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54章 【你到底会不会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54

    苏映雪讷讷地接过这束鲜花,她并不认得这些花是什么品种,但看着却是非常温柔而美丽。

    小煤球送完花后,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苏映雪痴痴地看了花一阵子,抬起头,就见到林飞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不知何时回来了。

    苏映雪目光迷离,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之前不曾有的念头,她觉得几分不真实,因为如果那一切是真的,那就太梦幻。

    林飞看着女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微笑着走到她面前,摊开手,上面依然是一枚芒果味棉花糖。

    “或许你已经忘了,但我永远记得,那包棉花糖里,总共是有八颗……现在,我想把它们都还给你”。

    林飞说着,拿出一只糖果包装袋,把女人手上的七颗糖果,连同自己手上的最后一枚,都放了进去,交到苏映雪手上。

    “那个男孩子……真的……是你?”

    苏映雪就算不敢相信,也不得不相信,眼前的林飞,真的是在回放当年那一幕的,灯柱下的落魄小男孩。

    林飞自嘲地笑了笑,“你昨天跟我说,我们才认识这么点时间,怎么可能敌得过,我和许薇从小就认识的感情……

    可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或许你已经忘记了我,但我永远都会记得,在八岁的那年,我就已经遇见你,而且从来没忘记,那天发生的一切”。

    苏映雪呆呆地道:“怪不得……你上次会问我小时候坐什么车,和司机的事情……你早就认出我了?”

    林飞长长舒了口气,有些庆幸女人并没全都忘了,点点头,“是的,正因为这样,对我来说,你是意义非凡的……”

    “为什么……”苏映雪有些茫然。

    林飞回忆着笑道:“还记得刚才我说的么,这里曾经发生过历史性的事件……一个因为父亲被残忍杀害,母亲跟着别的男人离开,心灰意冷,想着就此离开这个冷漠世界的男孩子,却因为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女孩,主动地跟他说话,给了饥肠辘辘的他一点糖果,而重新燃起了对活着的希望……

    这个男孩子,就是因为有了一丝活着的信心,挨过了那一晚,之后因缘际会,成了一个搅动世界风云的人……

    所以对于整个世界的历史而言,小女孩和男孩的那一次单纯的遇见,却是历史性的一个节点……”

    苏映雪怔了片刻,等想清楚这关节,似笑非笑地说:“你这是在颂扬自己是一个历史性的人物么?”

    “呵……”林飞轻笑摇头,“我只是想,如果你要跟我分开,那我必须把一切想说的,要告诉你的,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

    或许许薇是跟我青梅竹马的姐姐,可真正对于我来说意义重大,让我动心,难以忘怀的第一个女孩,是你,苏映雪……

    所以,请你不要说什么,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比不过其他女人,对我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比你更为意义重大的女孩子了。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以前主动地喜欢我,而是我心里一直有你,我已经喜欢了你十几年了,这份感情,虽然不曾吐露,但就像是酒窖里的陈酿,随着岁月,越发积淀地甘醇浓厚。

    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会做一些让你生气的事,会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可能以后这些毛病都很难改,这一切我都清楚,如果你要离开我,我也能理解……可是……”

    林飞语气一顿,话头一转,指了指女人手上的这团花簇,“你知道这两种花叫什么吗?”

    苏映雪已经有些迷迷糊糊,林飞说的这些,让她心慌意乱,呼吸急促起来。

    这时被问话,有些迟钝地摇头,她确实不知道,但由衷地说:“挺漂亮的。”

    “紫蓝色的花,叫匙叶草,它还有一个更为让人难以忘记的名字……在德国,有个古老传说,上帝创造了花朵后,开始给花命名。

    最后落下了这种花,不得已,花喊着对上帝说,‘不要忘了我’,上帝说,‘这就是你的名字’,于是,它又被称作‘勿忘我’。

    这种粉色的花,叫做红萼银莲花,它虽然不是娇艳火红的玫瑰,不代表爱情,但,它代表着,‘爱你’。

    这两种花在一起,代表着永恒的爱……”

    林飞凝视着女人,低沉地说道:“不管未来如何,即便我们各自走彼此的人生,我也希望你能记得,我不会忘了你,会一直爱你,你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一个”。

    苏映雪水亮的眼眸里,丝丝的光彩,如同北极夜空瑰丽的极光。

    一种长久以来,在她心中纠结着的困顿与不安,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从一个主动的求爱者,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是被爱着的哪一个,这种感觉,难以言喻的奇妙而美好。

    一种名叫“宿命”,名叫“缘分”的东西,在女人心里如繁花朵朵绽放,美如画卷,甘如甜蜜。

    苏映雪低着头,沉默了良久后,她抬起眼帘,面色平淡地把花束,和那一包棉花糖,都递给林飞。

    林飞见到女人这一举动,心头一阵失落,看来苏映雪真的无法原谅他,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不过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一切,总是要讲清楚,他也能甘心。

    可饶是如此,林飞还是心头落寞到极致,以至于去伸手接过花束和糖果,都是颤抖着手,盼着女人中途改变心意。

    就如他之前所说的,不管未来如何,心里都会把这个女人默默放在最特别的那个位置,可能不分开,还是希望女人别离开自己。

    最终,林飞还是接过了花束和糖果,而苏映雪,面色平静地从他身边错身而过。

    林飞转身,看着女人走向停车的地方,一阵怅然若失,心如刀割,却无话可说。

    他虽然不舍得苏映雪,可女人去意已决,他也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得尊重女人的决定。

    可就在林飞茫茫然,站在街道上魂不守舍的时候,快要走到法拉利跑车边的苏映雪,却是猛然回头,俏脸上满是愠色,气鼓鼓地怒瞪着林飞!

    “你是猪吗!?”苏映雪气得破口大骂。

    “哈?”林飞愣神地抬头,不明白哪里又招惹到女人了。

    苏映雪一阵无力地翻白眼,跺脚道:“我不是之前教过你一回了吗!?偶像剧里女主角转身离开,男人就要哭着喊着跑上去追的!!

    你要表现出那种死也不能放弃我的样子,然后两个人一起哭着抱在一起!你到底会不会演啊!?多好的一个HAPPY-ENDING镜头就被你这猪头浪费啦!”

    林飞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却是兴奋高兴地要死了!

    虽然这女人的奇葩思维还是让他觉得匪夷所思,可他还是听懂苏映雪的意思了!

    林飞几乎疯狂地把手上的花束和糖果随手一扔,飞奔着过去,一把用力地抱住了苏映雪,恨不得把女人揉进自己身体里。

    “你是要气死我吗!?干嘛要把棉花糖扔掉!?”苏映雪一边在男人怀里挣扎,一边还为棉花糖打抱不平。

    林飞却是“呵呵”傻笑,沉浸在一片失而复得的喜悦之中。

    苏映雪终于也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嘟嘴说:“早点不说……既然人家当年这么小就救了你的命,你就得跟伺候救命恩人似地好好对我,还要我这么厚脸皮地先说喜欢你……”

    林飞嘿嘿笑着,已经开心地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苏映雪长长地舒了口气,展臂抱着男人的腰,靠在他胸口,喃喃道:“可可-香奈儿说过,‘爱情结束于自己选择离开的时候’,我现在,终于不想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