。

    “映雪”,林飞百感交集,蹙眉道:“我跟许薇没什么的,刚才是我太上头了,我现在向你道歉,我应该考虑到你心情不好的……”

    苏映雪冷淡地轻笑了声,“你是看我流眼泪,看我哭了,反过头来可怜我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林飞有些着急,自己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难道不是吗”,苏映雪幽幽道:“你觉得我很可怜,从小母亲离开了我,对我好的养父也离开了,甚至连继母和非亲的弟弟也走了。

    仅有的血亲,远在京城,却是不愿意承认我,觉得我是不知廉耻地与外人苟且生下的,成了他们的耻辱。而我的亲生父亲,却是除了一个名字,什么信息也没留下,生死不明,甚至可能都不知道我这个女儿的存在……

    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变成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而你就成了我唯一的依靠,所以你不忍心,就好像可怜一条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小狗一样,出于同情心地来跟我说一些善意谎言,对么?”

    林飞心头发堵,觉得都快呼吸不过来了,苏映雪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要让他心脏病发作一般,折磨他的每一根神经。

    “小雪……你别这么想,我是真的……”

    不等林飞说完,苏映雪却是“呵呵”地自顾自笑了出来。

    女人笑了非常欢乐,好似什么阴霾都一扫而空。

    她笑中带着泪花,说道:“林飞,你知道吧……海洋里的海龟,在上沙滩产卵的时候,会流下大量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很多人总以为,是因为海龟在繁衍后代的时候,非常痛苦,才忍不住落泪……

    但,事实上,海龟只是为了调节体内的盐分平衡,才用眼泪来把多余的盐分排除体外。

    人们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地认为,一些事情是他们看到的那样,而现实,根本就不是人所想象的那样”……

    苏映雪望着远方的海平面,喃喃自语似地道:“你们觉得我很可怜,需要同情和关爱,但……你们太瞧不起我了,别忘了,我在动物园里跟你说的……我从小就知道,要像狮子一样,一无反顾地朝着目标奔跑……

    我不需要你高贵的同情心,你不爱我,我感觉得到,从一开始,或许是因为我太主动了,也太自信了,觉得我肯定比别的女人好……

    但刚才看着你为许薇说话的样子,我算明白了,你的心里到底喜欢的是谁,像我这样认识你才没多久的女人,怎么比得过许薇在你心里的分量……

    不过这样挺好,至少我也冷静了,我理清了……”

    说完,苏映雪又朝林飞微笑了下,转身利落地回到车上,开着车离开了。

    林飞这次并没有去追,他站在大桥上,吹着冷风,心乱如麻,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这个傻女人……她哪知道,她在自己心里真实的分量,和对他人生的意义?

    这一晚,林飞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浑浑噩噩,想着的都是怎么让苏映雪明白自己的心意。

    第二天早上,林飞下楼吃早餐,正好林瑶和林大元也在,女孩一边吃,一边还翻看着一本声乐相关的书籍。

    “我们家的小天后真是求学若渴,我以为你只是去公司练歌,原来还看这么多书啊”,林飞开了句玩笑。

    林瑶仰头,圆圆的娃娃脸上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只是眼眶上的黑眼圈有点可怜兮兮。

    “没办法啊,声乐老师说,我的柔声唱法很薄弱,等十月份就要开始筹备我的出道舞台了,我得把唱功再补强一点,不然出道舞台失败就很难成功下一步签大合约”。

    这让林大元颇为不满,训斥道:“吃饭就吃饭,这么看书会消化不良,这都不知道?”

    林瑶无奈地吐了吐小舌头,把书合上,开始大口大口地喝粥,想尽快解决后继续看书。

    林大元看着女儿如此卖力气地学声乐,废寝忘食,担忧叹了口气,无意识地说道:“柔声唱法,关键是你的声带要注意放松,振动地要轻细,气息要慢吸慢呼,心态别急……”

    此话一出,林瑶和林飞都愕然一惊,抬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大元。

    林大元老脸一红,几分尴尬地道:“怎么,女儿喜欢这个,我这个当爹的也看了看这些东西,我说错了?”

    “不不……”林瑶几分恍然地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爸你突然说得这么专业,我还以为你也学过声乐呢,嘻嘻……爸你现在不反对我,还帮我做参谋啦”。

    林大元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不屑地哼了声,“谁当你参谋,随便看了看,让你不学,你这丫头也不听话……吃饭吃饭!你芸姨等下还得洗碗呢,别耽误时间!”

    林飞则是敏锐察觉到,林大元好像真的是懂得声乐,可是……自己这个这么多年修自行车当环卫工人的大伯,怎么会懂声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