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62章 【我也是医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62

    “什么?”

    刚刚还气定神闲的方书海父子,霍然起身,急急忙忙地走出去。

    林飞虽然早听说方雅柔的母亲身体不太好,可一直不清楚哪里不好,怎么就突然晕倒了?他一个人坐着也不对,索性跟着过去看看。

    来到厨房的时候,方雅柔和陆雨菲也已经早早赶了过来,方雅柔是医生,自然一马当先,让人找来了家中的急救箱,正检查刘莹莹的情况。

    刘莹莹脸色惨白地躺在地上,满是憔悴和痛苦的样子,昏迷中也饱受折磨,虽然还在呼吸,可呼吸也很微弱。

    “刚刚发生了什么?”方海潮质问厨房里的一些佣人。

    一名厨师战战兢兢地回答,“将军,我们也不知道啊,夫人是刚开始要做点事,就捂着心口倒在地上了,我们都没看明白啊,都被吓着啦!”

    “心口?”

    方雅柔立刻拿听诊器放在母亲心脏附近,仔细一听,立刻面色难看起来。

    “雅柔,你妈怎么样了?”方海潮皱眉问道。

    方雅柔抬头,转而问向父亲,“爸,妈妈多久没去医院检查了?”

    方海潮一愣,迟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一年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不是在各大研究所,就是在试验基地……回家也不多。”

    “你明知道妈妈身体以前就不太好,就算不回家也至少提醒她去医院常做检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跟小孩子一样讨厌去医院,你不强行带她去,她自己肯定不会去的!她的心脏现在跳动得很微弱,心率也很不齐,我……我担心……”

    “很严重吗”,方海潮面带愧疚和担忧地问。

    方雅柔抹了抹眼角急出来的泪水,起身道:“赶紧送去军区医院,做全面的检查,暂时应该不会有事,但问题……不会轻”。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面色凝重,方书海上前,轻轻搂了搂孙女的肩膀,安慰道:“孩子,别着急,你是个医生,这种时候,更要冷静”。

    方雅柔含泪点点头,只是看着父亲的目光,充斥着不满。

    方海潮也倍感无奈和惭愧,虽说刘莹莹自己不够重视,可他作为丈夫,也确实有责任。

    没多久,救护车就来载着刘莹莹去医院,林飞没想到来京城的第一顿晚饭都没了着落,作为“男友”,他也总不好意思不陪着方雅柔去医院。

    傍晚时分,在京城军区医院里,刘莹莹苏醒了过来,但依然面色难看,躺在病床上,颇为歉疚地对着家人。

    “你实话说,多久没来医院全面检查身体了?”方海潮几分痛心地道。

    刘莹莹像做错事的孩子,低声说:“也没多久……小半年……”

    “哼,还骗我!你以为我看不到你的体检记录?我看是大半年吧!”方海潮有些生气,“都多大的人了,还不明白保养自己身体的重要性?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

    “我错了,老公你别生气……”刘莹莹苦涩地咬着下唇。

    方书海劝道:“好了,海潮,你也别责怪儿媳妇,她自己不想来医院情有可原,你这个丈夫也有责任。现在关键的是要把这问题查出来,治好它!”

    林飞在一旁听这家人说话,不禁好奇道:“伯母为什么不愿意来医院?”

    方海潮和刘莹莹都低头沉默,面色黯然。

    “哎,说来话长,雅柔她妈不是不喜欢来医院,其实是见着医生护士都会不舒服”,方书海摇头苦笑。

    这时,病房门打开,方雅柔走了进来,女人的脸上挂着泪痕,看着母亲的眼神,很是哀伤。

    看到方雅柔这样的表情,众人都是心一沉。

    “孩子,怎么,检查出的问题很严重吗?”方书海忐忑问道。

    方雅柔摇头,“还没有确诊,几位外科的专家医师正在讨论,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要做手术”。

    “手术?”刘莹莹一听,顿时一脸忧愁,喃喃自问,“怎么会这样……”

    事态的严重性,超过了方家众人的想象。

    “他们在哪个会议室,我亲自去看看!”方海潮本就是生化方面的专家,虽然不是医生,可基本病理都是懂的,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

    “我也要去跟几位医师研究病情,争取尽早确诊,妈妈你好好休息”,方雅柔疲倦地说了声后,转身就走。

    林飞眯了眯眼,跟着出了病房,和方雅柔一起走。

    “对不起,没想到这次让你陪我演这出戏,却碰到这么多事,你要是嫌麻烦,可以先走,反正我想……短时间也不会再谈我的婚事了”,方雅柔扭头,对林飞说道。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么没人情味的家伙?就算是普通朋友,这种时候也得伸出援手吧。这次来是扮演你男友,我这人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怎么能临阵脱逃呢……何况,我也是医生”,林飞笑道。

    方雅柔心头有了一丝温暖,露出一抹的笑意,“你不是脑科,精神系方面的医生么,这次是心脏外科……”

    “我特别擅长脑科学,但不代表……我不擅长别的领域”,林飞如是说道,相比于人类的大脑,其他器官要容易对付地多。

    方雅柔微微犹疑了下,这个男人总是有层出不穷的能耐,她倒不是第一次见识,莫非他真的还懂心脏外科?不由抱了一丝期待。

    这种时候,任何一份希望都是救命稻草。

    来到会议室内,已经坐了不少院方的高层和专家,因为是方家的夫人患病,不少专家都急匆匆赶了过来,争取有个表现的机会。

    方海潮已经在灯光幕前,眉头紧锁地看刚才拍的心脏CT,听取几名专家的讲解。

    林飞远远地看了一眼后,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叹了口气。

    “怎么了?”方雅柔听到男人叹气,不安地问:“你是看出什么了?”

    林飞慢悠悠道:“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检查出来,儿茶酚胺过量,左心室收缩能力只不到百分之三十五了吧”。

    此话一出,不仅方雅柔有些吃惊,气氛凝重的会议室里,听到的人一众医生,也都讶异地看向林飞。

    “你怎么知道的?”方雅柔确信,她没给林飞看过检查报告,男人难道只需要远远看下CT就能判断出这些?

    林飞扫了眼在场的医生和专家,“你们还在讨论什么,诊断结果不是很明显么?”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军区医院的专家诊疗会议室,只有专业人员才可以进入……”一名年过半百,戴着黑框眼镜,面容方正的男子起身询问。

    “杨院长,他是我男友,叫林飞,他也是医生”,方雅柔生怕产生误会,介绍了下:“林飞,这位就是这里的院长,医学院院士,同时也是我在医学院的恩师,杨置冰教授”。

    “哦?是雅柔的男朋友?”杨院长问道:“林先生难道是心脏外科的医生?”

    林飞摇头,“不是,但我能看出来,这是心脏副神经性节瘤……”

    “哗”!

    整个会议室一片哗然,包括方雅柔都脸色骤变。

    “你不要胡言乱语!你可知道什么是心脏副神经性节瘤?那种病症,全世界都才不过二百例!你以为是街上的萝卜白菜随处可见吗!?”一名专家医师哼声道。

    林飞摊了摊手,“你说得没错,确实少见,但这就是,总不能明明是,却非要想成别的肿瘤吧?你倒是说个其他病症出来?”

    “你……”那专家被塞得哑口无言,他真诊断不出个所以然来。

    林飞说着,自顾自地走到片子前,双手插在胸前,仿佛喃喃自语地分析道:“肿瘤在在胸腔正中央,在心脏内侧被大动脉和肺动脉包围了。

    因为释放出会使血压大为上升的去甲肾上腺素,导致心脏及血管受到伤害,放任不管的话,肿瘤的中央就会坏死,血压急速下降,危及患者的生命……”

    方海潮一听有生命危险,立刻揪过一个主任医师来,也顾不得礼貌了,质问道:“林飞说的都是真的?情况真这么严重吗?”

    那主任医师都还没分析完呢,听林飞一说,好像真是如此,只能苦笑着点头。

    方海潮愤怒地瞪了在场一干的医师们一眼,“你们干嘛都闷声不响!?你们不都是国内最顶尖的外科专家吗!?”

    杨置冰院长打圆场,劝道:“方将军,既然雅柔的男朋友林先生能诊断出病症,不如听听他有什么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