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63章 【吃独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63

    众人再度望向林飞,不少人心存不满,可这会儿使不上劲,没法表现,也只好闷闷不响。

    “林飞,你说怎么办,要立刻动手术吗?”方海潮跟方雅柔都急切地看着他。

    林飞点头道:“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用阿尔法受体阻滞剂,二周内能暂时阻断荷尔蒙的释放,但心脏功能迅速下降,不取出肿瘤的话,就会心脏衰竭。确实需要立刻动手术”。

    “那还等什么?赶快安排!”方海潮也不太懂这些意思,只知道情况严重。

    林飞却是让他先别急,指了指片子,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手术,你们看,肿瘤覆盖在心脏上了,如果不取干净,就会恶性转移而丧命。

    因为胸腔很容易浸润,不打开看,无法知道肿瘤被膜覆盖到什么程度,有没有进入组织都是未知,手术一旦开始,肿瘤扩散导致大出血,就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被林飞这么一说,在场的一干专家医师们,终于严肃起来,他们能听得出来,林飞确实是很清晰地在剖析病情,说得有理有据。

    杨置冰院长这时感慨道:“这个手术的难度,恐怕是世界级的了,一旦开始,就不许回头啊”。

    “还有一个问题,不仅仅是主刀医师的动刀难度大”,林飞说道:“手术中一旦碰到肿瘤,就会血压急速上升,将肿瘤取出的瞬间血压会急速下降,在这整个过程中,麻醉师的控制度,需要妙到巅峰,一丝一毫都不能出差错……你们能找到这样技术的麻醉医吗?”

    此言一出,全场又一片安静,谁也提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来。

    “这得是世界级的麻醉师吧,我们国内都少有啊”,杨院长头疼地道。

    “而且主刀医生的实力也要跟麻醉医师旗鼓相当,配合才能默契,不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林飞不由举了举手,笑呵呵地道:“诸位,要不这样,这个手术就交给我吧,我认识几个不错的麻醉师,然后我来主刀,绝对没问题”。

    众人意外地看着林飞,这可是烫手山芋,这小伙子是疯了么,竟然抢着要接?

    “林先生,要知道,说是一回事,做手术又是另一回事了,敢问你可有行医履历,包括行医执照等材料?若没有的话,这么草率地说要问方夫人做手术,太不够慎重了吧”,一个戴着圆框眼镜,头发几分花白的教授说道。

    林飞尴尬地一愣神,有点苦恼地摸了摸额头,“执照啊……我记得以前我有个,不过落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了,但你们需要看那东西的话,我去补一个就是了”。

    一众医师都有点哭笑不得,原来林飞真没执照,只是个“赤脚医生”,在他们看来,这年轻人多半是知道不少医理,就在这里炫耀罢了。

    方海潮也皱眉头,他也觉得不对劲,林飞说杀人厉害,他是信的,可林飞说要动手术救人,他可就不敢相信了。

    可偏偏此时,方雅柔出声道:“我相信林飞,他既然说可以,就肯定可以”!

    林飞不禁讶异地看着女人,方雅柔望着他的眼神,充满了信赖和坚定,仿佛要把一切都托付。

    林飞心里不由泛起一丝温暖的感觉,虽然跟方雅柔相处也不多,但这个女人似乎一直都对他有着极大的信任,她也不问自己过去背景,也不问自己要做什么。

    只要自己说什么,她都会配合协助,自己要做什么,她都尽量满足,现在自己说能救她母亲,她也深信不疑,哪怕自己没行医执照。

    林飞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跟方雅柔在一起的这种感觉,她不同于苏映雪和许薇等女,不需要他去赔笑讨好,也不需要他去照顾怜惜。

    这个女人有自己独立坚强的一面,可在一起的时候,又总让他如沐春风,细雨般柔和,一切都恰到好处。

    林飞想起在方家刚刚讨论过的话题,如果方雅柔成为自己的伴侣,自己会拒绝么……

    “雅柔,别胡闹了,你不了解林飞,他擅长的不是这些”,方海潮觉得自己女儿把林飞看得太简单,不了解内情,于是出声打断。

    让林飞去研究S物质他信得过,可是做外科手术,完全不同领域,方海潮可不敢拿自己妻子生命开玩笑。

    在场的其他医生也是赞同地点头,认为绝对不能让林飞去拿刘莹莹当“实验品”。

    “方将军,其实在京城,我们医院虽然没足够优秀的心脏外科医生和麻醉师,但不代表其他医院没有”,那圆框眼镜教授笑眯眯道。

    方海潮一听,想了想,问道:“是说……庄家?”

    “不错,庄家的私人医院内,专门为高层主刀的医师不少,就说这次的手术,庄家医院的韩绍峰教授,在世界范围发表过数十篇心脏医学的论文,享誉海内外。

    而庄家嫡系的庄亦辉麻醉师,也受邀去参加过诺贝尔医学奖颁奖礼,乃是国内不可躲得的世界级麻醉医师。如果由他们来配合做这次手术,我认为十拿九稳……”

    听到这些,方海潮开始面色为难,他们刚打算去跟庄家退亲,若是还要他们家的人来尽责施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虽说医者父母心,可这种高难度手术,万一对方在过程中出点小差错,人没救活,也是没法说他们的,因为本就是不敢保证能否绝对成功的。

    甚至他们故意在过程中有点地方不尽力,外人也看不出来。

    可如今的情况,若是不请他们来,去世界上找别的医生和麻醉师,似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拖得越久,越难以挽救。

    方雅柔面露凄然之色,见方海潮在那里犹豫不定,道:“爸,只要他们能保证成功治好妈,其他的,都可以谈……”

    林飞愕然,这意思是要走回老路,为了救刘莹莹而让方雅柔嫁进庄家?

    “这是干嘛,我不是说了我能做么?我找个朋友来就行了,你们非得看一张证书才行?”

    “林飞,你别添乱了,当我求求你”,方海潮几分哀求地道:“我相信你是脑科学方面的顶尖人物,但这次是心脏,我不能让我妻子冒险”。

    林飞苦笑,虽然觉得这家伙胆子太小,可仔细想想,毕竟是人家至亲的人,不敢冒险也是常理。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你情我愿,自己强行要去做手术,吃力不讨好。

    事实上,若非这次的肿瘤确实太大,他都可以尝试用吞噬的能力,把这些病变细胞吞噬掉,虽然有些恶心,但不失为一种办法。

    可是,这次的肿瘤太大了,而且是普通人的心脏,本就很脆弱,他也不敢保证,吞噬的能力是否会伤害刘莹莹,所以,动手术是最好的选择。

    只可惜,方海潮不相信他,而方雅柔也不能做主。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方雅柔抱歉地对林飞道:“我知道你说的一定是真的,你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但……这一次不是我可以做主的,她是我母亲,但也是父亲的妻子……”

    林飞无所谓地道:“我理解,不管结果怎么样,如果你不想嫁给那个庄亦凡,我都可以帮你,不要委屈你自己,他们做医生的,救你母亲也是理所应当,不需要觉得欠他们人情”。

    方雅柔恬然地抿了抿嘴,心里幽幽叹息,这事情哪有这么简单,自己若不承诺嫁给庄亦凡,哪能保证庄家的人肯尽心竭力。

    可她还是很感激林飞这么说,深呼吸了一口气,勉强一笑:“还是要谢谢你帮我们诊断出了结症所在,虽然很晚了,但我请你去吃晚饭怎么样?”

    林飞看了看时间,却是神秘地笑着摇摇头,“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晚饭,我自己吃就好……”

    “为什么要自己吃?你来京城,不该让我尽地主之谊么?”方雅柔佯装不高兴。

    林飞只好编了个理由,“我有点事情要办,要去见几个朋友,都是男的,所以……”

    “早说嘛,我还以为你嫌弃我呢”。

    方雅柔也不多想,立刻就信了,只让林飞晚上记得回方家,睡酒店就不合适了。

    林飞心里暗乐,方雅柔这女人还有一点很不错,不多疑,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不管是真傻还是装傻,这是个优点。

    他倒不是不想跟方雅柔一起用餐,只是林飞想“吃”的东西,女人吃不了,可林飞又实在太馋了,只好先自己跑去吃顿独食。